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44章 证据确凿

第44章 证据确凿

<!--style="display:none;"-->
  听话顿时就明白敢情又拿姐肚子问题来说事
  姐现吃药吗?她孕之症绝对能够治好
  父母两口子处处针对姐倒还能够理解怎么瞧哥也副愤怒模样副与姐苦大仇深模样呢?
  顿时想到上次带姐去见场景当时姐情绪低落愿意给自己讲太多事情也便多问件事情也就暂时样放下
  外面肯定新欢!
  扭过头看着姐楚楚可怜模样上前步把她护身后看着说道:哥姐身体问题,陪着他去看病却要把她赶出去就做对
  眉头皱:小子什么意思?里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来插嘴?
  母也阴阳怪调地说:还先管管自事情吧里事情自已能够处理走边去
  原本就过来探望姐给他号脉看看她身体情况结果伙居然么蛮横讲理副要把姐往死里逼架式性子刚毅自然能咽下口气
  他上前步道:哥姐些年为辛辛苦苦付出那么多她怀上孩子以为他着急吗?上次带着她去厂里找之后她遇到什么危险知道吗?而却对她理睬管顾她满心思念都却把她完全放心上如今新欢就忘旧爱对得起姐吗?
  说话尖酸刻薄欺负为他默默付出、任劳任怨姐姐个弱女子没办法和他争但可会争
  姐他救命恩必须帮她!
  别说旁默默坠泪心中感动之余还些担心被欺负赶忙制止他让走就走吧反正个也呆下去
  姐走归走但话总得说清楚态度十分坚硬病并代表着病就治好但却外面女他想和过日子直接离婚就得吗?
  为什么还要骂要逼死?做事情吗?仁难道咱就要义?
  话语带刀字字如锋割脸上
  边闹出么大事情已经招来少村民个个都旁边指指点点起来
  些年为个做多少事大都看得清清楚楚说也道理他要样把赶出去确些道
  饶如此依然没感到理亏
  泽厉声喝道:事情算哪根葱?咋?心疼吧?别以为和她之间那点儿事情知道?想重新娶个女怎么肚子争气能怀孕做为个女起码功能都没要干什么?
  番话让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男
  她万万没想到那个经常自己面前甜言蜜语男今天居然能够说出般伤自己话出来
  他还那个吗?
  没……什么都没摇头说道
  她允许被赶出门但绝对允许还带着污名被赶出去
  没?嗤地声冷笑觉得会相信吗?咋么凑巧刚吵架就来啊找过来给当靠山吗?哼如果没俩起清楚、眉来眼去关系会和离婚吗?要搞清楚仁先就休怪义
  声音极大旁边围观村民听得清清楚楚个个都露出恍然大悟表情
  说段时间和走很近呢经常看到他俩从屋子里走出来原来他俩清楚关系啊弄好他都搞到张床上去呢
  对于乡下村民来说他最喜欢看就种八卦热闹特别谁女和谁男搞到起去种热闹最看头而且最暧昧尤其刺激
  母长长地喔声大声说道:原来么回事啊咋给早点儿说呢?早知道女里搞破鞋非得拿刀劈她可
  大海听话也气脸色铁青目光如刀子般盯着寒声说道:风就被样女给坏绝对允许再呆下去
  和清清白白尽瞎说大声叫道极力为自己争辩
  也冷笑声望着:恶先告状喽?
  嘴角扯向前步道:死承认吧?俩起什么关系非得要来点破?那行啊现就拿出证据给瞧瞧就知道俩会狡辩还好证据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点出张照片展现和眼前
  照片里面正赤着身子坐床上旁边默默地看着
  又翻张照片还那间房子里面手身上抚摸着
  两张照片俩?反问道
  说完还特意把手机里照片给到周围看照片拍很清晰而且拍摄画面显得两个确很暧昧
  证据确凿场都恍然大悟个个都鄙夷地看向
  发生样事情受影响最大自然就女
  犹其种夫之妇
  没话说?扭过头见和脸色都很难看站那里语发由讥诮地笑依着咱大洼村规矩要浸猪笼
  脸色苍白柔软娇躯都开始颤抖起来住地摇头说道:没什么都没什么都没
  照片难道还假吗?大吼声目光狠辣地看着
  假
  突然接过话朗声应道照片很明显就经过处理过姐手里拿着棉签给涂药请问棉签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