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 他床上有一片血迹

他床上有一片血迹

    沐长青混迹商界很多年,这么一病,他也是认清楚了一些事情。
  
      傅枝就是白羽没跑了。
  
      他踢到铁饭碗也[ ]没跑了。
  
      但沐晨曦搞不清楚状况,为了安慰他,信誓旦旦道:“爸,你起了就别气了,没必要,傅枝是火了,但她也就是踩着白羽的热度起来的,她为啥那么肯定的说她是白羽呢?说白了还不是爱慕虚荣。”
  
      沐太太抿了下唇,“可妈看那个女生,不太像是有这么多小心思的,而且她在网络上口碑还挺不错,没必要假冒身份自毁羽翼吧?”
  
      沐晨曦不懂她怎么会这么想:“你也太不了解她心里的贪婪了!”
  
      沐长青深吸了一口气:“傅氏到现在都没法微博否认她的身份,你就真一点没想过她就是白羽吗?”
  
      “傅氏那么多事,怎么可能一点小事面面俱到,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果爸你非要被傅枝洗/脑,认同她的话,那早知道,我就顶替白羽的身份了,也省的你气到住院。”
  
      “……”沐长青捂了下胸口,“好了你下去吧,我想静静。”
  
      事已至此,多说无用。
  
      到底是亲闺女,还能回炉从造是咋滴?
  
      有这时间倒不如想想接下来的跨年电影,到底要搞个什么样的剧本还演员阵容抢占傅枝那边的票房。
  
      “是这样的爸,我也想了,如果傅氏不站出来打傅枝的脸,那我今晚就发微博我才是白羽,大家谁也别想占便宜。”
  
      沐长青:“……”
  
      *
  
      沐长青在医院做了检查抓了药就回了沐家。
  
      沐晨曦的话不是在开玩笑,在她眼里,她和傅枝都是仙女儿人设,俩人属于对家,在娱乐圈里属于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紧张氛围。
  
      真要让傅枝蹭到了热度再来娱乐圈里,那不就是碍了沐晨曦的路吗?
  
      于是刚一到家,沐晨曦就翻开了微博等着傅氏那边的消息
  
      一直到晚上七点,也不见傅氏那边有什么动静,沐晨曦已经蠢蠢欲动和傅枝抢白羽这个身份了。
  
      于是她和徐彤彤商议,准备编辑一段合情合理的长篇大论。
  
      两个人商量好已经是七点半了,沐晨曦还要提前打个草稿。
  
      正是她打草稿的刹那,手机另一头传来了徐彤彤诧异的嗓音:“发了,傅氏和白羽那边先后都发了微博,晨曦你快去看,是不是打脸傅枝冒领身份的?”
  
      沐晨曦拿着手机的指尖一紧。
  
      与此同时,坐在不远处挑看剧本的沐长青也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里的剧本。
  
      尽管已经有了猜测,可他还是期待事情再有转折。
  
      毕竟傅枝和沐家决裂到这种地步,一旦捶死傅枝就是白羽,沐家也再无和《红日》出版合作的机会。
  
      沐晨曦把微博打开。
  
      最上条确实就是傅氏的消息,傅氏上次发微博还是给傅总宣传,距今也有两个来月了。
  
      傅氏集团v:首先,很感谢大家喜欢白羽老师的作品。但希望各家媒体不要过度关注白羽老师的私生活,也不要被有心人带了节奏,她需要有一个创作的空间才能给大家写出更好的书籍。至于影视化出版后续问题,白羽老师都会在两个微博号上一起解释,让我们一起期待《红日》影视化出版,谢谢大家!
  
      白羽v:转发,狗头JPG。
  
      傅枝v:转发,狗头JPG。
  
      沐晨曦把这么长的一段胡读完,整个人灵魂出窍。
  
      捶死了。
  
      傅枝就是白羽,傅氏不是来打傅枝的脸的,傅氏打的,分明就是她这个有心人的脸!
  
      手上的文案才只写到一半就被沐晨曦狠狠撕碎扔到地上。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
  
      被撕碎的a4纸似乎都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可是为什么?
  
      怎么所有的好事都让傅枝占了?!
  
      沐太太看见消息后,感慨,“原来这孩子真的这么优秀啊?你说她这么优秀,真的会没事找事给初婉初亮找不痛快吗?”
  
      没人回复她。
  
      沐父只对沐晨曦恨铁不成钢,“现在好了,你之前买水军,办宴会,捐款一个亿,公司里的流动资金被挖空,我们连过年的贺岁片都拍不成了!更不要说和傅枝打擂!”
  
      沐晨曦不服气,“那你也没拦我啊!”
  
      “你还好意思顶嘴?”
  
      沐长青恨极了,一拍桌子,“都是我平日里太惯着你,沐家这次元气大伤你几乎全责,你给我滚回屋子里去,我不想再见你!”
  
      眼看着沐长青动真格的了,沐晨曦也不敢惹他,急急忙忙退到了房间里。
  
      *
  
      与此同时,陆家。
  
      深夜。
  
      撕心裂肺地咳声从洗手间内传出,张嫂进屋打扫的时候,不经意瞥见白色床单上的大片血渍。
  
      她眉心一跳,急忙去拍卫生间的房门,“小少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是哪里不舒服了?我看见你床上都是血,你能不能先开开门!”
  
      洗手间内被水声和咳嗽声占据,屋内的拍门声一声大过一声。
  
      久不见人回应,张嫂心里越发沉闷。她觉得事情不太妙,收了手就准备往屋外跑,和太太报备一下这件事情。
  
      只是刚收手的瞬间,卫生间的房门被人从内拉开。
  
      灯光下,少年精致的脸上带着几分几乎透明的莹白。
  
      大概是太突然了,张嫂的脚步顿住,语气也磕绊了一下,“您,您没事吧?”
  
      “啊,没事,之前受了点风寒,嗓子有点疼。”
  
      “那床上的血……”
  
      “不清楚,”叶九用毛巾擦了擦刚洗过的脸,“可能昨晚我和傅枝换房间睡觉,她弄上去的吧。”
  
      张嫂记得,傅枝好像是来月事了,但是,她又往床上看了眼,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那我把床单带下去洗了,您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那当然是有的。”
  
      叶九笑了下,在张嫂紧张的呼吸声中,一字一顿:“还遗留着小时候卖血养傅枝的后遗症。”
  
      还有能力开玩笑,张嫂松了口气,也笑了,“那我明天给您煲个鸡汤喝。”
  
      她把床单扯下来换上新的出了门,一路上没遇到谁。
  
      叶九目送她离开后在床边坐了挺久的,最后,他想起什么,打开微信聊天框的页面。
  
      和他聊天的应该是个国外研究机构的负责人,头像是带着国际重案组的标志。
  
      两个人拢共没说过几句话,对方一直是公事公办询问叶九什么时候来研究院接受研究的态度。
  
      叶九在床上瘫了好久,最后,翻了个身才打字:【月底傅枝会去缅甸,你派人开接我吧。】
  
      那边回复的很快速:【月底太晚了,你是不是又吐血了?你应该也懂医学,研究死人和活人是不一样的,如果你的身体器官一直持续衰败下去,能不能活过明年都是个问题。我们很难保证,在接下来的一年,能从你身上进行活体研究找到有问题的DNA序列去救叶七他们。】
  
      ——【而且本来我们约定的就是九月份,但被你拖到了十二月份……你是不是后悔了,不想牺牲了?】
  
      ——【你得知道,原本你就是这批试验里生命体征最差的一个,你总归是得死在他们前头的,活体研究的过程虽然痛苦,也会加速你的死亡,但是一旦成功,叶七他们会代替你活在这个世上,这不是很划算的买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