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78章 庸医

第78章 庸医

    苏凌突然记起一事。
  
      上次他在伊泽川的办公室里发现了那个盆景,从里面发现了几个骷髅头,他准备去把骷髅头砸烂的时候,突
  
      然从骷髅头里面窜出一道黑气,进入到伊楼兰的身体里面。
  
      至今为止,估计那团黑气还在伊楼兰的身体里面,他暂时也没有办法去解决。
  
      眼前这个战国红玛瑙手链虽然没有太过于浓郁的黑气,但这东西要直接毁了,保不准那黑气又会去窜到哪里
  
      ,所以还是留在手里为好。
  
      陈劲松盯着那个手链,道:“苏医生,这手链直接丢了吧?”
  
      “丢哪里去?”苏凌摇了摇头,目光熠熠地盯着这个玛瑙,“如果被别人捡去了,也会加害于别人。”
  
      徐佳忆一脸紧张,道:“那这东西怎么办?苏医生,你有办法吗?”
  
      苏凌道:“暂时先放在我这里吧,兴许我还能够找到处理的办法。”
  
      “好好好,这东西就麻烦你了。”陈劲松连连点头,扭过头看着儿子已经安详的睡着了,心里面越发的高兴,
  
      “苏医生,治疗费多少钱?你开个价。”
  
      “不用。”苏凌摇了摇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做。”
  
      “这怎么好意思啊,我为我这儿子前前后后找专家学者看病花了大几百万,都没有半点儿效果,到你这里一
  
      下都给治好了,怎么都得要支付一点儿诊疗费。”
  
      陈劲松连连说着,“我手头上现金不够,等会儿回到车上后我直接给你开一张支票。”
  
      苏凌道:“诊疗费我不真的不需要,就是要麻烦二位能不能把给你们赠送手链的那个朋友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我想见一见他。”
  
      陈劲松望向徐佳忆,后者想了想,道:“等我和他联系一下,他经常在外面做生意,走南闯北的,我得问问
  
      他在不在荆南,如果在的话,倒可以让苏神医和他见一面。”
  
      陈劲松久经商场,见多了各种阴狠手段,虽然发生在儿子陈砚身上的事情还是有些颠覆他的世界观,但他还
  
      是从苏凌的话语中读出了一些深意,不由问道:“苏医生觉得这是人为的?”
  
      苏凌摇头说:“没有,我只是想问问这战国红玛瑙是哪里来的?这种至阴之物并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
  
      徐佳忆道:“这件事情得我好好地问一问,他只说是在西藏带回来的。”
  
      苏凌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面过多的纠结。
  
      手里的战国红玛瑙手链只有等后面再去找解决的办法。
  
      他们在这里聊了一阵,便往回走。
  
      陈劲松从车里拿了一本支票,大笔一挥,写上自己的名字,递给了苏凌。
  
      “苏医生,这是诊疗费。”陈劲松递了过去。
  
      苏凌扫了一眼,微微一惊。
  
      有钱人的生活真是自己难于想象的,他们都把钱当纸的吗?
  
      一百万!
  
      “陈先生,你要给钱,意思一下就行了,这也太多了些……”苏凌说道。
  
      无论这陈劲松还是伊泽川,他们花钱都极其的霸气。
  
      钱这东西,在他们的手里就只是一串数字,随随便便就能给个几百上千万出去。
  
      想当初自己为了五万块钱还要求爷爷告奶奶,没有任何人愿意借自己一分钱,和他们这些人比起来,自己过
  
      的简直就是非人般的生活。
  
      “这是你该得的。”陈劲松把支票塞在苏凌的手里,“你要是不收,那就是嫌少了,要不我再给你加一百万?”
  
      一旁的徐佳忆也感激地说道:“苏医生,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我儿子会怎么样?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
  
      短,我也没打算活了。”
  
      这家人盛情却却,苏凌最终只能把这笔钱给收下了。
  
      然后陈劲松又拿了一张精致的名片递给了他,道:“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私人电话,有什么事情随时
  
      可以打上面的电话给我,在荆南,我罩着你,而且你只要去白玉堂旗下的任何一家门店,都能够享受至尊vi
  
      的待遇。”
  
      白玉堂是一家大型的企业,只要是能涉足的产业,基本都有白玉堂的身影,除非是那些国字号的企业。
  
      无论是在鹿鸣镇还是哪里,经常在一些店子牌匾的左上角都会写上“白玉堂”三个字。
  
      这也使得白玉堂在荆南市的名气颇大。
  
      这张名片虽然没有陈劲松在白玉堂的职权,但是能够说出这番话的,在白玉堂的地位绝对不低。
  
      苏凌原本是想客套一番的,但发现这样也太矫情了,也只能把这一百万和名片都给笑纳了。
  
      临走之前,陈劲松和徐佳忆对苏凌是千恩万谢一番,这才发动车子远去。
  
      刚刚耗费了一些真元之气给陈砚消除了黑色之气,苏凌的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他进了屋,躺在床上,打算
  
      休息一会儿。
  
      中午的时候听到叫唤声这才爬起来,精神好了许多。
  
      赵奶奶特意做了一盆香辣小龙虾,味道绝美,闻到香味都让人食指大动。
  
      两老一少坐在一起还特意多喝了两杯,好一阵的闲聊。
  
      末了,苏凌把昨天夜里酿制的固本培元的灵药给到赵奶奶,让两老抽时间把这些喝了,对身体有益处。
  
      赵家两老原本还有些迟疑,但得到王楚河的赞赏后,两老这才信心满满,在饭后一人喝了一半。
  
      苏凌回到房间,正准备再酿制那养灵液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王雅莉打过来的电话。
  
      “小凌子,你在哪里?”王雅莉叫道。
  
      “在休息,有什么事?”苏凌平静地问道。
  
      “你的药方有没有问题?我特意问过一些老中医,他们说你的药方就是很普通的降血压的药,你为什么还要
  
      收那么多钱?你这是抢钱啊。”王雅莉生气地说。
  
      “如果觉得我的药方有问题,你可以不买,那两千块钱的出诊费,你们愿意出就出,不愿意出也就算了,我
  
      也不是差这两千块钱的人。”苏凌怼的非常干脆。
  
      “哼,就知道你是个庸医,还收费那么贵,还好我多了个心眼去询问了一下,差点儿被你坑了。”王雅莉哼哼
  
      说道。
  
      苏凌真是拿王家人有些无语,我好心好意的去帮你们医治,收你们几千块钱已经是友情价的友情价了,你没
  
      有看到我给人家城里人出个诊都是百万千万给的吗?
  
      “那我祝你父亲早日康复。”
  
      苏凌心中不悦,丢下这句话便迅速的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