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60章 身世之谜

第60章 身世之谜

<!--style="display:none;"-->
  翌日上午收拾妥当正准备往去给青山看病突然电话打过支书乔宏伟打过
  以前因为钱东怀光芒太过于耀眼做为支书乔宏伟很多时候都要看钱东怀眼色行事支书位置上呆得十分窝囊
  记忆乔宏伟老好前都副笑容可掬模样
  电话乔宏伟说话十分客气先询问忙忙如果忙话就到委会趟点儿事情要和商量商量
  书记请自然会迟疑骑着摩托车就往委会而去
  青山病急时回再去给看看就行
  到支书办公室乔宏伟赶忙站起主动地给端茶递烟热忱之情溢于言表
  倒让些受宠若惊问道:“乔书记您对我么客气我真些习惯您什么事就直说吧”
  乔宏伟笑眯眯地说道:“样钱东怀之前做那么多坏事事情已经走司法程序据说至少要判二十年辈子基本算完过那钱东怀多行义必自毙得罪该得罪”
  默作声看着乔书记
  想对钱东怀做过多评价所做所为所都清楚
  乔宏伟还没说完絮絮叨叨地说大堆钱东怀对地方什么子搞乌烟瘴气引得天怒怨
  都听得些耐烦时候乔书记才话题转入到主题:“现咱们委会空缺我思想去没找合适选我们几起商量觉得你错为正直而且讲义气要你空缺儿给补上?”
  从没想过要从政只想着自己做小医给治病然后保证自己乎和乎自己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样辈子就知足
  当官子威风凛凛走到哪都受敬仰那种感觉确错
  但子面几百户家每天多少事情啊还镇下各种政策推行多麻烦啊
  明明可以生活过很舒服为什么要自己搞那么累?
  乔宏伟望着眸子面满期待
  摇摇头:“书记真好意思啊空缺儿你再找别吧我大适合我想搞那么累我只想做咸鱼哈哈身都用翻闲鱼”
  乔宏伟赔笑道:“你真用考虑考虑?
  “用用”摆手说道“书记我还想和我姐姐开诊所到时候要麻烦书记多多照顾
  “那当然”乔宏伟连连点头
  两再闲聊阵主动提出离开
  乔宏伟送出去挥手道别极恭敬
  些委会办事看到幕都露出惊诧之色
  算什么啊怎么乔书记还要当领导样看待呢?
  件事情迅速大洼传递开去而且还迅速发酵
  “以后可欺负得啊家上面啊
  “呢我听说咱们市领导好像亲爹
  “本就老头捡过当年亲爹参加政治斗争时候为保证安全就丢到山恰好被老头捡到”
  “哎呀呀我以前还经常和过去呢现会会回报复我啊?
  “变天变天以后大洼天啊”
  “什么?爹市领导?怎么可能?氏集团董事长才亲生母亲”
  子面到处都些传闻传神乎其神并且都拿身世做文章
  当年楚河进山采药时候片树林面发现尚襁褓中孩子
  楚河抱着孩子等到天黑没见过便抱回并且襁褓面发现块上好金丝楠木做牌子上面刻繁体“”字
  楚河想着孩子林子面找到便取名从此视若已出屎尿地拉扯成
  历大洼很多都知道只过时间久民们基本说起现谈起身世时候些民们起脑洞大开各种设想纷至沓极具传奇色彩
  可会些传言放心上们愿意怎么传懒得管
  知道自己身世既然父母要自己无情丢掉那就用像影视剧面还要历经千山万水寻父寻母与其浪费那些时间还如抓好眼前爷爷照顾好
  身世之谜算什么东西?
  很多年前就那块唯可能证明身世金丝楠木木牌给丢进火面烧如果户口本上名字改起太麻烦都要去派出所改姓
  到楚河家院场门口
  楚河躺躺椅上面正闭目养神些时日见脸色苍白状态看起确好
  女儿雅莉正坐小板凳上面面前摆大红色胶盆胶盆放着几双脏鞋子她正拿着刷子卖力地刷着
  刚到家那条狗就对着阵狂吠
  雅莉抬头看脸上由露出丝笑意:“你咋?”
  青山睁开眼睛坐正身子看着眼睛面再没以前充满仇恨
  相反青山目光平静还充满乞求
  雅莉早就从高溪福口中知道医术错事儿告诉青山
  段时间青山被病魔折磨行原本还想去请帮帮忙但实开出口
  雅莉知道父亲意思去请帮忙却被无情拒绝
  看着女儿副高兴模样青山心舒服,
  心面极其自责如今看到钱东怀垮赵刚怂那些和对着干没落到好下场
  反观日子越过越好那老家伙越活越带劲现青山极其后悔但碍于面子只能打碎牙齿往嘴巴咽
  时候见到青山就像抓到根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