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三十九章 想法

第三十九章 想法


  时光浅浅流逝,不带走一丝一毫。南茗笙从梓泽县回来之后,就紧接着给卿风生医治,耗费了大量的修为。而且之前和千年魂魄蒂氏姬几次的较量,也已经让他身受重伤。此刻的南茗笙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然已经收回了留在绿竹县紫萱湖的分身,但是对于此刻的南茗笙,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修为!在梓泽县救下的凤凰烟光凝此刻也恢复了自由之身,只是她现在一方面为了报答南茗笙的救命之恩,一方面还没有想去的地方,也就留在了小荷居。至于南茗笙的两个弟子,卿霜早早地就被派下山去历练了。而刚刚醒来的卿风生也在修养了半个月之后就下山历练了。现在凌云县云雾山之巅的小荷居就只有南茗笙和那只凤凰烟光凝。至此南茗笙开始静修,一边慢慢恢复伤势,恢复修为,一边继续研习比自己辈分还低的师兄府刁盟留下来的玄妙功法。而小荷居的一些杂事,诸如劈柴、挑水、做饭,还有下山采买物资等等之类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了烟光凝。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连旷其盈来找南茗笙解决一些难事,南茗笙都交给了烟光凝,而他自己就一直留在了小荷居。
  时光悠悠,岁月无情,生命的沟壑曲曲折折,坎坎坷坷,谁也说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没有谁会一成不变。南茗笙此刻坐在犹如刀劈的悬崖边上,看着天边开始发白的天际,他想说些什么,却也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深吸了一口气,又开始弹起了手中的琴。就在南茗笙不远处的茶几旁,一个红衣红发的小姑娘此刻正在忙碌着沏茶。而这小姑娘正是留在小荷居的凤凰烟光凝,她虽然被蒂氏姬囚禁了千年之久,但是对于这些杂事她被囚禁之前也是做过的,现在再做也是得心应手,而且她沏的茶就连南茗笙喝了也不禁夸赞一番。
  此刻已经天光大亮,烟光凝沏好了茶,又准备了一些糕点,就慢步向着南茗笙的方向走去,等到他的琴音落下之后,才轻轻地说道:
  “南茗先生,茶已经沏好了!”
  听了这声音,南茗笙也就放下了手中的琴,站起身来向着茶几走去。两个人一前一后,刚刚走到茶几旁边要坐下,忽然感觉到一道阴气袭来,随后一道熟悉的气息向着南茗笙和烟光凝的位置快速遁来。南茗笙眉头舒展,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而烟光凝此刻却显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看着满脸笑意的南茗笙就问道:
  “南茗先生,怎么这一丝阴气这么熟悉?”
  “嗯,你没有感觉错,就是她,蒂氏姬!”
  烟光凝露出不解的神情,刚刚想问什么,却被南茗笙的话给打断了。
  “她可不是一般的魂魄!”
  说话之间,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南茗笙和烟光凝的面前,而这人影正是南茗笙刚才说到的蒂氏姬。此刻的蒂氏姬已经不似之前的黑色混沌状态,只见她身披彩衣,姿态奇美,仪容高雅,红色长发随风飘荡,行为举止落落大方。虽然依旧是魂魄,没有实体,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气,但是却能明显感觉到这些阴气之中夹杂着一股股的凛然正气。蒂氏姬显现出身形之后,对着南茗笙和烟光凝做了一个揖之后,这才说道:
  “多谢南茗先生替我斩落凡尘!”
  南茗笙微微一笑,就说道:
  “想不到我们以前一相见就是大打出手,现在你突然客气起来,我倒是有些不太习惯了!”
  蒂氏姬有些尴尬的苦笑了一下,就接着说道:
  “如今我凡尘已落,深感先生大德,现在我已在阴司任掌巡游司主职,以后先生有何事就尽管来找我!”
  “蒂司主倒是客气,你远道而来,我也没什么可招待的,我们就品一品烟光凝沏的茶吧!”
  “那就多谢南茗先生了,只是我新接任掌巡游司,诸多事务还需我处理,也就不打扰南茗先生和烟光凝姑娘品茶的雅兴了!”
  说完这几句话,蒂氏姬向着两个人作揖拜别,随后又向着烟光凝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就一直保持着鞠躬的姿态,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
  蒂氏姬走后,南茗笙也就做到了茶几旁,拿起一盏茶慢慢品了起来。烟光凝此刻目光有些呆愣,有些问题还没有想通,她歪着个小脑袋就坐在南茗笙旁边,拿起了茶几上的一盏茶就喝了起来。南茗笙见烟光凝这个样子,自然知道她的心思,当即就说道:
  “怎么?你这么聪明的小脑袋还没想通吗?”
  小姑娘呵呵一笑就说道:
  “南茗先生,她的魂魄不是被我吞噬了吗?怎么她还没烟消云散呢?”
  南茗笙微微一笑,用手敲了敲烟光凝的小脑袋瓜子,就说道:
  “原本我也是要她烟消云散的,只是在石洞之中看见了你,我就有了新的想法,或许这个新的想法会比让她烟消云散更好!”
  “咦!你倒是挺有想法呀!用我的幽冥烈火给她洗魂,只是你就不问一下我是不是同意!”
  烟光凝说着就举起了粉拳向着南茗笙的肋骨打去,这一下实在太突然了,南茗笙根本就没有防备,再加上凤凰的速度极快,纵然南茗笙修为高深,这一下子也没来得及反应,结结实实的就挨了这一拳。虽然这一拳也只是一个玩笑,没什么力道,可奈何这一拳落在南茗笙身上的时候,他刚刚把一口茶喝到嗓子眼。烟光凝这一拳就把这一口茶水给打得不上不下,呛在了嗓子眼里。南茗笙连连咳嗽,这才把喝下去的茶水慢慢地就给吐了出来。烟光凝见自己惹祸了,就赶忙上前拍着南茗笙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南茗笙这才直起了腰,抹了一把眼角被呛出来的泪水,拿起烟光凝刚才喝过的那盏茶一口喝了下去,这一下被堵的嗓子终于顺畅了。这时烟光凝有些怯生生地说着:。
  “南茗先生,没事吧!”
  南茗笙放下茶杯,也不搭理烟光凝,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就离开了这里,向着茅草屋慢慢地走去。只是烟光凝没有发现,此刻的南茗笙正在强忍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