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79章 宴无好宴

第79章 宴无好宴

    这个世界总是不缺这样的人,你对他越好,他越是觉得你别有所图,反而是那些和他非亲非故的人,他却
  
      总是那么信任。
  
      这也就是常说的那句“越熟的人越伤害”。
  
      苏凌心胸没有那么狭隘,不会和王雅莉一般见识,他们看不上自己,自己又何需看得上他们呢?
  
      正当苏凌忙碌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叫唤的声音,他走出去一看,却见到方雨笑吟吟的站在院场里看着他,
  
      甜腻腻地叫了一声:“苏凌。”
  
      苏凌眉头一皱,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啊,不行吗?”方雨主动的迎了上去,“我爸说让你晚上去我家里吃饭。”
  
      “有什么喜事?”苏凌道。
  
      “没什么喜事,就是向你赔个不是,那天你把那么好的东西给我爸吃,结果我们不识好歹,还责怪你,差点
  
      儿让你下不来台,我们一家人越想越是过意不去,所以就想请你吃顿饭,赔个不是。”方雨脸上一直保持着
  
      恰到好处的微笑。
  
      “那事儿我已经忘记了,也没有多大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你们了。”苏凌摇头道,“你回去吧,我还有事。”
  
      苏凌实在是不想再和方雨有半分的纠缠,和她在一起,就是在浪费时间。
  
      方雨原本还微笑的笑靥上面瞬间有了一丝尴尬,痛苦地看着他说:“苏凌,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其实……其实
  
      我根本就没有怀孕,我和钱子浩之间什么都没有?”
  
      苏凌环抱着双臂,玩味地看着她:“你和钱子浩之间有没有什么,和我有关系?你觉得你现在还是我女朋友
  
      吗?方雨,我给你说过,你把自己的位置摆清楚一点,你和我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给这种人说话真的不用客气,这女人心机极深,之前的所做所为,苏凌都不愿意去想,每当想起自己就恨的
  
      牙痒痒的。
  
      我以真心待明白,奈何明白照沟渠,人家压根儿都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而自己还傻傻的去做了那些足于让
  
      他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至于你有没有怀孕,你不是应该去和钱家人解释吗?你过来给我讲什么?你怀没怀,关我屁事?
  
      方雨的眼眶当即红润起来,嘴巴撇了撇,楚楚可怜地点了点头,落寞的转过身,朝着远处走去。
  
      苏凌看都懒得看上一眼,转身进屋。
  
      装可怜博同情,对我没有半点儿用。
  
      苏凌刚进屋没多久,他就接接到方家平打过来的电话。
  
      方家平说:“苏凌啊,你晚上到我家里来吃饭,我们一家人向你赔个不是,以前是我们做的不对,唉,不好
  
      意思啊。”
  
      方家平一直待苏凌都不错,只是他控制不住女儿的思想,这才闹得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下场。
  
      他还是想撮合女儿和苏凌之间的事情,所以就想着和苏凌吃个饭,认个错,缓和一下他和女儿之间的关系。
  
      苏凌道:“方叔,那真只是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事,不用麻烦你们了。”
  
      “你咋这么客气呢?菜都买了,我们都已经在准备了,你总不能让我们把这些都给退了吧,再说了,要退也
  
      退不了啊。”方家平笑呵呵地说道,“行了行了,你晚上一定要过来啊,要不然我可得亲自过来请了,把王老
  
      爷子也带过来,一起向你们陪个不是。”
  
      方家平这般热情,苏凌只能为难地答应。
  
      苏凌出去给王楚河说了这事儿,后者摇头道:“你的事情你自己去弄,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我和老赵在
  
      家里喝点儿酒吃点儿菜,还自在一些。”
  
      苏凌了解爷爷的性格,他本来就淡泊名利,乐意助于却又不喜欢凑热闹,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傍晚的时候,苏凌正准备出门,却看到方雨和方欣姐妹俩都来了。
  
      方欣穿着黄色的吊带a字裙,露出上面一大片的雪白,看起来犹其性感。
  
      而方雨却穿着一套百褶裙,两截修长圆润的大长腿夺人眼球,上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身姿傲人。
  
      这姐妹俩往眼前一站,还是给了苏凌极大的视觉冲击,但想到方欣昨天夜里在帐篷里面的场景,还有方雨和
  
      钱子浩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画面,苏凌就皱起了眉头。
  
      “你们来干什么?”苏凌淡淡地问。
  
      “过来接你啊,我三叔说了,你必须得去,如果你不去就让我和小雨把你抬过去。”方欣笑嘻嘻地说道,昨天
  
      晚上的事情好像没发生似的。
  
      “见到我了,你该叫什么?”苏凌看着方欣问道。
  
      呃……
  
      方欣的脸顿时拉了下来,说不出话来。
  
      方雨还不知道堂姐和苏凌之间的打赌,看着堂姐那异样的表情,还以为他们俩之间有什么秘密呢,心中不由
  
      涌起了一股醋意,道:“应该叫什么?你们俩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吗?”
  
      方欣摇头道:“才没有呢,我和他一年上头都难得说上两句话,能有什么秘密啊,苏凌,你收拾好了没有?
  
      我三叔那边的饭菜都准备好了。”
  
      苏凌也不是要抓着一件不放的人,让人家一个大姑娘叫自己“爸爸”,人家也是难于启齿。
  
      不过旁边没人的时候,倒可以和她较个真,让她必须得叫自己“爸爸”。
  
      三人朝着方雨家走去。
  
      苏凌原本要去村小卖铺去买点儿东西,结果愣是被两女强行拽着两条胳膊往家里去,根本就不给他逃脱的机
  
      会。
  
      不过这一路上,方雨心里面总在揣摩苏凌和方欣之间的秘密,脸上虽然有些笑容,但有些心事重重。
  
      在她的眼里,苏凌是她的,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染指。
  
      如果堂姐真要横刀夺眼,那我方雨也绝对不是好欺负的。拉到方家,刚一进门,方家平两口子便笑眯眯的迎
  
      了过来,又是泡茶又是递烟。
  
      方母去厨房里忙碌了一阵,一桌子的菜就了上来。
  
      两瓶上好的珍品一号摆上了桌子。
  
      方家平极是客气,特意把苏凌摆到了上席,坐在自己的旁边,让方雨给他们满满的倒了两杯酒,三个女人也
  
      都倒上了营养快线。
  
      方家平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就是之前如何如何对不住苏凌,不该做什么什么事,说什么什么话,态度极其
  
      诚恳,深刻的反悔。
  
      三个女人也表示自己做了那些傻事。
  
      这期间少不了一杯又一杯的敬苏凌喝酒。
  
      苏凌以前在村子里一直被别人压着,如今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而且这些人都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
  
      的心情自然大好,喝起酒来,也是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