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章 忍辱负重

第1章 忍辱负重

<!--style="display:none;"-->
  大洼村
  心急如焚骑摩托冲进村惊得鸡飞狗跳、鹅窜鸭惊
  胃部急性穿孔大出血医院让必须马上交五万块紧急手术否则熬过今晚!
  可祖孙俩就靠亩三分地艰难度日家贫如洗哪拿得出这么多!
  !定要借到!
  暗自咬紧牙关他这个世界上唯亲人!他定要凑到救活!
  伯父伯母病危要5万块救命求求们借点吧摩托车停大伯王青山家门口悲痛地乞求王青山亲儿但因为当年非要拿家供这个捡来野孩上学和吵架闹翻分家已经好多年来往
  什么?要救命?呸呸呸滚边去伯母声音尖锐刻薄那老家伙大把年纪早就该死活也浪费粮食
  祖屋、田地都给们们就拿点儿救下他吧求求们绝望地痛哭道
  当年分家时祖屋、田地都被伯父伯母抢走和住间又破又旧土墙屋
  和那老家伙早就断绝父关系帮上忙走吧大伯冷冷地说
  气浑身发抖他没想到真人能冷血到这个地步
  但没办法他只能转到第二家当初救过他们家人命顾家
  顾婶病重需要做手术想找您借五万块把自己位置摆极低
  什么?五万?天呐这抢啊顾婶大声尖叫起来哪五万块啊就算也能借给啊什么啊拿什么还啊?
  顾婶定会还发誓定会还给您!央求
  没没最多给们五百块这已经仁至义尽顾婶摇头说道从兜掏出五百块
  五百块还如她打半天牌输吧?
  咬牙捏紧拳头转身便走
  艳阳高照青山绵延顾家那条正打瞌睡狗抬眼看眼吠都懒得吠声又闭上眼睛
  突然觉得自己卑微低贱还如条狗
  如今山穷水尽去哪找救命呢?
  电话铃声响起村个放高利贷混混打过来:找借三千块什么时候还啊?
  三千块住院前迫于无奈借
  刚哥说个星期还吗?前天借怎么就催?问
  呵借老问都能问啊!听说还到处借借就五万特么个星期后还老吗?告诉立刻把还!否则老烧那破房!电话刚哥骂起来
  直接挂电话
  赵刚那已经管那么多当务之急要给救命高利贷事情过后再想办法
  只去女友方雨家借……这也最后希望
  尽管她家条件好拿出五万但两三万块兴许还能能借点儿总能少点总比分没要好
  骑摩托车到方雨家门口
  刚停好车便看到门打开男女走出来
  女女朋友方雨而那男却村颇名气恶霸东怀儿
  方雨俏脸嫣红秀发些乱衣服也那么平整
  脸上尽猥琐笑容走出来时候还扣衣服扣……
  看到这幕脑瞬间就炸开耳朵面嗡嗡!
  就傻也知道他们刚刚屋面做什么!
  ……怎么这?方雨惊呼声心微微些紧张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们……
  强压怒火:……
  爸妈都家家也没什么活用来帮忙方雨说道
  平时没事时候经常过来帮方家干农活无论天晴下雨酷暑寒冬只要他时间就会过来
  目自然为自己心爱女孩
  来干活……
  专程过来看们吗?方雨秀眉皱起伸手挽胳膊既然已经看到就跟坦白说吧其实从来都没喜欢过
  现男朋友而且已经怀他孩们马上就要结婚
  之前想看爸妈那么累所以才愿意和交往骗过来干点儿活唉也就只这种白痴才会那么容易上当
  这么穷怎么可能看得上呢?
  浑身震如坠冰窟泪水再也控制住夺眶而出
  谁言男儿泪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但脑面丝理智还现救命最重要……
  想找借五万块等救命还说出来
  哪啊?方雨尖声叫起来家这条件也知道找错人吧?
  呵胆儿还真肥呢和那个老死全部身家都算上值值五百块啊?这个无处废物还加个老死病老头谁给胆借五万块啊?借想拿什么还啊?
  就像看白痴样看
  默然
  说没错他和身家都算上又能值几个呢?
  间破土屋堆烂家具-辆两百块买八手嘉陵摩托亩三分地……
  就算人买又能卖几个呢?
  这些年靠亩三分地和些早已没落中医术勉强把供到读完高中家早就贫如洗
  上完学本想外出打工但年事已高、身体好唯儿又管他要走那就只剩下个孤寡老人
  无奈之下只好留家想可以边照顾边跟学点中医但这年头多少人生病会想看中医?
  祖孙俩生活真越过越艰难日天如天……
  方雨求求要拿出五万借两三万也行剩下再去想办法眼含泪水央求道
  可以借给五万!等方雨说话突然说道
  眼睛倏地亮惊喜地看:说话可要算话
  跪下来求!向前步目光熠熠地看他
  ……欲言又止他知道要羞辱他
  村骨头硬本就和少过节
  但家随随便便拿五万块出来根本就
  话下
  为这口气忍!
  嗵!
  直挺挺跪面前扬下巴盯:这样可以吧?
  叫求借五万!吼道眼睛面尽兴奋光芒
  盯眼睛足足五秒钟再次咬咬牙
  求求借五万块!声音都些沙哑
  哈哈哈大点儿声音没听到!
  骨头硬吗?村老和过去吗?今天就让知道多么窝囊!
  摸出刚买最新款手机打开摄像头对叫道:再说遍!
  要将这切都录下来要让这个经常和他作对硬骨头他面前永远都抬起头来!
  已经管顾大声地叫道:求求借五万块!
  哈哈哈哈听到听到猖狂大笑起来
  旁方雨环抱双臂眸面尽鄙夷之色:窝囊废!为连仅剩那点儿尊严都要!
  突然指路边上堆黑色东西:那东西去吃!
  扭头看青油油杂草间堆牛粪几只苍蝇正牛粪四周飞窜
  瞬间满脸愤怒怒吼声:那牛粪!
  知道那牛粪就要让孙去吃牛粪!拿手机正对叫道去吃吃马上就借给五万块!去吃!去吃!
  这个王八蛋!
  意识到自己被耍!
  根本就没想过要借给他!
  他只要吃这牛粪马上还猪粪还人粪!
  能忍并代表就好欺负!
  眼睛面涌出股戾气被逼上绝路他恶向胆边生:吃大!
  抡起拳头就朝新手机砸过去啪声手机摔地上屏幕碎裂
  勃然大怒大叫道:姓特么今天死定!
  正要朝扑过去可他已经跑远
  追截没赶上扭头看到边上摩托车抄起地下块砖头朝摩托车砸过去
  心知惹大祸村得罪还死路条吗?
  但现也顾得那么多
  回头看到正对自己摩托车发泄眼看那摩托车已经成模样阵肉疼
  正无计可施之时人给打电话说他家火
  大急发足力气朝另外个山头冲过去
  远远便看到家浓烟滚滚
  屋虽然没什么值东西但还留箱医书啊那可视若生命东西
  养三四年那条大黄此时也已经倒血泊之中
  鼻阵阵发酸想医院躺他咬牙冲进屋面浓烟滚滚之中找到那个箱可大火已经燃到屋来
  抱箱便往外跑可刚到堂屋门口上面个横梁倒下险险避过刚往前步个东西哗声落头顶四分五裂他就此扑倒地丧失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