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三十七章 另一种选择

第三十七章 另一种选择


  郑惊寒看着眼前的白色玉佩,就想到刚才摸到玉佩的感觉,内心已经生出一丝恐惧。郑惊寒并没有伸手去接,毕竟那种感觉他一辈子都想再遇到了。当下就用手提溜着沐衫紫的衣袖,把玉佩向着驾驶位置的关山递了过去。
  “关老山,来来来,你掂量一下!”
  关山可不知道这玉佩的门道,当下把左手打在方向盘上控制着方向,空出右手来接着白色玉佩。见关山已经拿好了,沐衫紫就送开了拿着玉佩的手。就在她松手的瞬间,关山的身体直接就往右斜了一下。也就是这一斜,车子偏离了方向。好在关山反应极快,立刻摆正了方向,才使得车子没有撞到山体。关山把车停了下来,仔细打量着手里的白色玉佩。
  “还真别说嘿,这块小小的玉佩确实分量不轻!”
  双籁发听了这话就显得异常兴奋,刚才差点撞山的惊恐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立即就说道:
  “你看看,不是我一个人觉得重吧!”
  此时沐衫紫心里早就充满了许多疑问,不过还没等她说出来,就已经被郑惊寒抢了先。
  “欸,不是我说,你们就感觉到重吗?就没有其他的感觉?”
  “其他的感觉?”
  双籁发和关山都有些狐疑地看着郑惊寒。
  “你到底感觉到了什么,看你对这玉佩都有些恐惧!”
  “欸,不是,不是,你们拿着玉佩的时候就没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对你们发起攻击吗?”
  “强大的力量?”
  双籁发想了想,就伸手要从关山的手里拿过白色玉佩。就在双籁发的手刚刚接触到白色玉佩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是一变,他也感觉到了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向他发起攻击。不过双籁发并没有像郑惊寒那样立刻收回手,而是运行法力和这股力量进行对抗。只是片刻之后,双籁发建立起的防线就被攻破,他只觉得心口一紧,喉头一甜,就从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直接沿着脸颊流了下来。沐衫紫和郑惊寒见势不好,急忙把双籁发扶住。这是双籁发的手已经离开了白色玉佩,那股攻击他的力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深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双籁发有些苍白的脸色才渐渐好了一些。吐出一口浊气之后,才慢慢地说道:
  “想不到,我双籁发修炼了半辈子,竟然都对付不了一块玉佩!实在是惭愧呀!”
  “双头,听你这话的意思,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唉!我也是刚刚才明白的!这玉佩上面有南茗先生渡进去的修为,而且他还设了一个禁制,只要不是沐衫紫这个小姑娘亲自交到你我的手里,就会收到强烈的攻击!欸,我就说嘛,你小子刚才怎么怪怪的!”
  郑惊寒咧着嘴苦笑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双籁发对着关山就摆了摆手,说道:
  “你别捂着了,你以为这是要传给你的呀!”
  关山呵呵一笑,就把玉佩递给了沐衫紫,随后发动车子沿着山路就往山下开去,不一会就行驶到了主干道路上,随后快速朝着流丹市的方向前进。
  “双头,那玉佩分量的事又是怎么回事呀!”
  “哼!你以为我是百晓生呀,啥都知道!”
  双籁发有些气鼓鼓地看着郑惊寒,稍微平定了一下心绪之后才说道:
  “这个嘛,这个嘛!应该还是和禁制有关!”
  见双籁发也不是对玉佩很了解,沐衫紫刚刚还想问几个问题呢,不过现在也都打消了这个念头。把那块白色玉佩拿在手里仔细地看着,眼前浮现着一个红衣白发的男子形象。双籁发和郑惊寒刚才都受到攻击,内气紊乱,此刻已经闭上双眼开始修养了。当下车里无话,关山驾驶着越野车,在公路上疾驰,离着流丹市已经越来越近。
  就在双籁发几个人坐着越野车离开之后,南茗笙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石洞之前。他看着眼前那个黑漆漆的洞口,口中呢喃着:
  “这一切也该结束了!”
  就在南茗笙说话的瞬间,一道红光从洞中快速飞出,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南茗笙的面前。这道红光正是之前南茗笙救下的凤凰,刚刚来到南茗笙的面前,那凤凰就要往下跪去。只是她刚刚跪到了一半,就再也跪不下去,膝盖弯曲在半空,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把她的双膝扶住了一样。南茗笙看着惊讶不已的凤凰就说道:
  “在我这里,不需这些!”
  凤凰也意识到了什么,慢慢开口说道:
  “多谢恩公的救命之恩”
  说话之间,她的身体已经站立起来,对着南茗笙拱手做了一个揖之后,又慢慢说道:
  “千年之前,烟光凝被那蒂氏姬设计囚禁,如今有幸得到恩公的搭救,我……”
  那凤凰这几句话还没说完呢,就直接瘫倒在地,晕死了过去。可是她的脸却纠结在一起,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从她的身上快速凝结着一道黑气,就要向着远处飞去。南茗笙见了这黑气,眉头就是一皱,迅速出手捏住了那道黑气。只是瞬间南茗笙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了。就在他捏住了第一道黑气之后,从凤凰烟光凝的身体里又窜出来数道黑气,向着不同的方向快速飞去。看着手里的两道黑气,南茗笙有些嘲笑的就说道:
  “蒂氏姬,也不知道我这样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几句话说完,南茗笙手里一紧,那两团黑气发出了猛烈的颤抖,空中还传来一个女人痛苦的嚎叫声。片刻之后,南茗笙双手之中的黑气就化作一缕烟尘,随着山风飘荡。。
  南茗笙看着已经昏暗的天际,查看了一下烟光凝的情况之后,就慢慢向着黑漆漆的石洞走去。仔细看了石洞一眼,南茗笙盘坐在地上,抬手结出一朵荷花就向着洞里打去,随后又在空中画出几道符咒。随着南茗笙口中一段又一段晦涩的咒语念出,那些符纸快速在空中穿梭,就像排兵布阵一样。不消片刻,那些符纸就摆好了阵法,随着南茗笙手里的动作,慢慢地没入了岩石之中。
  月明星稀,四下寂静,原本黑漆漆的石洞此刻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从外面仔细看去也看不出丝毫的痕迹,完完整整就是一面石壁。南茗笙吐出了一口浊气,用手轻轻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抬头看了看天空,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慢慢向着凤凰烟光凝倒地的位置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