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75章 赵主任的请示

第75章 赵主任的请示

    方欣脸色羞红,只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连连说道:“他……他没有打我。”
  
      出了一口恶气,苏凌松开了郭庆东,站了起来,还不忘给他一脚:“以后再敢这样对我说话,我就把你丢到
  
      河里去喂鱼。”
  
      被打了一顿的郭庆东灰头土面的跑进帐篷里面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女友方欣和苏凌站在河边,更
  
      要命的是方欣连里面的衣服都没穿,就这样站在一个男人的旁边。
  
      而且刚刚两人玩嗨的时候,苏凌把女友的身子都给看完了。
  
      亏大发了,自己被打了一顿,自己女人还被看了。
  
      在直播里面,到底还是戴了面罩,那群银友们只看身子,没看脸,他的心里还舒服一些。
  
      河边的柳树下,方欣扭过头看了郭庆东一眼,道:“你把这里收拾一下,你先回去,我和苏凌说点儿事。”
  
      郭庆东虽然强势,但这可是人家的地盘,他哪里敢撒野,再说了,刚刚还被打了呢?虽说他没有打方欣,只
  
      是亲密的接触,但他们非得要那样说,而且在村子里面把事情闹大,以后自己哪里还脸见人啊,老爹还是学
  
      校的副校长呢。
  
      做错了事情的郭庆东只能把脖子缩着,转过身收拾了帐篷,朝着远处走去。
  
      河风吹拂,流水潺潺,叮咚的声音清脆悦耳。
  
      方欣扭扭怩怩了半晌,方才说道:“苏凌,这件事情……求你别说出去,好吗?”
  
      苏凌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我不说,你就能保证你父母不会发现吗?不过方欣啊,人前看你挺高
  
      傲的,平时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没想到你的私生活这么混乱,郭庆东也不错啊,堂堂副校长的儿子,还是
  
      网络主播,了不起啊了不起。”
  
      方欣脸色羞红,道:“你想要我们怎么做?”
  
      苏凌摇头道:“我可不乘人之危,你们想做什么,和我也没关系,我只想过来看看戏的,结果你们没让我看
  
      成,唉,算了算了,不看了,早些回去睡觉,你们可以换个位置继续。
  
      苏凌摆了摆手,转身欲走。
  
      方欣依然有些不放心,一把拉住他的衣袖。
  
      “你还有啥事儿?”苏凌反问道。
  
      “你能不能别到处乱说啊,”方欣羞哒哒地说,“以前我是对你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但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我保证以后再不会那样了,你要有什么需要我做了,我都可以答应你。”
  
      苏凌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什么都可以答应?”
  
      方欣的脑海里顿时想到了某个画面,紧张地低下了头,略微纠结了几秒钟,用着细若蝇蚋的声音道:“只要
  
      ……只要你不乱说,我……我都可以……”
  
      “哈哈。”苏凌大笑一声。
  
      这个女人啊,搞破鞋都搞成习惯了,现在还想过来勾引我?
  
      “我可不是一个喜欢说人闲话的人,你们愿意怎么样是你们的自由,只要你不是真把我惹毛了,我可以装着
  
      什么都不知道。”苏凌丢下这句话,朝着远处走去。
  
      方欣略微松了一口气,如今一个把柄被苏凌捏在手里,她以后也只能对苏凌好一点儿,这种人,千万不能得
  
      罪了。
  
      “我让方雨做的那些事情,是不是应该告诉苏凌呢?”方欣心中暗自腹诽。
  
      仔细思量一番,方欣又摇了摇头,算了算,反正那也只是方雨和苏凌之间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苏凌回到家里,喝了一口水控制住心中的某些邪念,然后去翻出一大包中药材,开始配制着养灵液。
  
      一夜过去,天蒙蒙亮的时候,半杯养灵液出现在苏凌的手中。苏凌仰面喝尽,略微沉淀了一会儿,确定体内
  
      的真元之气变得更加磅礴雄浑之后,这才穿好衣服,出了门。
  
      赵爷爷早早的起来去赶鸭子,苏凌帮着拿扫帚清扫了一遍院场,看着赵奶奶拿着把镰刀提着竹篓好像是要忙
  
      割猪草,他赶忙跑过去抢过物什,道:“赵奶奶,你在家里休息,割猪草的事情你直接交给我啊。
  
      赵奶奶笑了两声,拗不过他,把东西递给了他。
  
      苏凌刚刚割了一篓子猪草回去,又去猪栏屋里剁猪草撒糠,看着猪儿在栏里欢快吃食,他丢下手里的东西便
  
      走了出来。
  
      正好看到赵爷爷提着一个桶走了过来,对着苏凌招了招手道:“小凌子,给你搞点儿事,今天改善一下生活
  
      。”
  
      苏凌接过一看,但见里面有半桶的小龙虾,惊喜地问道:“下网子弄的?收获不小啊。”
  
      赵爷爷呵呵笑道:“正是吃小龙虾的季节,当然有不少,河河里这东西可多着呢,下面还有两条鳝鱼,你拿
  
      去整了。”
  
      苏凌接过桶,应了一声,兴高采烈的去收拾这半桶小龙虾和鳝鱼。
  
      正忙碌间,赵刚突然间跑到道场边上,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他的旁边,一边帮着忙一边说道:“钱子浩找到了
  
      ,你猜他在哪里?”
  
      “猜不到。”苏凌淡淡地说。
  
      “网吧,天天呆在网吧里。”赵刚说,“他爹被抓,他妈也不管他,他们家搞的一团乱,钱子浩也不知道怎么
  
      想的,花了两千块钱在网吧包了一个小屋,在里面睡了好几天了,我们发现他的时候,还在里面呼呼大睡呢
  
      ,胡子拉茬的,狼狈的很。”
  
      苏凌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赵刚又说:“后面我们怎么做?”
  
      “怎么做都是你们的事情。”苏凌道,“你现在不是村主任了吗,你要怎么做,还得过来问我?”
  
      赵刚苦着个脸道:“苏凌,你可就别埋汰我了,要不是你赏脸,我哪里有机会坐上这个位置啊,村子里的人
  
      都不看好我,也是我之前做了一些混账事,要不然现在也不至于那么难。”
  
      苏凌道:“乔书记选你做主任,肯定还是有他的原因的,你好好做,为老百姓做好事,过一段时间,那些流
  
      言蜚语自然都会不攻自破。”
  
      赵刚连连点头:“你说的对,你说的对。我觉得钱子浩怎么也是大洼村人,这孩子本性并不坏,只是蛮模跋
  
      扈了一些,现在吃了大亏,应该会有质的变化,好好教育一下,应该还是可以踏踏实实做人的,你觉得怎么
  
      样?”
  
      苏凌道:“那是你的决定,你想怎么样都行,村子里的事情,你以后能别问我就别过来问我,我不想参和村
  
      委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