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92章 别有用心靳若冰

第92章 别有用心靳若冰

    苏凌最见不惯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明明自己做的不对,非得要摆出一副自己错了也是对了的架式
  
      ,好像这个世界都是属于他一个人似的。
  
      苏凌皱着眉头,脸色不善,如刀子一般盯着靳若冰。
  
      靳若冰哼了一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谁定的规矩?他当时说的那些话,难道就很干净吗?”
  
      “他是说了不干净的话,难道你说的话就干净了吗?五十步笑百步?”苏凌反唇相讥。
  
      靳若冰并不想在这里发生事端,更关键的是她现在还在人家的家里,她要和苏凌起来了,总得顾及一下徐佳
  
      忆的感受。
  
      这姓苏的乡下佬不懂事,自己难道也能和他一样不懂事吗?
  
      “行吧,我今天并不是想和你吵架的,如果你想要吵架,等我们约个时间,我们好好的吵上一吵,我靳若冰
  
      要怕了你了,我就不姓靳!”
  
      靳若冰的话声音比较大,惊动了正在厨房忙碌的陈劲松。
  
      陈劲松探出身来,问:“你们在讨论什么话题,还有不同的意见了?要不要说给我听听,我给你们公断公断
  
      ?”
  
      靳若冰笑靥如花,摇头说:“没有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讨论,只是在开个玩笑。”
  
      “好吧,你们年轻人的玩笑真多,应该快到中午了吧?可以准备吃饭了。”陈劲松笑呵呵地说着。
  
      靳若冰突地一下站了起来,笑呵呵地看着苏凌道:“走吧,吃饭,我给你说啊,陈哥的菜做的可好吃了呢,
  
      他以前向一个宫廷御医学过几年呢。”
  
      靳若冰说着便朝着厨房走了过去,在里面和陈劲松谈笑风生,不时有清脆悦耳的笑声传出来。
  
      徐佳忆也顺着楼梯走了下来,气度优雅美如画,时不时的撩一撩额间的发丝,举手投足间,有着一种独特的
  
      韵味。
  
      徐佳忆望向苏凌,不由他温婉一笑,艳光照人,朱唇轻启,道:“苏医生,可以上桌子吃饭了。”
  
      靳若冰也帮着端菜上桌,十分的欢快。
  
      徐佳忆温柔如水,靳若冰却显得有些泼辣,真的很难想象她们俩居然会成为非常要好的闺蜜。
  
      苏凌如今对周围的事情比较的敏感,刚刚他坐在沙发上,听着厨房里面的动静,感觉靳若冰和陈劲松之间好
  
      像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这不由让苏凌感到怀疑起来。
  
      这个靳若冰心机颇深,一边与徐佳忆姐妹相称,一边又与她的丈夫眉来眼去,另外外面还有那个神神秘秘的
  
      言缺……
  
      以苏凌的敏锐感知度,这里面肯定有所关联。
  
      陈劲松的手艺极其不错,几个精致的小炒,还有一个牛楠火锅,再加上两份简单的泡菜,最后抱了一壶上好
  
      的茅台,倒上两杯,与苏凌你来我往。
  
      两个美女坐在眼前,一个娴静如水,一个有着极品的网红脸,美艳如花,喝着美酒,看着娇花,还是颇为的
  
      赏心悦目。
  
      酒桌上的感激之情不用细讲,倒是那靳若冰的那双勾人的眸子不住地去看陈劲松,更是让苏凌笃定了心中的
  
      猜想。
  
      饭后,陈劲松说道:“若冰,言缺上午的事儿已经忙的差不多了吧?你问问看,下午我们老板还等着他去看
  
      一看呢。”
  
      靳若冰笑吟吟地说:“你放心吧,他心里有分寸,如果事情处理完了,自然会给我打电话,我们就直接过去
  
      接他。”
  
      陈劲松点了点头。
  
      徐佳忆把孩子抱了过来,正在给孩子弄吃的,听了他们的话,不由说道:“前段时间我们家砚儿遇了那么多
  
      的事情,言缺在哪里忙呢?”
  
      “佳忆,你怎么还在为这件事情而纠结呢?我不是给你讲了吗?他在东马,那边有一个大人物的亲生儿子遇
  
      到了一点儿问题,事情有些棘手,言缺在那里费了好大的精力你也知道,那里是人家的地盘,人家又是对方
  
      最疼爱的儿子,在人家的地盘上,没有治好人家的病,人家根本就不让走啊。”
  
      靳若冰说着便叹息一声,扭过头怜悯地看了看陈砚,“让砚儿遭受了那么多的罪,我心里也挺不好受的,对
  
      不起,回头我让言缺再给砚儿弄一个护身符,保证能够保得他平平安安。”
  
      “暂时我没打算给砚儿戴任何的护身符,”徐佳忆柔媚的眸子看了看一旁的苏凌,“苏医生,你觉得那什么护
  
      身符,是不是都是假的啊?”
  
      苏凌笑了笑,说道:“是的,那样的东西,能别戴还是别戴。”
  
      靳若冰鼻翕里面轻轻哼了一声,知道这人有几把刷子,便等着到时候让言缺好好的收拾收拾他。
  
      正在这时,靳若冰的手机铃声响起,摸出一看,是男朋友言缺打过来的,她赶忙接通电话,与对方简单的说
  
      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陈哥,言缺说他马上出来,我们俩可以过去了接他了。”靳若冰眸子亮若星辰,激动地说。
  
      “那好,我们现在就过来。”陈劲松点了点头,对苏凌道,“苏医生,要不你陪我一块儿过去看看?”
  
      “不用了,我还有事。”苏凌摇了摇头,“我还有几个朋友要去看一下,所以暂时没有时间。”
  
      “这样啊。”陈劲松想了想,“那要不我送你过去?”
  
      苏凌说不用,但陈劲松非得要送,苏凌也没有办法,最后只得给洛清秋打了个电话,问明洛清秋的地址,便
  
      搭乘陈劲松的大奔离去。
  
      车上,苏凌坐在后排座。
  
      靳若冰坐在副驾驶,口若悬河,和陈劲松说的是滔滔不绝,苏凌一语不发的坐在后面,好像都快要被他们给
  
      无视了。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苏凌来到了洛清秋所在的小区。
  
      今天是周末,正好也是洛清秋休息的时间。
  
      苏凌打电话给洛清秋通过门禁,顺利的来到了他的房子。
  
      洛清秋的这个小区也是属于高档小区,属于市中心的位置,房价极高。
  
      当苏凌看到洛清秋的时候,眼前倏地一亮。
  
      洛清秋穿着一套浅蓝色的a字裙,身材极好,一头秀发也给扎了起来,两绰秀发从额间两边坠落,小巧精致
  
      的嘴唇上涂了口红,美眸宛若亮晶晶的星星,皮肤水嫩,如此精致诱人的美人儿,怎能不让人心驰神扬?
  
      “清秋姐,你……你这样也美的太惊世骇俗了吧?”
  
      苏凌啧啧赞道。
  
      “这打扮配得上你吧?”洛清秋打了个响指,眨了瞬俏皮的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