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81章 事成了

第81章 事成了

    苏凌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体内的那团火给压制下去。
  
      不是他实力不够,而是要马上找到能够压制邪火的那味重要的中药材至关重要。
  
      苏凌喝了一口气,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
  
      这女人,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什么事情都敢做,居然给我下药。
  
      方雨啊方雨,我以前咋就没有发现你是这样的女人呢?没有怀上钱子浩的种,居然还口口声声地说已经怀了
  
      他的孩子,你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苏凌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面纠结太久,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药草的问题。
  
      刚刚在找一味叫“谷精草”药草,这其实非常普通,但他手头上的药草里面偏偏没有。
  
      最后还是叫醒了爷爷,王楚河居然拿出了这么一株,才解决了苏凌的燃眉之急。
  
      苏凌和爷爷相依为命,原本还弄过几块药田,但药田都没能形成规模,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那些药草
  
      都长不起来,就算长起来了,也只是稀稀落落的几株,根本就成不了气候。
  
      要是能找一块地,种植一块药田,是不是以后就不用费尽心思去山上找那些药草,甚至去城里花大价钱买那
  
      些昂贵的药材呢。如今苏凌有了真元之气,能够催化那些中药材,让药性达到一个极致,不知道那些药草的
  
      种子被催化过后,是不是就会生长的更好一些。
  
      苏凌琢磨了一阵,觉得完全是可以试试的。
  
      今天白天给陈砚那孩子驱除魔气消耗了不少的真元之气,苏凌原本打算起来再配置一份养灵液将白天消耗的
  
      真元之气给补充了,但实在是禁不住那席卷而至的困倦之意,不消一会儿便呼呼大睡了。
  
      此时此刻,方欣在家里呆了一会儿,过了约莫半个多小时,想着苏凌和方雨之间要办事儿也办的差不多,为
  
      了求个证,便摸着夜路朝那事先商量的小树林而去。
  
      只要这事儿成了,方雨也就梦想成真了。
  
      想到那天在万富高城遇到的那个女人对她一番毒舌的话,方欣的心里就极其的不爽,如今帮着方雨把苏凌从
  
      那个女人手里抢过来,方欣的心里就说不出的痛快。
  
      方欣拿着手电筒,一路来到小树林的外面,突然看到里面有一束灯光,拿着手电筒一照,便看到衣衫不整的
  
      堂妹方雨从里面走了出来。
  
      方雨的衣服上、头发上都有着一些枯枝烂叶,身上的衣服也显得污秽不堪,脸颊通红。
  
      哟,瞧这模样,刚在里面的战斗打的很激烈啊,早知道早点儿过来的,兴许还能看到一场大戏。
  
      方欣心中坏坏地想着,叫唤了一声。
  
      方雨被人给强上了,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对方的粗暴和野蛮还是让她有了一种新的感受。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被别人强了,心里面却并没有太过于抵触,内心深处反而还有一点淡淡的喜悦。
  
      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她在大洼村就呆不下去了。
  
      不仅她在大洼村呆不下去,就是父母也都没脸见人,以后在大洼村永远也抬不起头来。
  
      夜深人静,小树林里面不时的有夜枭的声音,尖锐刺耳的使得心里发抖。
  
      那个男人已经不知去向,方雨一路加快速度朝外走,突然堂姐的一块叫唤,差点儿把她吓的魂飞魄散。
  
      确定是熟人,方雨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边抚着胸口一边说道:“你能不能别吓我啊,你是打算把我吓
  
      死了继承我的花呗啊。”
  
      方欣一脸促地笑问:“事儿成了?”
  
      方雨知道堂姐问的是他和苏凌之间的事情,如果此时要说没事,估计以堂姐的聪明才智也不会相信。
  
      在方雨的心里,刚刚在小树林里面被人强的事情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说起,琢磨了一下,不置可否地问:“你
  
      觉得呢?”
  
      方欣顿时喜笑颜开,对她竖了个大拇指:“小雨,你可以啊,轻轻松松就把苏凌给搞定了啊,不错不错,这
  
      点儿我服你。咦?他人呢?走了吗?是还没有出来?”
  
      “他走了。”
  
      撒谎撒习惯了的方雨径直说道,“你来干吗?”
  
      “来接你啊。”方欣“咯咯”娇笑道,“怕你一个人怕黑嘛,走,咱们回去,有没有把握怀上?”
  
      “我哪里知道。”方雨羞涩地说道,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心中暗暗祈祷千万别怀上,要不然就
  
      真的出大麻烦了。
  
      “小雨,你得好好抓住苏凌,好好把握住,他可不是以前的苏凌了,他有钱的很呢,你是没见到他花钱的,
  
      几万块钱的衣服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和他比起来,庆东完全就不入流。”
  
      方欣连连说道,“你有时间可以多挖一挖他,绝对大有可为,哎哟,想想我都羡慕你啊,你要怀上了苏凌的
  
      孩子,将来他要娶了你,你一辈子就高枕无忧了哦。”
  
      方雨一语不发。
  
      翌日清晨,天空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大洼村里雾蒙蒙的。
  
      早上醒过来的苏凌只感到神清气爽,昨天的疲惫感一扫而空,戴着斗笠就去帮着赵奶奶去割了两捆猪草回来
  
      。
  
      远处建楼的施工队还在忙碌,丝毫没有被雨水影响。
  
      远处的田里,有一些村民正戴着斗笠披着蓑衣赶着水牛在耕田。王楚河两老一早就打着雨伞出去赶鸭子。
  
      赵奶奶也不知道出去忙什么了,屋子里就只剩下苏凌一个人。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哗啦啦的打着树叶“啪啪”作响。
  
      苏凌心中记挂着赵奶奶,走到门口,极目远眺,看到有两个人在争吵着声音,风雨中还时不时的夹带着一些
  
      粗言秽语。
  
      烟雨蒙蒙中,苏凌目力极好,看到那两个争吵的人似乎正是赵奶奶和兰婆婆,两个人都跳起来骂着,谁也不
  
      让谁。
  
      他们俩都戴着斗笠,站在田梗上,你来我往地骂着,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那边,就算有,也都是呆在自家屋门
  
      口瞧着热闹。
  
      苏凌不明白什么情况,但本着维护赵奶奶的原则,他进屋抓了把伞,但朝着那边跑去。
  
      与此同时,兰婆婆的那个光棍儿子过来了,冲到赵奶奶的面前,伸手一把将赵奶奶推倒在地。
  
      苏凌大急,这王八蛋,怎么还打起人来了呢?赵奶奶一大把年纪了,哪里经得住你这一推啊?
  
      更可恶的是兰婆婆的儿子好像对着地下的赵奶奶,一脚又一脚的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