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77章 战国红玛瑙

第77章 战国红玛瑙

    小男孩的脸色都成了酱紫色,一双眼珠子都快要暴突出来,显得极其的痛苦难受。
  
      兰婆婆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盯着那小男孩,突然间脸色剧变,赶忙摇头道:“我这个我也从来没有见过,
  
      我没有办法,你们还是去医院瞧瞧吧,我没有办法,真的没办法。”
  
      兰婆婆一边摆着手一边朝着退去,唯恐避之不及。
  
      这下可把中年男人给吓坏了,绝望地看着兰婆婆。
  
      美少妇也是跟着“哇”的大哭一声,冲上前来,从男人手里用力夺回年幼的儿子,双腿一软,直接坐倒在地,
  
      抱着孩子痛哭不已。
  
      兰婆婆见状,急着叫道:“你们哭有什么用啊?快去医院啊,你们要去大医院,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抱
  
      到我这里来,这是打算害死老婆子我啊。”
  
      中年男人道:“兰婆婆,我们已经找了很多家医院,都没有办法,实在是没辙了,才过来找到您的,麻烦您
  
      过来看一看,想想办法,救一救我儿子吧,您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您,算我求您了。”
  
      兰婆婆连连摆手:“这不是我不帮啊,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兰婆婆扭头看到旁边的苏凌,眉头一皱,喝道:“苏凌啊苏凌,你快把他们带走啊,你带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你不是医生吗?你怎么还把病人往我这里带啊,你治不好,你还想要害死我啊。”
  
      苏凌叹息一声,只怕这兰婆婆真的拿小男孩没办法了,不由皱了皱眉头,心想不管你能不能治,你看一看就
  
      行吧?人家这一来就把人家赶走,生怕污了你的门楣,这是什么意思呢?
  
      听到苏凌是医生,中年男人扭头道:“苏医生,麻烦你帮我儿子看一看,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苏凌再看向那小男孩的时候,发现他的脸蛋已经涨成了黑色,声音也越来越小,那条黑色的丝带越勒越紧,
  
      一副要把小男孩给勒死的样子。
  
      这黑色的丝带,也就只有苏凌看到,其他的人都看不到。
  
      危急关头,救人要紧。
  
      苏凌走到美少妇的面前,蹲了下来,道:“把孩子给我,我试试看。”
  
      美少妇泪如雨下,看着苏凌那坚定的目光,哭着把孩子递了过去。
  
      苏凌一把抱起,一只手搭在男孩的脖子处,闭目感应一番,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符纹,这个符纹悬
  
      浮在脑海之中,一动不动。
  
      苏凌真元之气动转,直冲脑海,那个符纹立即从他的脑海消失,朝着他的手掌而来。
  
      苏凌迅速的将按在男孩脖子上的右手提了起来,“啪”的一声,拍在了男孩的额头上面,那道符纹拍进男孩的
  
      脑袋里面,也就在这一瞬间,男孩脖子上的那条黑色丝带消失。
  
      “你……你干什么?你怎么打我儿子?”美少妇尖叫道,用力的要把苏凌推开。
  
      中年男人也是吃惊不小,正准备去抢儿子的时候,原本已经憋的发不出声音来的男孩突然“啊”的哭出声来。
  
      原本成为酱紫色的小脸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两口子微微一怔,旋即美少妇便抱起孩子,看着儿子已经睁开眼睛,状态比刚刚好上太多,不由破涕为笑。
  
      中年男人激动莫名,猛地一把抱起了苏凌,感激涕零地说:“苏医生,太谢谢你了,简直太谢谢你了。”
  
      苏凌松了一口气,刚刚运调脑海中的那个符纹也动用了不少真元之气,而且显得有些伤神。
  
      他揉了揉额头,微笑着说道:“孩子没事就好。”
  
      “原来你就是高人啊。”中年男人连声说,“早知道你有本事,我们又何必跑到这里来求别人呢?”
  
      一旁的兰婆婆听了这话,很是觉得尴尬,退到一边,也没有说话,一双浑浊的眼睛不时地望向那个渐渐恢复
  
      生机的小孩,不和道在琢磨什么。
  
      苏凌偏过头瞄了瞄兰婆婆,他总觉得兰婆婆好像知道些什么,只不过她没有说破而已。
  
      “能借一步说话吗?”苏凌对着中年男人低声道。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叫唤了女人一声,抱着孩子便跟着苏凌离开了兰婆婆家的院场。
  
      兰婆婆看着他们的背影,嘴巴里嘀咕道:“苏凌这小王八羔子倒挺会故弄玄虚的啊,在我面前演这么一场戏
  
      ,脑子没问题吧?想害我,门儿都没有。”
  
      苏凌他们走到了河边,到了一处阴凉下来。
  
      苏凌这才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叫陈劲松,美少妇叫徐佳忆,他们的孩子叫陈砚。
  
      陈劲松叹息地说道:“小家伙本来是好好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天晚上就在抓脖子,脸也胀的通红,但
  
      是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我们跑了无数次医院,找了无数的专家,都没有办法,实在是没辙了,听人说
  
      孩子是惹了不干净的东西,打听之后才知道你们这里有一个很厉害的巫婆。”
  
      “嘿,没有想到,我们到了这里,人家躲的比兔子还快,避瘟神一样避着我们,真是浪得虚名,还好遇着苏
  
      医生你啊,要不是你……我这儿子,估计今天就没了。”
  
      苏凌扫了扫孩子,正好迎着了美艳少妇徐佳忆感激的目光,那凄婉的表情柔情似水,充满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使得苏凌心神为之一荡。
  
      “小哥儿,我们家砚儿是怎么了?”徐佳忆声音很酥很软,目光如水。
  
      苏凌仔细地盯着小男孩看了看,突然间陈砚伸出胳膊,看到了他右手手腕处有一串玛瑙手链。
  
      手链上面有一团黑色的气体环绕。
  
      苏凌没有迟疑,迅速的将那个玛瑙手链取了下来,目光定定地盯着他们夫妻俩,严肃地问道:“这东西哪里
  
      来的?”
  
      陈劲松望向自己的妻子,后者小声地答道:“这是一串战国红玛瑙手链,是我的一个信佛的朋友特意从西藏
  
      带回来送给砚儿的,这东西有什么问题吗?”
  
      苏凌重重地一点头:“这东西有问题,虽然我不确定这东西里面有什么,但这绝对是不祥之物,谁戴着都会
  
      引来杀身之祸。”
  
      “啊?”陈劲松夫妻二人瞠目结舌,难于置信地看着苏凌手里的那串战国红玛瑙手链。
  
      如果没有之前苏凌救子之事,他们断然不会相信苏凌的这些话,但是现在…他们对苏凌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