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95章 荆南八公子

第95章 荆南八公子

    龙虎门,真真正正的荆南市地下势力的王者。
  
      而且龙虎门并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在街道上打打杀杀的那种混混,而是真正走的高端线路。
  
      谋杀,祸乱政坛、商界,做间谍,厉害的时候甚至敢和军方对着干。
  
      这样的一个组织,创建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悠久,而且已经自成体系。
  
      能进龙虎门的,绝对不是单凭一个富贵就能进的,还有实力、背景、关系等多方面的合成,才有机会进入龙
  
      虎门。
  
      而龙虎门成员的标志正是一个碧绿色的戒指,只要稍微在荆南混过的人,都懂得那个碧绿色戒指指的是什么
  
      。
  
      如果敢和这样的人对着干,无论是谁,哪怕你身边有再厉害的保镖,你都不可能见得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如今龙虎门门主沈重,却是让下面的龙虎门成员不到万得已的情况下,尽量的不要显露自己的身份。
  
      这个世界上,从来只有低调做事的人才能活的长久,龙虎门从清末都开始,发展至今,势力没有外扩也就只
  
      是盘踞在荆南这么一小块地方,其通天的实力,无人知晓,这些都是他们低调行事的写照。
  
      那几个在外面混的小伙子刚刚还趾高气扬,不可一世,非常看不惯眼前的叶耀不可一世的模样。
  
      但是看到那个碧绿色的戒指之后,哪里还敢呆下去,只想着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们还想看到明天早
  
      上的太阳哩。
  
      可是跑到门口,他们的脚步戛然而止,一脸惊骇地看着外面的人,然后缓缓后退。
  
      咖啡厅里的气氛突然间变得严肃起来,一些顾客都纷纷望了过来,注意着这边的一切。
  
      苏凌偏过头看了看,发现有几个穿着普通t恤的大汉朝着里面而来,那三四个年轻人正是被他们赶进来的。
  
      洛清秋发现情况不对劲了,低声对苏凌说:“我好像闯祸了,低估了姓叶的实力啊。早知道他有这么强大,
  
      我刚刚说话就要给他留点儿情面的。”
  
      苏凌道:“现在说这些估计已经没用了,梁子已经结了,而且叶耀现在针对的是我。”
  
      洛清秋歉意地说:“对不起,我是真不想闯这个祸,我实在是不想相这个亲,我小姑非得要拉着我过来。要
  
      不我给我小姑打个电话?”
  
      苏凌道:“你小姑是什么身份?你觉得叶耀会不会给你小姑面子?”
  
      洛清秋想了想,叹息一声,刚抬起手机,又重新放了下去。
  
      “哪现在怎么办?”洛清秋担忧地问。
  
      “静观其变。”苏凌道,“叶耀不会把我们怎么着的。”
  
      洛清秋道:“你在哪里来的那么自信?你一个大洼村的村民,虽然在村子里有点儿名气,难不成你现在能够
  
      把大洼村的人给请过来给你撑场子?”
  
      “不用他们我也能够解决。”苏凌淡淡地说,“没事的,你放心吧。”
  
      看着苏凌那自信的眼神,洛清秋心中稍安,心中后悔不已,心想以后说话还真得注意一些。
  
      以前相亲的时候,她都是这么说的,而且这还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更毒的话,直接把这些男人给击的外焦
  
      内嫩,落荒而逃。
  
      没想到今个儿踢到硬板了,偏偏这叶耀还不可一世的要收拾旁边笑喷了的苏凌。
  
      小姑究竟给自己介绍的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人家这么强大的背景,她怎么都不告诉自己呢?
  
      洛清秋拿起手机,便开始给小姑发微信,询问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个时候,那几个被赶出来的年轻人直接跪在了叶耀的面前,连连求饶认错。
  
      叶耀居高临下,就像俯视众生的帝王一般,道:“你们哪里错了?”
  
      “我们不该瞎说八道,我们有眼无珠,叶少,对不起,我们错了。”
  
      “嘴错了是吧?”叶耀起了眼睛,寒光闪烁。
  
      “是嘴错了,我们掌嘴,我们掌嘴,求叶少饶命,求叶少饶命。”
  
      说话间,四个人都对着自己的嘴巴“啪啪啪”的抽了起来,不消一会儿,便有鲜血淌了出来。
  
      这时,有一个保镖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几脚把那四人踢翻,道:“你们知道他是谁不?荆南八公子之一的叶
  
      耀叶公子,你们知道荆南八公子是什么人吗?叶少要做什么,岂是你们能做评价的?”
  
      几人再一次磕头认错。
  
      旁边也响起了一些人的惊呼声。
  
      “天呐,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叶耀啊。”
  
      “这几个不长眼睛的被打脸了,不知道另外那个男的会怎么被收拾。”
  
      “还能怎么着?最轻估计也是和他们一样,搞不好……呵呵,马上去太平间里躺着哦。”
  
      “叶耀叶公子好帅气啊,那女的真是眼瞎啊,那男的长的好挫哟,怎么看得上他的啊?”
  
      “有好戏看了,快拿手机拍视频发朋友圈。”
  
      四个年轻人被自己抽的鼻青脸肿,嘴巴里鲜血不住的往外冒,对刚刚自己的所做所为悔到极致。
  
      “在旁边跪着!”
  
      叶耀冷冷地说道,目光缓缓望向了苏凌和洛清秋。
  
      “我,叶耀,在荆南,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今天拉下面子,在这里和你约会见面,你居然说我癞蛤蟆想吃
  
      天鹅肉,呵,我叶耀在荆南混了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就是伊家的那个伊楼兰都不敢说我是
  
      癞蛤蟆,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啊。行啊,刚刚你看我不起,现在呢,我让你高攀不起。”
  
      叶耀望着洛清秋,目光极其的阴寒,
  
      “你以为你长的很好看吗?你高傲就了不起吗?你信不信今天晚上我就叫我的兄弟们把你拉到巷子里给轮了
  
      ?”
  
      “我这不是吓唬你,我是很认真的和你在说话,你如果不想被轮的话,我给你一次机会,今天晚上洗干净,
  
      躺在床上等我临幸你!”
  
      洛清秋可不是一个服输的女人,听了这带有羞辱性的话,不由说道:“堂堂荆南八公子之一的叶耀叶公子,
  
      居然就只有这么个素质啊,不瞒你说,得亏了我小姑没有提前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要不然我绝对不会来的
  
      ,因为本小姐压根儿就看不起你这种纨绔子弟!”
  
      “小贱人嘴巴倒挺毒的啊。”
  
      叶耀旁边的那个青年保镖冷哼一声,一步一步地朝着洛清秋走了过来。
  
      苏凌把她往后面一扯,脚步向前一迈,护在了洛清秋的眼前,看着叶耀:“有事冲我来,为难女人,算什么
  
      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