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8章 敢耍老子

第8章 敢耍老子

<!--style="display:none;"-->
  全场片哗然
  个个都像看怪物样看下意识倒抽口凉气
  该多力量难怪脚把高威猛足足百八十斤给踢飞四五米远呢!
  脚要踢自己身上岂轻则断骨、重则丧生吗
  强忍腹部刀绞般剧痛兄弟们搀扶下站起来看表现出来强气势依然服气:姓咱们走瞧死定!’
  脸冷漠信步朝走过来
  面惧色面对厉气势强行让自己胆怯但脚底下还下意识往后挪小半步喉咙些发干:……想干什么
  他村欺软怕硬惯还从来没见过么恐怖人就把力气要踹自己身上非得让自己吃兜走少说也得卧床十天半个月可!
  到跟前平静地问:我最后再问遍我家房屋安排人放火烧
  !斩钉截铁地说
  谁
  我知道回答极快
  从兜将三千三百块钱取出来放进他衣服口袋面道:滚吧!
  和他几个兄弟心真怕赶忙扶上摩托车迅速离去
  王建和陈皓眼睛都绿
  家伙怎么那么强
  哪来么力气呢
  只手把几百斤摩托车从沟渠提起来腿把三四指粗钢管给折弯打架打过借机侮辱他番也行家伙以后村岂无法无天
  回过头看杜海和桂芳:可以立合同吗
  桂芳被幕给吓脸色苍白此时被突然间问心由咯噔声嘴巴吱吱唔唔说出话来
  杜海到底男人稍微定住心神琢磨把给得罪狠
  洼村什么人啊可谓坏事做绝只他想就没他敢!
  也放下狠话定会和善罢甘休如果现还把房卖给岂得罪
  种人就个混混个流氓他得罪起!
  权衡利弊番杜海摇头道:房我想卖
  哦眉头挑
  王建、陈皓二人也同时发出嗤声冷笑
  我让狂现样无家可归
  夏红急道:爸说好吗
  杜海皱眉头:事情别插嘴说好就能悔改吗买个保险签合同还周过渡期呢想买样可以买我现想卖房怎么就行吗
  桂芳时渐渐回过神来对儿媳骂道:
  说胳膊肘怎么就往外拐呢该会和小腿吧
  啊夏红惊妈怎么能样想呢没没绝对没
  吗桂芳冷笑声要敢外面偷男人小心浸猪笼
  对个可理喻女人实些无言以对夏红姐每天听到都种尖酸刻薄话,真知道她怎么熬过来
  王楚河向前步:人家想卖就算咱们找别个买去
  哦应声看杜海两口眼跑进屋提东西出来
  看现村谁还会卖房给们!王建冷笑说
  没理会和爷爷二人提东西朝远处走去
  夏红张张嘴本想叫唤声说把那个箱还给他们但想自己张嘴婆婆估计又阵挖苦
  而且把东西给他们他们连住处都没又带去哪呢还如暂时先放自己房间
  王建得意洋洋地笑道:杜叔婶们把房卖给他对种人配住么好房猪圈牛栏才他们归宿!
  杜海点点头:我们明白
  王建又特意看夏红眼看她那张美丽脱俗脸蛋微笑道:夏红姐种人迟早会出事最好隔他远点儿
  夏红恍若未闻低下头知想些什么
  和爷爷走到处山坡上极目四望村鸡啼牛哞羊咩狗吠
  临近中午村炊烟袅袅饭菜香气远远飘过来肚开始咕咕叫起来
  村虽现只怕还真没他们容身之地
  看热闹村民少件事情估计会迅速村传扬开去
  心中愧疚看爷爷说:爷爷对起又要让受苦遭罪
  王楚河拍拍他肩膀摇头说:没事多点儿事我们暂时把那屋收拾收拾样可以住人怕个什么
  苦笑爷爷安慰自己话那破屋哪能住啊
  爷孙二人到那破烂屋前便看到伯王青山怒气冲冲地走过来
  站住!
  王青山捏拳头面色狰狞吼声恼羞成怒地走到面前
  看他:事
  王青山看王楚河眼道:耍老
  心中明淡淡地问:要说什么
  说他胃部出血熬过昨夜吗现他怎么好端端鬼吗王青山怒声说
  挖苦道:孝顺儿都希望自己父母能够长命百岁倒好希望自己亲爹死越快越好王青山真配为人!
  滚妈开!王青山怒吼道个知道哪捡过来野种资格说我
  王青山才给我滚开!王楚河骂道
  我和关系吗王青山偏过头冷冷地问道我找小说事旁边听就行老东西们俩居然还合伙过来骗我什么胃部出血要五万块钱动手术要然熬过昨晚合伙骗钱呢们觉得我好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