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那晚,我们盗了个墓 > 测试

  一辆中巴客车停在村口的岔路上,车门打开,一颗闪闪发光的光头从车里面伸了出来。光头向车后望了望,发现没有电驴或者摩托开过来,就提着行李下了车。
  光头提着行李,走进路边集市上的一个小超市。迎接光头的,先是收银小妹惊诧的目光,然后是震耳欲聋的爆笑声。在少女那充满青春气息的笑声中,光头淡定的从货架上拿起一瓶营养快线放到收银台上,掏出手机刷二维码付钱。
  光头装出恶狠狠的表情,对收银小妹说:“再笑,再笑等寒假结束了我送你一整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好啊,记得我是读理科的。”收银小妹一边擦掉笑出来的眼泪一边说道,“幺叔,你不是在饭店当厨师吗?怎么跳槽到少林寺厨房了?”
  “一言难尽啊……”闪亮的光头望天叹到。
  这时一位中年妇女走进超市,看到一手拿着营养快线一手正在输支付密码的光头,热情打了个招呼。
  “天冬回来了啊。自家人喝瓶饮料给什么钱啊,想喝什么自己拿走就行。”
  名叫天冬的光头笑了笑,不接话,换了个话题。
  “大嫂好久不见啊,刚进货回来?”
  “没呢。前阵子爸妈在网上买了不少年货,这两天快递刚送到,正过来准备拉回去。”大嫂指着超市门边七八个快递箱子说道。
  “正好,我开车拉回去吧。”
  “好,小青你也一起回去吧。”
  把行李和快递箱子都搬上超市送货的电三轮,天冬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家族群,对着货厢里的行李快递箱外加坐上来的侄女拍了张照片,发了条信息出去。
  ——————桂树下的张家——————
  天冬:[照片]
  天冬:到家了。顺便把快递一起拉回去O(∩_∩)O
  半夏:到了啊,现在坐动车挺快啊。怎么有个快递挺像我大侄女啊?(手动眼斜)
  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这个像大姐的快递,店家肯定不包邮(手动扇子脸)
  青黛:[照片](下半部是一颗光头,上半部分是从集市回村的道路)
  青黛:家里的电三轮新装了个车大灯,大家看看够不够亮!
  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666666
  祖传老中医,不怕牛皮癣:这大灯哪买的?看形状像我儿子。
  致远:秀发去无踪,头屑更出众!
  老妈子:天冬回来了啊,带女朋友回来了吗?
  ……
  ————————————
  张天冬没理会群里面的消息,专心的骑着电三轮往家里赶。
  集市离张天冬家村子大概两公里,是附近几个村子共同赶集的地方,是这一带的经济中心,附近村民们买个日常生活用品交个话费都是来这里。
  从集市回村子的村道是前些年翻修过的平坦的水泥路,同去年春节回来时不同,今年路边装上了太阳能路灯。
  村道两旁是村民们的果园,远处能看到白色的蔬菜大棚和猪圈。这里村民的收入主要靠水果、蔬菜种植和养猪。村子里以养猪产生的粪便为肥料的有机蔬菜、有机水果在周边城市颇有名气,村民们收入颇丰。
  张天冬家所在的村子叫伏虎村。
  村史记载,当年这一带出现一只猛虎,半年来周围村子里不少家畜被吃掉,甚至有人在田里被老虎杀害。县衙组织了两次围捕均告失败,猛虎负伤而逃后不久又卷土重来,衙门无奈只好布告悬赏。
  有一天,村子有人发现老虎在村周围活动的痕迹。张天冬的祖上老张就带领几个兄弟在村外挖了个大陷阱,上面挂了一大条猪腿做诱饵。
  在第二个企图偷猪腿的邻村村民掉进陷阱后的第三天傍晚,老虎掉进了陷阱,然后被闻讯而来的老张亲自用一块石磨给爆头砸死了。
  随后村民们抬着老虎和老张到县城领赏。众人一路走,牛皮一路吹,等到了县衙,故事演变成了老虎要吃老张家的猪,然后被老张一拳打死了。
  县老爷明知这个说法不靠谱,但是花花轿子众人抬,在考虑到政绩影响的情况下也就认了,不但悬赏的赏赐只扣了三成,还给村子赐名伏虎村。酒桌上,县老爷表示老张年轻有为、智勇双全,是我大清的栋梁之才,必定上书朝廷,他日老张必飞黄腾达云Y县老爷不知道,就在他们喝酒的时候,辛亥革命的第一枪打响了。
  老张得了赏钱,第一件事就是让独子小张到县城里读书。小张读了两三年书后,在县城的一家医馆里当学徒,开始了医者的生涯。
  后来北伐战争开始,县城卷入了战火,小张就带着医馆师傅的女儿和医馆师傅一起回到了伏虎村,开始了张家半农半医的生活。
  时间到了新中国,张天冬的爷爷成为了伏虎村的一名赤脚医生,张天冬的父亲张铭也在县城的医院成为了一名中医。
  后来张老爷子自觉年纪大了,希望张铭能回到村子里给村里人看病。正好政府给周围村子在村子集市上新设了一个诊所,于是张铭就带着在妇产科当护士的妻子回到了村子,在诊所里当起了医生。
  由于张铭医术不错,为人正派,周围村民很多都受过他的治疗,不少村民的孩子是他的爱人接生的,所以周围村子里的人都很服他。一开始,集市上有什么闹矛盾的请他说个理,他都能公平调解,让人心服口服。慢慢的,有时村子之间因为水源、修路之类的闹矛盾了,也来请他做中间人调解。
  九十年代,《古惑仔》系列开始在集市上的录像厅里放映。小年轻们对里面那些一呼百应,出去后面跟着一票小弟的大哥们羡慕不已。而年长的人则对此嗤之以鼻,并以长辈的身份告诉年轻人,你们图样图森破了。在你们还穿开裆裤的时候,有天有几个来集市上收猪仔的外地人,开车不小心把张医生刮倒了。有看到的人喊了一声“张医生被车撞了”,整个集市上几十号人马上把车子围住了,一个钟头后,周围几个村子一共来了差不多四百人把车子围了起来。车上有人吓得都尿裤子了。
  张医生夫妇一共生了三个儿子,都是以中药来起名。老大叫张致远,老二叫张半夏。在张医生快五十岁时又老来得子,有了张天冬。
  张天冬刚出生那两年,不少村民都悄悄的来问张医生,是不是有什么秘方,价格好说,随你开价不还价。
  张医生夫妻二老早已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但是两人又不服老,心思也灵活,对电脑和互联网一学就会。从网络购物到表情包早就驾轻就熟。
  老大张致远继承了张家的医学传统,在县城当医生。妻子则在集市上开了家超市。女儿张青黛在读高中一年级,是个学霸。
  老二张半夏一家则承包了果园,平时管理果园的果树,养些果园鸡,水果丰收了就拿一部分自己做果脯在网上卖。儿子张子苓,正在上初中,最得爷爷宠爱,又爱和爷爷斗嘴,他爷俩也乐在其中,从微信里两个人一个叫“祖传牛皮癣”一个叫“祖传老中医”就看得出来。
  老幺张天冬,今年二十五岁。初中毕业后去技校学了烹饪,后来和几个同学去外面闯生活,现在在一家饭店当厨师。
  电三轮在一株茂盛的桂花树下停下。
  这棵桂花树十二、三米高,树冠好大一片,树底下有一张刻有象棋棋盘的石桌,石桌周围是几把木椅子。据说这棵桂花树是张天冬的奶奶嫁过来时从娘家带过来的,几十年来已经长得十分茂盛,已经成了村子里的地标。
  桂花树旁边是三栋民房,两栋是张家老大老二的,张天冬和父母住在一起。
  张天冬天下车,和侄女一起搬起行李和快递,一走进家门就大喊“爸妈!我回来了!”
  “儿子回家,家里真是蓬荜生辉啊。”张老爹看着儿子的光头打趣到。
  “头发好好的怎么剃光了?”张妈妈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儿子的光头问到。
  “叔,你变秃了,变强了吗?”张子苓边说边伸手想往光头上摸去。
  “别提了,上街时看见有美发学校的学生免费剪头发就过去了,谁知道那个学生手一抖就给我剃光了一大块,索性叫他给我全剃光了。”张天冬一边拨开侄子的手一边郁闷的说到。
  到了晚饭时间,老大一家和老二一家都来到父母家吃饭。虽说还不是年夜饭,但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围着饭桌上的白切鸡、白云猪手、百花鱼肚、肥牛金针卷、豆豉香辣酱炒鱼皮、翡翠虾球、蛤蜊炖蛋、凉拌金针菠菜和菌菇炖鸡汤,晚饭吃起来也是其乐融融。
  吃完饭,一家子聊了一会天,老大和老二一家就回去了,张天冬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平板电脑,进入游戏,正准备继续捞U-81的时候,张天冬的手机响了。
  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一边在平板电脑上收远征,一边接起了电话。
  “张大厨,你回来了?”电话那头一阵笑声后问到。
  “今天刚回来到,张大老板消息真灵通啊。”
  “今天下午我在集市上看见一个大光头开着电三轮载着你侄女往村子走,我猜是你回来了。然后去问了你嫂子,果然是你回来了。”
  “不说光头我们还是好朋友。”
  “哈哈哈哈,不说就不说。明天有空吗?我们几个都回来了,来我家聚聚吧,让我爸妈试试大厨的手艺。”
  “没问题,你们把菜准备好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