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6章 冤家路窄

第6章 冤家路窄

<!--style="display:none;"-->
  王楚河问:抢出来箱放在哪里
  姐家里
  那就好王楚河点点头丫头心底善良个错姑娘只可惜她病……
  正话间穿牛仔裤更显曼妙玲珑微笑走过来
  边走边道:可算回来直盯哩房都给烧成样还没有地方吧屋后面坡上有栋老屋好些年没有人过经常去收拾打理可以直接去那里
  屋后那栋老屋防备有朝日被公婆赶出来而给自己留后手她经常去收拾打理
  虽然年久失修而且还土墙屋但在里面将就倒没什么问题
  都种时候苏凌也没有矫情带爷爷便跟往那后面祖屋而去
  连三间土墙屋高高门坎厚重木门上面满蛀虫蛀过痕迹门上贴尉迟恭和秦叔宝门神画但因为年代比较久纸张都已经发黄发烂
  推门而入屋里面收拾干干净净虽没有家具但偏屋里尚有床床上还有几床并显华丽但也能够将就被褥
  能在里苏凌挺满意房比那被烧毁四面透风破土墙屋要好上少
  条件虽然好但也能反正里也空尽管在里灶啊锅啊什么都好
  姐谢谢房也白租可以吗苏凌
  苏凌话可就有些见外啊房哪里值得租啊姐要钱摇头
  姐对么好都知道怎么报答苏凌感激地
  要报答啥啊那双秋水般眸落到王楚河头上之前王爷爷给看病给开那么多药分钱都没有收都没报答王爷爷呢
  王楚河笑呵呵地摆摆手:丫头那药草值钱都地里长出来再那药也对没什么效果啊
  爷爷有份心就已经非常感动道您至少还直牵扯那丢人病别医生都直接给宣判死刑呢房就安安心心收租金想到什么时候就到什么时候
  话音刚落门外就有个和谐声音传过来:谁他想多久就多久算个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还能替杜家做主
  听声音脸色瞬间苍白咬嘴唇扭过头
  进来正公婆杜大海和赵桂芳两口
  杜大海脸色阴沉
  赵桂芳颐指气使鄙夷地扫儿媳眼哼道:谁让把房给别人在杜家屁都有什么资格把杜家东西让给别人啊屁用都没有做主倒还挺快充什么大尾巴狼
  脸色羞低声:妈王爷爷他没地方…….
  他没地方关什么屁事赵桂芳怒吼道他没地方就要把房送给他啊当观世音菩萨啊几斤几两还知道吗
  赵桂芳把儿媳骂通又双手叉腰望向苏凌和王楚河脸嫌弃地叫:快出去别在家里呆出去出去快出去!
  眼泪汪汪地抬头看苏凌:王爷爷苏凌对起……
  苏凌真想狠狠地抽个嘴巴恶毒女人但看那楚楚可怜模样想自己打赵桂芳姐在个家里日更加难过
  现在他和爷爷确确又没有地方他年轻倒要紧关键爷爷大把年纪而且又大病初愈总能在外面餐风宿露吧
  苏凌强行忍:赵婶房空也空也白租行吗可以支付租金
  租赵桂芳大手挥副没有商量余地房已经卖给别人人家马上就要过来拿房
  脸疑惑显然她并知道件事情问:妈谁买房
  赵桂芳狠狠地瞪过来吼道:关什么事没用东西!
  又低下头
  赵桂芳又对苏凌他嫌弃地:怎么还站在里啊快出去还要还死乞白赖呆在里走吗
  苏凌问道:婶请问房谁买去找他商量商量
  呵商量想商量什么难成还想买吗赵桂芳轻蔑地买得起吗
  狗眼看人低!
  看在姐面上苏凌忍
  婶只要价格太高可以买苏凌您卖给谁方便告诉吗
  等赵桂芳话个嚣张声音从门口传过来:买!
  苏凌抬头看进来两个人正钱浩狗腿王建、陈皓二人话王建
  仇人相见分外眼
  王建和陈皓狠狠地瞪苏凌眼前者扬下巴道:穷光蛋买得起吗
  陈皓也:就挺能打吗要来抢啊有本事把房抢过去废物垃圾!
  苏凌看两个人脸嚣张模样顿时就明白他过来寻仇
  苏凌看王建皱眉头问道:怎么知道买起
  他又望向赵桂芳:婶他出多少钱买房出同样钱
  哈哈王建当场笑出声来特么听错吧同样钱买哈哈陈皓听错
  吹牛笔打草稿!知道屋多少钱么建哥花两千块买啊买得起吗就问买得起吗陈皓
  赵桂芳嗤地声冷笑眼皮直翻:事儿可做主人家王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