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被我踹掉的男神疯狂倒追我 > 第十章
六目相对。
  辛安安率先挪开了目光,解释道:“……那个,不是不喜欢,是不敢喜欢哈,延哥别多想。”
  沈斯延:“……”
  许知绿对她表示无语,这是不是太怂了。
  
  她瞥了眼突然间出现的人,咕哝着:“有什么不敢的,他就算是玉皇大帝你也可以敢啊。”
  辛安安:“……”
  她不想参与到这个话题里,怂怂道:“我去个洗手间。”
  
  看她跑走的背影,许知绿更无语了。
  她瞥了眼还站在原地没动的人,跟着收回了目光。
  
  沈斯延看她不闻不问的架势,轻扯了下唇,拉开椅子坐下。
  教室里安安静静地,这会也没人因为沈斯延出现而惊讶。
  
  倒是打球回来的高驰在看到沈斯延后喊了声:“延哥!你怎么回来了啊?”
  他把球往沈斯延这边丢,嚷嚷着:“你回来上课的?”
  
  “不是。”
  高驰扬眉:“那回来打球的?”他看了眼时间:“还有半小时才上课,要不再去来一场?”
  沈斯延把球丢进教室后头的角落里,扫视了他眼:“不去。”
  
  高驰:“……”
  他瞅着沈斯延这样,下意识问:“那你回来做什么?”
  
  沈斯延冷冷瞥他眼,并不搭腔。
  那眼神里,警告意识过于明显,高驰默了默,把目光放在了趴在桌上的许知绿身上。
  隐约地,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沈斯延很快地收回了目光,他懒洋洋地靠在窗户边坐下,摸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他漫不经心的,看上去并不认真。
  
  后面没了声音,但许知绿就是知道他没走。
  沈斯延身上有很清冽的薄荷味,不刺鼻,就是淡淡地让人觉得很舒服的那种。
  风从窗口吹入,吹进了她鼻间。
  
  还有半小时才上课,许知绿原本还有点倦意,打算再睡会。
  可趴下后,却怎么都睡不着。
  
  她辗转了好几个姿势,觉得怎么都不太舒服。
  许知绿有些说不出的烦躁。
  
  她埋头深呼吸着,忽然背后传来了聒噪的声音。
  “斯延哥哥。”许知佳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跟着跑了过来。
  
  她一脸喜色:“你怎么回学校了呀。”
  说话间,她往沈斯延这边走,也没注意到埋头在臂弯里睡觉的许知绿。
  
  沈斯延皱了下眉,抬头看了眼前面趴着的人,冷冷地看了她眼。
  许知佳从来不会被他眼神吓到,她主动凑了过去,嘴甜道:“斯延哥哥,你在玩什么游戏呀,我也想玩。”
  
  沈斯延拧了下眉,眉眼间戾气渐显。
  他刚想要训人,前面的人先拉开了椅子,动静大的,让人难以不去注意。
  
  许知绿连个眼神也没给两人,顺手捞着水杯走了出去。
  辛安安正好上厕所回来,在门口看到她脸色时候,好奇问了声:“知绿,去哪?”
  
  许知绿没有感情的两个字落下:“打水。”
  辛安安“啊”了声,刚想说她们不是吃完午饭后就打了水吗,话还没说出口,她先看到了教室里的人。
  “那我跟你一起去。”
  许知绿没吱声,径直往另一边走。
  
  看着人走远的背影,沈斯延眉头紧蹙,脸色比刚刚那会更难看。
  许知佳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继续和他撒娇:“斯延哥哥,我……”
  
  她的手刚想去拉沈斯延衣服,被他灵巧避开了。
  沈斯延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怒气,却又因她是一个女生,忍了下来。
  他冷冷地扫了她眼,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沈斯延一走,许知佳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许多。
  她没忍住,踢了下一侧的桌子。
  
  一侧是高驰的位置,他也正好在大优秀。
  桌子晃了晃,他抬眼看了眼许知佳。
  
  对着他目光,许知佳没有半点愧疚感。
  高驰没忍住,嘲讽道:“小公主,来我们班发嗲呢?”
  
  许知佳瞪了他眼:“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高驰哂笑了声,淡淡道:“延哥顾及女孩面子薄不翻脸,但我们不一样啊。”
  他扬了扬下巴:“你是不是得跟我桌子道个歉?”
  
  “你……”许知佳被他的无赖惊住,“你说什么?”
  高驰冷笑:“看来你不仅眼瞎,耳朵也挺聋的。”
  
  瞬间,许知佳被他点怒:“高驰,你有病吧?”
  高驰嗤了声,从位置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睇她眼:“谁有病?”
  他模样生的凶狠,一双眼漆黑狠厉,看上去还有些吓人。
  
  他连个眼神都不想给许知佳:“奉劝你,以后没事别随便来我们班串门,我们班同学并不是很欢迎你。”
  他停顿了下,故意道:“特别是你的斯延哥哥。”
  
  -
  等许知绿和辛安安回到教室时候,高驰怼许知佳的事传开了。
  她听了一耳朵,倒是没太大感觉。
  
  陈静涵激动不已,和许知绿两人嘀咕着:“你是不知道,她那会脸色有多难看。”
  她瞅着许知绿说:“你就是太能忍了。”
  
  许知绿笑了下,摇头:“没有。”
  她只是不想和许知佳计较,毕竟那会许知佳也不是和她说话。
  
  辛安安听着陈静涵眉飞色舞的描述,握了握拳:“我后悔了!为什么我那会不在教室啊,这样就能欣赏到了。”
  陈静涵扑哧笑:“估计她有段时间不会来我们班了吧。”
  
  她看向许知绿,笑着问:“心情有没有好点?”
  许知绿“嗯”了声,懵逼的看她:“啊?”
  
  陈静涵睇她眼:“你是装傻还是真傻?”
  她说:“其实沈斯延也没理她,但你知道的,沈斯延向来不爱和女生计较。”
  
  这是真的。
  沈斯延脾气大归大,也会打人。但他鲜少和女生计较,偶尔女生碰到他,或者是弄坏了他东西,他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揪着女同学训斥,甚至让人家赔偿之类的。
  他不会。
  沈斯延这人,骨子里有绅士感,是对女性的尊重。
  
  当然,惹到他的时候,他也会很烦躁,很不爽。
  但他不会说太伤人的话,除非忍无可忍。
  
  许知绿垂睫,从桌洞里掏出笔:“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辛安安瞥了她眼:“你就装傻吧。”
  她托腮道:“静涵,你有没有觉得……沈斯延对知绿其实一直都挺好的。”
  陈静涵点了点头:“有啊。”
  
  两人一唱一和的,在许知绿耳边说好话。
  许知绿也不管她们,低头写作业。
  
  下午第一节课是物理,许知绿听着听着就走神了。
  她偏头,望着窗外枝叶茂盛的大树。春天绿芽都萌发了,树上的叶子也变得更绿更茂盛,从外面延伸进来,看着格外惹眼。
  
  很突然的,许知绿想到了陈静涵和辛安安的对话。
  沈斯延对她挺好的。
  
  其实如果沈斯延没有放她鸽子,她不会这么对他。
  可能只是单纯的和他保持普通的同学关系,不至于会迁怒。
  但有了爽约的前提,许知绿做不到对他和其他同学一样。
  
  -
  上一世。
  沈斯延对她和许知佳,态度其实差不多。
  两家是邻居,加上种种原因,总会有往来。
  
  沈斯延认识许知佳比认识她要早很多,两人比她还算是青梅竹马。
  一般情况下,沈母也会跟沈斯延说,对两个妹妹好点。
  
  沈斯延不太会搭理,但却相对一视同仁。
  毕竟按时间算,许知绿才是后来者。
  
  她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刚回到家的时候。
  许知佳对她敌意深,不承认她是她的姐姐,对她一脸抗拒,甚至还让她出去。
  
  许知绿那会也小,就抱着书包一声不吭的站在客厅,紧抿着唇角。
  后来,许父训斥了下许知佳,她发了个脾气,勉为其难让她在家里住下,可对她却不怎么好。
  
  那个时候,许知绿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外来者,她不属于这个家。
  那会沈斯延跟沈母他们旅游去了,回来的时候,两家不意外的在一起吃饭,顺便把许知绿介绍给他们认识。
  
  沈斯延一出现,许知佳便小跑了过去,喊着他,问他有没有给自己带礼物。
  都是小朋友,就算沈斯延不买,沈母也会安排。
  
  沈斯延拿了礼物出来,递给她,是她喜欢的芭比娃娃。
  许知绿安安静静坐在位置上,没动。但眼睛里有羡慕。
  
  在许知佳欢天喜地拆礼物时候,她面前出现了一只又白又瘦的手。
  她抬眼,对着沈斯延稚嫩的脸庞。
  
  两人无声对视片刻,许知绿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男生,也不太懂得隐藏情绪,就直勾勾地望着他,一双杏眸里充满了好奇。
  沈斯延轻笑了声:“你是许知绿?”
  
  她点了下头。
  沈斯延懒洋洋应了声,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子,递到她面前。
  “你认识我吗?”
  
  许知绿继续点头:“嗯。”
  沈斯延当时也不到八岁,还有点说不出的恶劣性格:“那你怎么不喊人?”
  他敲了敲礼物:“喊哥哥,就把礼物给你。”
  
  许知绿瞪大眼望着他,嘴唇微张,似乎是不太相信:“这是给我的?”
  沈斯延瞥了她眼:“不然哥哥给谁准备的?”
  
  许知绿看着他,老实说:“妹妹呀。”
  沈斯延指了指不远处的许知佳:“她有。”
  许知绿眨了眨眼,有点不太敢相信:“这个真的是给我的吗?”
  
  沈斯延点头。
  她笑了起来,从沈斯延手里接过:“谢谢哥哥。”
  沈斯延看她高兴模样,问了声:“怎么那么高兴?不值钱的小玩意。”
  许知绿摇头,捧着说:“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礼物。”
  
  沈斯延似乎是觉得意外,惊讶看她:“叔叔阿姨没有给你送过?”
  许知绿摇头,她当时也不懂什么叫童言无忌,直言道:“妈妈不会给我买,她只会给妹妹买。”
  ……
  
  下课铃声响起,拉回了许知绿的思绪。
  她顺势趴在桌上,想着那时候沈斯延说了什么。
  
  沈斯延当时看了她会,摸了摸她脑袋说:“那以后哥哥给你买。”
  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喜形于色:“谢谢哥哥。”
  
  再后来。
  只要沈斯延去旅游了,或者是参加夏令营什么之类的,回家都会给她带礼物。
  当然,是双份。
  只要许知佳有的,她也会有。有时候礼物盒拆开,里面是给她的双份礼物。
  
  她没敢和许知佳讨论,因为她知道许知佳的不是双份。
  每次沈斯延送了礼物,许知佳都会第一时间拆开,和她炫耀。
  而她,喜欢把和他有关的所有都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