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三十八章 收回分身

第三十八章 收回分身


  凌云县云雾山之巅,此刻远处的天际已经开始发白,山间的青鸟也在浓雾之中来回穿梭,不断啼鸣。南茗笙就坐在悬崖边,手里弹着琴,眼前又出现了之前雾气凝结成人,青鸟和雾人翩翩起舞的壮丽景象。
  此时已然天光大亮,一个女子出现在南茗笙的身后,若有若无就像薄云轻轻地遮住了明月,又像一身白色长衣飘忽不定就像流风吹起的雪花。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南茗笙的弟子卿霜。此刻卿霜摘下了面纱,拱手作揖对南茗笙说着:
  “师尊!我回来了!”
  南茗笙听了这声音,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身向着自己的弟子卿霜走来。等到看到南茗现在的脸色,卿霜就不禁心中一惊,急忙说道:
  “师尊,怎么你的脸色如此苍白?”
  “受了些伤,不碍事!地丹呢?”
  “这呢!”
  说着话,卿霜从怀里掏出来一颗乒乓球大小的白色丸子递给了南茗笙,不过南茗笙并没有接,而是慢慢地说道:
  “走吧!”
  流丹市卿风生的病房里,南茗笙和卿霜显现出了身形。此刻病房里没有其他人,南茗笙在病房里设置了一个结界,把病房隔离出来。随后快速结出一朵荷花慢慢地移动到卿风生的额头之上。
  “地丹!”
  卿霜赶忙从怀里又把那枚地丹取了出来递给了自己的师尊。南茗笙运用法力把地丹慢慢注入到荷花之中,随后又取出之前收集的凤凰血,运用法力也把这滴凤凰血注入荷花之中。随着南茗笙灵力的不断注入,荷花之内,地丹和凤凰血相互融合,慢慢沸腾了起来。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荷花之内的沸腾才慢慢平息下来,一滴一滴透明的液体随着荷花滴入卿风生的额头之中。就在这些透明的液体滴入卿风生的额头之时,她的脸上显得有些痛苦,不过片刻之后就显得平静了许多,倒是显露出一副享受的神情。
  等到最后一滴液体滴入卿风生的额头,那朵荷花也慢慢地消散在空中。南茗笙吐出了一口浊气,抬头看向窗外,太阳已经慢慢西斜。
  “师尊,怎么脸色如此难看!我给您输些灵力吧!”
  南茗笙没等卿霜说完就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又深吸了一口气,才稍微减缓了他的疲态,随后慢慢地说道:
  “她要醒过来还需要一些时日,你在这里照看!我还有些事要处理!要是有事可去绿竹县紫萱湖找我!”
  卿霜此时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嘴里还是说着:
  “谨遵师尊教诲!”
  南茗笙离开之后,他设置的结界也被撤去,门外顿时涌进来几个人。而进来的人正是旷其盈和郑惊寒这些人,只是他们冲进来的太猛,着实把卿霜吓了一跳。旷其盈抖了抖脸上的肥肉,有些尴尬地说着:
  “啊,那什么,原来是卿霜姑娘呀!”
  卿霜看着眼前几个人都是气喘吁吁,汗流满面,也就打趣地说着:
  “想不到旷会长还能亲自过来,真是让人感动呀!”
  旷其盈都是尴尬的苦笑了一下,随后旷其盈就问道:
  “刚才那道结界是怎么回事呀?”
  “你说刚才呀,师尊怕你们打扰他施法,就设了一个结界!也没什么特别的!”
  “哦?南茗先生刚才来过?”
  “是呀,不过他已经走了,旷会长要是没别的事就请回吧!想必你也不是什么清闲的人!”
  “卿霜姑娘说的是,那既然这样,我们就想走了!”
  说话之间旷其盈就带着一行人离开了医院,只是按照惯例依旧留了一个人在医院里守着,而这一次留下来的人正是沐衫紫。卿霜和沐衫紫两个人之前也是见过面的,只是彼此之间并不熟悉。此刻两个人有了独处的时机,也就在卿风生的床边开始聊了起来。
  惠风和畅,逸兴遄飞。放眼看去,紫萱湖中的荷花开得正艳,湖水清澈,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几条白色的鱼群在游荡。一道微风自山间而来,拂过清澈而又平静的湖水,来到了岸边。这道微风不偏不倚,把一个男子的白色长发和红色外衣吹得飘飘落落,就像受惊后在空中翩翩飞起的鸿雁,又像屹立在山间茂密的青松。看着眼前的美景,南茗笙的眼神之中闪现着许多的往事。片刻之后,他盘膝而坐,手中不停地捏着法决,口中念着一段又一段的咒语。时间好像凝固住了,周围的环境变化,南茗笙也全然没有放在心中。月明星稀,日升日落,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南茗笙才慢慢吐出了一口浊气,看着眼前的湖水,心中的思绪千千万万。
  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在南茗笙身后几丈远的地方显现出来,只是眨眼之间,就看到一个穿着绫罗青衣的女子站在男子的身后。而这女子正是南茗笙昏迷了几年之久的弟子卿风生。只见卿风生体态轻盈柔美,白嫩的肌肤,明亮的丹唇里洁白的牙齿若隐若现,远远地看去,就像朝霞中冉冉升起的太阳洁白明亮,靠近了再看,就像清澈的湖水中亭亭玉立的荷花一样耀眼明丽。卿风生又上前了几步,对着南茗笙拱手做了一个揖之后,才慢慢地说道:
  “师尊!”
  听到了卿风生说话的声音,南茗笙停下了脑子里的思绪,转过身来向着卿风生走去,口中还慢慢地说道:
  “欸,时间过去的真快呀!”
  就在南茗笙转身的瞬间,湖水里的每朵荷花里都慢慢升起一粒种子,在空中凝结在一起,片刻之后就形成了一个人形。仔细看去,人形的长相竟然和南茗笙一般无二。而这个人形正是当初南茗笙为了清除紫萱湖水被污血浸染的一个分身。等到最后一颗种子凝结完毕,那个分身人影就快速地向着南茗笙的位置遁来,最终两个人融合成一个人,而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到结束,南茗笙也就走了两三步的距离。来到女子的面前,两个人对望了一眼。。
  “你终于醒了!”
  随后两个人的身影就慢慢地消散了,只是紫萱湖里的荷花还是原来的样子,水中的白鱼还在悠闲的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