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四十章 虫子

第四十章 虫子


  南茗笙走后,烟光凝嘟这小嘴,两只手都不知道放下哪里好,就像小孩子犯了错被大人冷落一样。片刻之后,她又坐下了开始品起了茶,而这时就听到山下不远的地方响起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南茗哥哥!南茗哥哥……”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山下商铺老板的女儿颜参霏,此刻她正汗如雨下,肩膀上扛着一袋东西,用手擦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正在向着小荷居的位置狂奔而去。
  烟光凝喝了几口茶,就想收了茶具,去忙活其他的了。只是听到了颜参霏的声音,又慢慢地沏上了一盏新茶。颜参霏在小荷居放好了东西,也没有发现屋子里有人,就沿着小路向着山顶跑去。烟光凝刚刚沏好了茶,颜参霏也来到了山顶。见只有烟光凝一个人在这里,颜参霏拿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就说道:
  “烟姐姐,怎么就你一个人呀,南茗哥哥呢?”
  烟光凝微微一笑,也抿了一口茶,慢慢说道:
  “你南茗哥哥有事,你先去把功课完成吧!”
  “好嘞!”
  说着话,颜参霏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茶水,然后就蹦蹦跳跳地跑到了悬崖边上练起了琴。烟光凝站起身来,也向着茅草屋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着:
  “你在这练着,我去给你准备午饭!”
  “嗯嗯!”
  时光悠然,很快就到了中午,南茗笙、烟光凝、颜参霏三个人围坐在茅草屋院子里一张石桌前吃着午饭。烟光凝和颜参霏两个人倒是有说有笑的,只是南茗笙默不作声,只顾着吃饭。
  百里之外的飞阁市刑警队,此刻已经全员出动,向着一片原始的山区快速开进。就在今天凌晨,飞阁市发生了一起惨烈的命案,遇害人数达到四人之多。飞阁市刑警队接到民众报警后快速到达现场进行勘察。初步勘察结果为,入室盗窃被发现最终杀人灭口。飞阁市公安局局长听闻这个消息,当即跳起来大骂:
  “猖狂,实在猖狂!”
  随后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就给刑警队打去了电话。
  “文队长,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限期破案!需要什么尽管提!”
  随后挂了电话,又拍了几下桌子。
  “猖狂!”
  飞阁市刑警队根据现场遗留的痕迹,经过分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最终确认了犯罪嫌疑人陈某,而这个人之前因为打架伤人被关了进去,前几天刚刚从号子里出来。只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抓捕犯罪嫌疑人陈某的时候出了意外。不仅犯罪嫌疑人陈某跑了,还伤了两个警员,索性都不是很重的伤,养个七八天就可以继续工作了。只是现在犯罪嫌疑人陈某跑了,想要再抓捕就是难于登天。
  经过围追堵截,犯罪嫌疑人陈某最后逃进了一片原始森林之中。这片森林位于飞阁市和下临县的交界处,一市一县分别管理这一片森林的一半。这片森林延绵数十公里,树高林密,关于这片林子还流传一个古老的传说,就是这一片林子闹鬼,那些住在附近的村民平时都不敢进到这一片林子里面,生怕被林子里的厉鬼给勾了魂。
  此时案件已经上报了更高一级单位,也得到了最新的批复。现在飞阁市刑警队全员出动,临近的市、县抽调了大量的警力进行封山搜索。浩浩荡荡几千人此刻正在从不同的方向向着这一片森林开进。
  凌云县云雾山小荷居里,颜参霏吃饱了饭就坐在门槛上拿起了手机看着视频。突然颜参霏的手机屏幕弹出来一个推荐消息,它随手就点开了,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一个说话很标准的女声。
  “今天凌晨,我市发生一起重大案件……目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围困在龙门山之中,详情请关注本台跟踪报道!”
  颜参霏看完了这一条,就划到了另外的一个视频。而就在这时,南茗笙一个闪身来到了她的身边,有些急切地说着:
  “刚才那一条,再放一遍!”
  看着有些紧张的南茗笙,颜参霏又划到了刚才的视频。南茗笙看完之后,就自己嘀嘀咕咕地说着:
  “龙门山!龙门山!龙门山!”
  随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了屋子。
  “也罢!也罢!”
  随后又从屋里走了出来,跟着凤凰烟光凝交代了几句之后,对着颜参霏说道:
  “我出趟远门,等我回来就去你的毕业典礼!”
  飞阁市和下临县交界处的原始森林龙门山,此时已经被团团围住,进山搜索的队伍也整装完毕。随着一声令下,十几支队伍慢慢地从四面八方向着原始森林的中心搜索而去。
  森林之中荆棘密布,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此时飞阁市刑警队长文芯带着一票刑警组成的搜索队慢慢搜寻着嫌疑人陈某的踪迹。突然,一个队员发出了撕裂的吼声,就见在前面探路的一名队员此时正在抱着自己陷阱了土里的左腿,痛苦的哀嚎着!
  “土里有东西!”
  看着还再慢慢往下陷的腿,很快土就要没过膝盖,队长文芯急忙大叫着:
  “快!快把他的腿拔出来!”。
  队长文芯话还没说完,就已经用手去拉那个队员的腿,另外几个人也赶忙上前帮忙。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队员那条腿给拔了出来。不过腿是拔出来了,只是看到了眼前的场景,几个队员就有些反胃。就见到那条腿从小腿往下就没有一块好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撕扯嚼烂了,露出了森森白骨。而那名队员已经在强烈的疼痛下晕死了过去。几个人往刚才陷下去的小坑看去,就看到密密麻麻的,有人拇指大小的虫子在坑里面撕扯着刚刚从腿上扯下来的一大块人肉,这副场景看得人直犯恶心。这些虫子样子看上去就像寄生在未腐烂的松树里面的柴虫,只是柴虫的体色是淡黄色透着一些白色,而且身体柔软。可是看着眼前坑里的虫子,通体乌黑乌黑的,头部顶着一副巨大的钳子,看着样子能一口咬掉人的一根手指,而且它的身体并不是柔软的,身体覆盖一层坚硬的盔甲,躯体有点像蜈蚣这种节肢动物。在场的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虫子,当下也不敢招惹它们,先给受伤的队员止血之后,文芯就安排了三个人先把他送出去。
  当下几个人都开始忙活起来。而队里一个姓李副队长这时候从背包里掏出来一把折叠的工兵铲,就想把那些虫子给活埋了。他用工兵铲在旁边铲了一大块土,然后慢慢地向着小坑就靠了过去。可是就在他要把一大块土盖上去的时候,他只觉得眼前有个东西闪过,本能地举起工兵铲就护住了面门。这一下子把工兵铲上的土撒了一地,只听到铛的一声脆响,像是什么东西撞到了工兵铲上。不过还没等他细看,就觉得脚脖子一疼。等他看清楚脚脖子上的情况,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就见到又两三只虫子正在撕扯着他的脚踝,李副队长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也来不及打掉那些虫子,强忍着剧痛向身后一滚远离了那个小坑之后,他举起手里的工兵铲,结结实实地就朝自己的脚脖子拍去。就他这身手和胆气着实让人叹服。只听到工兵铲和肉接触发出了一丝声响,那三只虫子当场就拍死了两只,从他们的关节连接的地方流出来一股股墨绿色的液体,腥臭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