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89章 血光之灾

第89章 血光之灾

    苏凌坐在后排座上。
  
      前面开车的是章鱼。
  
      “到底是什么情况?”苏凌问道。
  
      “唉,原本是好端端的,赵刚这不正和姑娘办着事儿么,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突然间就抽搐了,这种
  
      事情原本也很常见,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那姑娘也没当回事,结果突然间赵刚就口吐白沫了,这可
  
      就把姑娘给吓坏了,跑出来就告诉了我们,我们进去一看,赵刚倒在地下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起先我们还
  
      说是羊癫疯呢,可是他突然间直挺挺的跳起来了,就像……就像那些僵尸电影里面的僵尸一样,我们想就算
  
      是羊癫疯也不会是这样的癫法啊,所以我们就打了120,救护车过来就把他送到了医院,然后我们就给你打
  
      了电话。”
  
      章鱼滔滔不绝地讲着,“据当时来的医生说赵刚的情况好像特别不妙,搞不好有生命的危险,让我们通知他
  
      的家人,我们根本就没有他家人的联系方式啊,就只能找您了。”
  
      苏凌点了点头,很自然的就想到了下午刚来归心楼遇到的那个斯斯文文的言姓男人,那男人说过赵刚在一天
  
      之内有血光之灾,莫非这就是血光之灾。
  
      当时苏凌仔细看过赵刚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所以他也没放在心上。
  
      苏凌平时和赵刚虽然接触的不多,但也知道赵刚的身体并不差,而且他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按理说也不会
  
      突然间暴病啊。
  
      莫不是那个姓言的做了什么手脚?
  
      经过了伊泽川、徐佳忆儿子陈砚的事情之后,苏凌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根本没办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
  
      像伊泽川极有可能是被人下了降头,莫不成赵刚也是被那人下了降头?
  
      车子迅速的驶入镇卫生院的门口,苏凌跳下车,便径直上了楼,找了医生一询问,才知道医生们正在急救室
  
      里抢救,具体是什么情况暂时还没有弄清楚。
  
      并且刚刚到了医院的时候,可能是在换床铺的时候,原本已经打了镇定剂的赵刚突然间跳了起来,头部撞在
  
      了床头,头破血流,昏了过去,目前情况趋于稳定。
  
      苏凌进了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赵刚,却看到正是当初看不起他的刘主任。
  
      这时候刘主任正低头沉思,赵刚的情况有些棘手。
  
      刘主任突然间看到苏凌进来,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激动地说道:“苏神医,你来的正是时候啊,你快
  
      帮看看这个病人。”
  
      刘主任上次救伊楼兰的事情被苏凌狠狠的打脸,再就是高溪福后来出现了车祸事件,他去探望高溪福的时候
  
      ,两人特别讨论了苏凌,发现这小子还真是个高人。
  
      二人对苏凌的看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时见到他就忍不住直接称呼为神医了。
  
      苏凌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到了赵刚的旁边,伸手搭起他的脉搏,感应了片刻,脑海里面的《神农药典》迅
  
      速的翻动起来,最后在脑海里现出一道金色的符纹。
  
      出现符纹说明赵刚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好在是现在有了解救之法。
  
      不过让苏凌有些意外的是赵刚又和陈砚、伊泽川不一样,后面两个人能够清晰地看到他们身上的不干净东西
  
      ,可是赵刚什么都看不到。
  
      难道是刚刚上身,还没有形成气候?
  
      苏凌此时也没有多想,暗暗调运脑海里的那道符纹,快要到达手尖的时候,他突然间一掌拍在了赵刚的额头
  
      上面,那道金色的符纹进入赵刚的身体里面。
  
      刘主任见苏凌收手,赶忙上前一步问道:“苏神医,他到底是什么情况?”
  
      苏凌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刘主任还以为这是苏凌避讳一些医学知识而不告诉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应了下来。
  
      过去了约莫两分钟,赵刚缓缓地睁开眼睛,然后脸上就是一副很痛苦的表情,他咬着牙齿坚持了几秒钟,身
  
      体里的疼痛感消失,他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赵刚想了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由骂道:“奶奶个熊的,我怎么会这样呢?”
  
      刘主任让几个护士过来给他把身上的一些东西给取了下来,然后退了出去。
  
      章鱼主动的去付了所有的医药费用,最后一起上了车。
  
      赵刚首先也想到了那个姓言的男人,说他要遇到血光之灾,只是不知道现在那男的去了哪里,同时也感到一
  
      阵的后怕,所幸遇到了苏凌,才不至于落的太惨。
  
      这一路上赵刚对苏凌大是感激。
  
      苏凌只是提醒了一下赵刚以后还是要多多注意一些,现在高人有很多,随随便便都可以弄死他,所以低调一
  
      点儿终归是好的。赵刚连连点头称是。
  
      章鱼把车开到了归心楼,又给赵刚开了一间房让他休息,而他自己径直来到了徐菲菲的房间。
  
      至于在外面一直守护着的杜江却只能默默地看着这一幕,一语不发,然后又躺下睡着了。
  
      想到苏凌那个乡下穷小子如今能够进出高档酒店,而且还有车接车送,而自己却如丧家之犬一样睡花坛边子
  
      上,心里面就有一种极度的不平衡。
  
      早上七点多钟,苏凌把夏红送出酒店大门,热情的给她拦了一个出租车,便与她挥手道别。
  
      而这一幕,杜江并没有看到,因为他一宿没睡,到这个点儿,他找了个避风的角落,正呼呼大睡。
  
      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注意到杜江的存在。
  
      苏凌神清气爽,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公交站台,等着公交车。
  
      这时,一辆白色的奥迪a4l驶到了他的面前,车窗放下,显出一张略施薄粉的美丽脸蛋来。
  
      有些眼熟,略作回想,才记得她是初中同学孙茵。
  
      “哟,这不是我们的学霸小凌子吗?”孙茵甩了甩一头乌黑油亮的秀发,微笑着问道,“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你是孙茵。”苏凌点了点头,“学校里的大姐大,不怎么爱学习。”
  
      “是啊,爱学习的人如今在这里等公交车,不管学习的我现在开着奥迪,提着lv。”孙茵“咯咯”娇笑地说,
  
      媚眼如丝,“你要去哪里?要不要我捎你一截?”
  
      “不用了。”苏凌摇了摇头,“你去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