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那晚,我们盗了个墓 > 第三章 计划

第三章 计划


  张龙一边换新茶叶,一边和众人讲起一段往事。这段往事他也是今年回家才听他父亲说起。
  在十年混乱的时候,有个研究历史的老教授被下放到伏虎村,就住在张龙家附近。虽然老教授被下放下来,但是张龙一家对他还是很尊敬,当时还年少的张龙父亲也经常到这位老教授住的地方玩耍。有一天,老教授和张龙的父亲说,村子东边的那个小山包,很可能是汉代的一个宗室的墓地,和以前自己在史料中看到的一段话可以对得上号。
  年少的张龙父亲把这事当奇闻异事来听了,也从来没有和人提起,后来这么多年也没见有人来考古,慢慢的这事也就藏在了心底。今年张龙回家过年,和父亲一起看电视时,被电视剧情勾起回忆的老张就把这事当个趣事说给张龙听。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出于职业敏感,张龙自然把此事记在了心上。
  听张龙说完,几个人的看向了张天冬。因为这个小山包就在张天冬的二哥张半夏家承包的果园的范围里面。
  张天冬摸了摸鼻子,想了一下,说道:“那个土包不会是古墓吧?以前种果树时我们没少挖坑,也没有挖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不会错的,我去看过了,那个小山包确实是个大型的古墓。”张龙斩钉截铁地说道,“前两天晚上我偷偷的去看过了,地下有不少好东西。”
  “你是怎么看的?分金定穴?看山水阴阳?”张午好奇的问道。
  张龙鄙视了张午一眼,起身从卧室里拿出一个箱子,一边打开一边说道:“小兄弟,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做事情要讲科学,不要把网络小说那一套搬到现实中来。这是最新型的金属探测器,最深能探测到地下五六米的金属制品,还能分辨出是地下的是哪一种金属”
  “原来是这个,我们工地也用过,一时没想起来。”张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你探到我哥果园底下有什么东西?”张天冬问道。
  “一堆金子,一堆银子,还有一大堆铜。”张龙回答。
  “那你怎么打算?”张晨盯着张龙问道。
  “我们四个一起干,得的东西平分。”张龙说完看着其余三个。
  “这是犯法的,抓到要坐牢的。”张午皱着眉头说。
  “不被抓到就行了。我们年初三晚上去,一两个晚上就够了,现在过年过节的谁晚上往果园那边跑。天不亮就回到这里,洗个澡换身衣服每人一瓶啤酒喝完就回家。我们哥几个通宵喝酒往年哪年没有?别人不会怀疑的。果园那边做得隐蔽些,最后周围弄点杂草盖过去,过阵子下两场雨草长起来了就没人知道了。”张龙把大致计划说了一下。
  张天冬和张晨张午兄弟都皱着眉头思考起来,虽说有点动心,但这毕竟是要坐牢的买卖。
  “从我前两天探测的结果和我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一票下来我们至少一百万打底。”张龙给三人打了剂强心剂。
  张天冬和张晨张午三人终于下定决心,点了点头。
  “行。”
  “好。”
  “干了。”
  他们四个都是胆子够大的人,当年在初中和班主任闹矛盾,就敢半夜用502把全校教学楼的男卫生间的钥匙孔给一个挤一点。那几天学校不得不宣布,教学楼上课的学生和老师,女的用单数层的女卫生间,男的用双数层的女卫生间。要不是他们零花钱不够,买的502不过多,否则那几天上课的师生会面临教学楼卫生间一个能用的都没有的窘境。
  待其他三人下定决心,张龙也向他们说起详细的计划。
  “我们先说好钱怎么分,亲兄弟也要明细账,我不想我们这么多年兄弟最后倒在钱上面。到时我们现场分工肯定有轻有重,但是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大家都要完蛋,所以不希望到时有人抱怨自己干得多拿得少。”
  张天冬三人点了点头。
  “东西拿出来后,我们四个借口出去旅游,一起开车把东西运到南边。我有熟悉的买家,绝对可靠。到时现金交易,我们带上验钞机,点好数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到手了我们现场平分。”张龙说道。
  “要是对方黑吃黑怎么办?”张天冬问了个问题。
  “我们会预先做好防范。现在干我这行的,都有几个外国的电子邮箱,会写一封邮件注明我们何时何地和谁在做什么,设定好定时发送,如果我们没有在预定的时间回来,邮件就会自动发给几个有关部门,大家一起完蛋。他们可以逼别人删掉一个两邮件,但是他们不知道对方到底写了几个邮件,所以没有绝对把握对方是不会黑吃黑了。”张龙解释到。
  “得了钱如果有人问,先忽悠过去,如果忽悠不过去,就咬定说是我们在外面和人赌回来的,被查到最多关个半个月,要是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就没这么轻松了。”
  张天冬三人再次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张龙说完,再次起身进了房间,拿了一个大号登山包出来。做回茶几旁边,把登山包里面的东西一样样的拿出来给三人介绍。
  “这是安全带,阿午你们在工地的肯定熟悉。到时候下去的人穿好这个,绳子拉到外面,要是一有问题上面的人就把地下的人拉出来。”
  “这个对讲机我们一人一个,到时联系方便。”
  “这个是夜视仪,给望风的人准备的,要是发现有人马上发出警告。”
  “这个是有毒气体检测仪,以前又是点蜡烛又是放只鸡进去的,现在高科技了,如果底下氧气过低,或者有可燃和有毒气体,这个都会发出警报。”
  “这个手电筒的光不是很亮,但也够用,在底下不会晃自己的眼睛。”
  “这个是便携的金属探测器,就是火车站那里用的。地上用的那个太大带不下去,在下面用这个可以找被淤泥或者浮土埋在下面的金属。”
  “我车上还有一个鼓风机和水泵,还有塑料管,接上电三轮的电瓶就能用。鼓风机往底下鼓风保持空气新鲜。如果下面有积水可以试着用水泵排水看看。不过我们这里这段时间都没下雨,我去机井看了下水位也不高,所以底下有水的可能性不大。”
  “铲子、箩筐和绳子那些都在我车上,这些就不用看看了。”
  介绍完各种装备,张龙又安排起工作细节。
  “我前两天已经探到有黄金的地方了,我们到那里后我会选个地方直接挖洞到黄金那里。”
  “到时我会挖一个长宽大概四十公分的洞下去。我在前面挖,阿午你个子瘦,你就在后面把土装箩筐里面,还要注意洞里面有没有要塌的迹象。”
  “天冬你力气比阿晨大,所以你就把阿午装好土的箩筐拉上来。如果我们在下面有什么事呼救,你就和阿晨把我们拉上来。”
  “阿晨,你平时开车眼睛好、反应快,你就带着夜视仪把风,要是有人来就对讲机通知我们,然后自己躲好再找机会跑回去,我们就分开往邻村跑,绕一大圈再回来。”
  安排好这些,张龙喝了口茶,对着张午说下去后该做的事情。
  “等我们挖到了墓室,不要急着进去。先上来,让把管子伸进去让鼓风机往里面鼓风十分钟再说。”
  “到里面后,拿东西不能太贪心。我们只要大块的金块和金币就够了。有木器之类的不要动,还有花纹复杂复杂的东西也不要动,特别是竹简一类的,摸也不要摸。”
  “为什么?这里有什么忌讳吗?”张午不解的问道。
  “这些都是留给国家的。”张龙的回答让张天冬一口茶喷了出来,张晨兄弟也是一脸懵逼。
  “你这还是盗亦有道啊。”张天冬擦了擦嘴说道。
  “有个毛的道啊,所谓盗亦有道子不过是女表子立牌坊罢了。盗就是盗了,不管怎么粉饰就是盗。”张龙咧咧嘴说道。
  “不动这些东西是有原因的。”张龙解释到。
  “往高大上的层面来说,这些东西留给国家,能更好的保护和研究它们,我们也积点功德。”
  “于个人层面来说,漆器、竹简都不好保存,拿上来很容易就坏了,白费力气。那些花纹复杂十分精美的,特别是有铭文的青铜器和玉器,曝光的话很容易就被评为有等级的文物。如果一旦被评为文物,那些专家就要研究它们,难免的就要考证它们的出处。那些收藏的肯定是不背这个锅的,一层层的查,要查到我们头上对国家而言不是不可能的事。”
  “那些金块金币就不一样了,哪怕是有造型的,也不是很精美,而且分量够足,又是很多堆在一起的,很容易就能找到很多,效率最高。而且因为数量多,所以作为文物的附加值不会很高。”
  “就像你去山里打猎,打头野猪回来,政府对你睁眼闭眼,要罚也罚不多。要是你打个大熊猫回来,性质就不一样了。”
  “玉璧和玉佩之类的,因为金属探测器找不到,所以有没有收获全靠运气,有的话上面没文字的可以拿。”
  张天冬三人听到张龙的解释也释然了。干这一行闷声发大财是最好的,太瞩目了就不行了。
  张天冬四人又聊了很久,完善了一些细节和发生意外的应对措施,约定好年初三晚上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