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76章 诡异的东西

第76章 诡异的东西

    村支部书记乔宏伟原本是想让苏凌接管村防暴主任,但是被苏凌拒绝。
  
      后来乔宏伟思来想去,琢磨着一个能够在村子里面镇得住场子,而且关键时刻也能够冲锋陷阵,还不能像钱
  
      东怀一样把自己当傀儡,经过多方面的思考斟酌,最后决定让赵刚来接管村防暴主任的位置。
  
      赵刚在村子里名声不好,但他以前也是跟着钱东怀混的,如今钱东怀垮了,大洼村里最横的估计就是赵刚了
  
      ,要说镇场子,估计也就只有赵刚最合适了。
  
      而且这人服苏凌,而苏凌品行正,在村子里面口碑不错。
  
      如今的赵刚算是春风得意,虽然没有正式任职,乔宏伟说只是让他代理,做一个观察,但赵刚知道这只是时
  
      间的问题,只等时机成熟,他就能够顺利的坐上那个位置。
  
      苏凌送走了赵刚,把手里的活忙完,刚刚收拾妥当走了出来,便听到一阵“嘟嘟”的汽车鸣笛声。
  
      他扭头一看,只见道场边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e级轿车,驾驶室的车窗放下,从里面探出一个头来,四五
  
      十岁,戴着一副墨镜。
  
      “有事吗?”苏凌迎了过去,微笑着问道。
  
      “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个信迷信的兰婆婆,你知不知道?”中年男人坐在车里面问道。
  
      “知道。”苏凌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眼睛倏地一亮,取下眼镜,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从
  
      口袋里摸出一盒1916,急步来到苏凌的面前,递给他一根。
  
      苏凌没有客气,伸手接过。
  
      中年男人微笑着问道:“小伙子,你知道兰婆婆住在哪里吗?”
  
      “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大概一里路,拐个弯,就能看到三间瓦屋,最里面的那间瓦屋就是。”苏凌顺着河堤旁边
  
      的那条不够车子通行的道路说道,“这路不好走,而且还有些窄,估计你们的车开不进去呢。
  
      中年男人看了看,点了点头:“这样啊,能不能给我带个路,我可以给你五十块钱。”
  
      兰婆婆是个巫婆,在大洼村乃至于鹿鸣镇都颇有名气。
  
      她既不会堪舆风水,也不会给人算命,但是她对凡间的那一套封建迷信有一套自己的独到见解,一些得了奇
  
      病怪病的人特别喜欢找到她,让她看一看,给几个信迷信的方法,有时候还能起到不错的效果,长此以往,
  
      她也就有了一定的名气。
  
      但是这种名气也是只有在思想比较落后的乡下才有,外面大城市里的人不会相信,要不然也不至于自己的一
  
      个儿子将近四十岁还打着光棍。
  
      苏凌正想去山上找几个普通的药材,顺路还要从兰婆婆的那屋子旁边经过。
  
      “我不要钱。”苏凌摇了摇头,“我可以把你顺带过去,我正好要进山。”
  
      “那好那好。”中年男人连连点头,直接将一盒1916塞进苏凌的手里,“反正我也不抽烟,这盒烟就给你了。”
  
      苏凌本不想要,但这中年男人盛情怯怯,实在是没有办法,最后把这盒烟装进了裤子口袋里。
  
      中年男人跑回车里,和车里的人说了几句什么,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了一个年轻的美丽少妇,少妇的怀
  
      里抱着一个约莫两岁左右的小男孩。
  
      苏凌的目光往这个美艳少妇身上一扫,便被这个少妇的独特气质和绝代的丽容给吸引住了。
  
      这少妇约莫二十六七岁,穿着一件白色的雪纺裙,身材曼妙婀娜,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精致的
  
      脸蛋,两汪碧波一般的眼睛里流淌着担忧之色。
  
      看到这个美艳少妇,苏凌自然就想到了洛清秋,同样的秀发如瀑,只不过这个美艳少妇气质淡雅如莲,而洛
  
      清秋却相对热情大放一些。
  
      中年男人做了介绍,这个女人是他的老婆,男孩是他的儿子,这次是过来找兰婆婆看病的。
  
      苏凌点了点头,对于有钱人,找一个可以做他女儿的老婆,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苏凌扫了扫那个美艳少妇身上抱着的两岁小男孩,突然间看到这个小男孩的脖子处有一圈黑色的像丝带一样
  
      的东西环绕着,这丝带虚无缥缈,在小男孩子的脖子处成顺时针转动。
  
      很诡异的东西!
  
      而且苏凌下意识的想到了伊泽川。
  
      伊泽川的脖子上是一条红色的细线,可这个男孩的脖子上是一条黑色的丝带。
  
      从这脖子上的黑色丝带来看,似乎并没有伊泽川那么严重,但是这毕竟只是一个两岁的小孩,身体羸弱,只
  
      是刚刚煞气上身,就出现症状了。
  
      而那伊泽川的脖子处的丝带能变成又细又红,估计也是有一些时日。
  
      当初苏凌道行尚浅,所以才没有看到那里的问题。
  
      “咳咳!”
  
      中年男人见苏凌一直盯着自己的女人看,只得佯装着咳嗽一声,提醒一下苏凌。
  
      苏凌回过神来,尴尬地一笑,道:“走吧,我带你们去找兰婆婆。”
  
      说罢,苏凌就进屋给赵婆婆说了一声,背着了药篓,带着中年男人一家朝着那条小路走去。
  
      刚走了一路,小男孩突然间“啊啊”器了起来,一双小手用力的去抓自己的脖子,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刚开始
  
      还是“呵啊”的哭出声来,但是到了后面感觉喉咙被什么给掐住了一下,他的哭喊都发不出声音来了。
  
      美少妇大急,抱着儿子居然也跟着“呜呜”哭了起来,抬着一双婆娑的泪眼看着苏凌,声音颤抖地问道:“兰
  
      婆婆在哪里啊?还有多远?”
  
      苏凌原本想说自己能治,但这俩人估计也不会相信自己啊。
  
      最主要的苏凌联想到伊泽川的情况,和这个小男孩的情况类似,他想看看兰婆婆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而且
  
      能不能完全的化解。苏凌指着前面的一排瓦屋:“就在那里!”
  
      中年男人冲过去一把抄起儿子,二话不说,拔腿便朝着那排瓦屋冲了过去。
  
      苏凌没有迟疑,跟着中年男人一路奔跑,远远的便看到那间破旧的瓦屋门前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便大
  
      声叫了起来:“兰婆婆,兰婆婆。”
  
      脸上有些麻麻点点的兰婆婆闻声抬头一看,目光当即落到那个小男孩身上。
  
      中年男人冲上前,急不可耐地叫道:“兰婆婆,麻烦你帮忙看看吧,我儿子这是怎么了?他一会儿好端端的
  
      ,一会儿就变成这样了,是不是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