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91章 谁的规矩?

第91章 谁的规矩?

    站在陈劲松旁边的那个女人苏凌昨天晚上见到过。
  
      正是那个跟着姓言的男人旁边、有着一张网红脸、差点儿和赵刚打起来的那个美女。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还会遇到。
  
      这美女就是徐佳忆的朋友,那个给陈砚送战国红玛瑙的就是她?
  
      陈劲松看到苏凌的时候当即开怀大笑了起来,主动地迎了上去,叫道:“苏医生,你可算是来了,哈哈。”
  
      陈劲松把孩子往旁边美女手里一丢,便赶忙迎了上去。
  
      那美女看到苏凌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当即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遇到谁不好,怎么在这里还能遇到他呢?
  
      苏凌和陈劲松握了手。
  
      徐佳忆下了车,便接过孩子,逗了孩子两句,然后便介绍道:“苏医生,这位就是那位想要见你的朋友,叫
  
      靳若冰,是我非常要好的闺蜜。”
  
      靳若冰微微一笑,主动地伸出纤纤玉手,道:“苏医生,您好,没想到昨天和你撞见过啊,也真是缘份。”
  
      苏凌淡淡一笑,并没有与靳若冰握手,而是望向了徐佳忆:“我和靳小姐有缘,昨天晚上在归心楼都遇到过
  
      。”
  
      “这样么?”
  
      徐佳忆眼睛一亮,“早知道你们认识,我就不做介绍了啊,你们昨天怎么遇到的,可以讲讲么?”
  
      苏凌正要说话,靳若冰却说道:“佳忆,这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不过和他有点儿误会,这都已经过去了,没
  
      事了没事了。”
  
      靳若冰说罢,对着苏凌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还吐了吐可爱的舌头,显得极其的可爱。
  
      简单的交流之后,一行人进到房间里面。
  
      到底是高档豪华别墅,屋子里面的装修极其的奢华,屋子里面的装修也颇具民国风格,用着十分淡雅的色调
  
      ,让人身处其中,都有一种身在民国的特殊感觉。
  
      苏凌上次也去过伊楼兰的别墅群,不是这一片区,估计是荆南市的另外一处高档区,那里面的奢华程度,丝
  
      毫不让这边。
  
      今天是陈劲松亲自下厨,进来与苏凌热情的说过几句之后,便去厨房忙碌去了。
  
      徐佳忆带着逗弄了一下孩子,估计是那陈砚要睡觉,给苏凌他们说了声报歉,便抱着孩子上楼去哄他睡觉了
  
      。
  
      客厅里就只剩下苏凌和靳若冰二人。
  
      靳若冰柔美的眸子扫了扫厨房里忙碌的陈劲松,然后对苏凌说道:“你的朋友没事吧?”
  
      苏凌道:“有事。”
  
      靳若冰并没有显得很意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有事才是正常的,言缺出手,基本都没有失手过。”
  
      苏凌盯着靳若冰那些美丽的脸蛋,道:“言缺在哪里?”
  
      “我不知道。”靳若冰摇了摇头,笑眯眯地说道,“原本我还想着你那朋友肯定会过来求我的,但我现在知道
  
      后,看来就不必要了,因为你已经解决了他身上的问题了。”
  
      “战国红玛瑙也是出自于言缺的手笔?”苏凌平静地问道。
  
      靳若冰面容一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要故意陷害我最好的朋友的儿子?你真是异样天开呢
  
      。”
  
      苏凌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开个玩笑,靳小姐别当真的,孩子的情况比较特殊,那串战国红玛瑙明显被人动
  
      了手脚,如今魔障纠缠孩子,让孩子受了好大的一阵苦,还好我遇到,否则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
  
      靳若冰不悦地说:“你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可就没意思了,就算是全天下的要想要害陈砚,我也绝对不会做出
  
      那样的事情。”
  
      “靳小姐不用那么认真,我只不过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苏凌笑着说道。
  
      刚刚说这样的话完全只是试探,没有想到靳若冰居然反应这么强烈,越是这么强烈,越是让苏凌表示怀疑。
  
      那个言缺让苏凌极其的不安,只要能够确定那个战国红玛瑙手链是他动了手脚,那伊泽川那里的事情也就迎
  
      刃而解了。
  
      “你以为我不想弄清楚事情真相吗?你着急,你以为我不着急吗?你知道我和佳忆之间的关系吗,她的孩子
  
      就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发现你真的是想得有点儿多。”
  
      靳若冰一直蹙着蛾眉,“不过你放心,我没有那么小心,你在怀疑人,说明你还在替我闺蜜找到幕后真凶,
  
      你能够怀疑到我和言缺也无可厚非,能够理解,完全能够理解。”
  
      说到这里,靳若冰突然间展颜而笑。
  
      这种笑就让苏凌越发的感到怀疑起来。
  
      “什么时候我能见见你男朋友?”苏凌突然问道。
  
      “你要见他?”靳若冰笑着摇了摇头,“哪你估计见不到呢,他平时很忙的呢,这回到荆南来,也是有几个客
  
      户约了他去看点儿东西,他肯定没时间和你见面。言缺在圈子里可是名人,他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提前一
  
      个月预约的。”
  
      “你男朋友平时看什么呢?”苏凌又问道。
  
      “看风水,看面相,看财运,反正就是那些东西吧,我也不太了解。”靳若冰说道,“他也算是小有名气,你
  
      可以在网上查一查,他和白龙王师承一脉,如今老一辈的像白龙王已经死了,现在他的事情可就多了哦,经
  
      常出入的都是高门大院。”
  
      提到自己的男朋友,靳若冰显得有些骄傲,特意扬了扬下巴。至于白龙王,苏凌可是早有耳朵,那可是一个
  
      传奇人物。
  
      身居泰国,平时就为善男信女指点迷津,渡化有缘人,并且为那些人祈祷,传闻中他是白龙王托世,在香江
  
      娱乐圈里有颇高的名气。
  
      至于这个叫什么言缺的,苏凌可是闻所未闻,也不知道靳若冰是不是在这里故意吹牛。
  
      “这样啊。”苏凌点了点头,“这么说你们又马上要走了。”
  
      “是呀。”靳若冰点了点头,“我们时间本来就不够,佳忆的孩子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才抽空回来的。”
  
      “言缺是大名人啊。”苏凌笑着说道,“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低调,而且这么高位置的人,应该也不至于
  
      对一个普通小老百姓下毒手吧?昨天晚上我那朋友差点儿死了。”
  
      靳若冰怔了怔,旋即说道:“坦白说吧,你那朋友嘴巴不干净,他真的挺该死的。”
  
      苏凌眉头一皱:“嘴巴不干净就该死吗?这是你的规矩,还是言缺的规矩?昨天晚上你的嘴巴也挺不干净的
  
      ,是不是你也该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