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99章 高人言缺

第99章 高人言缺

    这栋别墅门前一条长桥,长桥的下面却有一条河流。
  
      极目远眺,那长桥和河流反弓在一起,就像一把镰刀。
  
      这东西,在风水学上叫“镰刀煞”!
  
      这么豪华的一栋别墅,怎么就不注意一下这种风水呢?也难怪住在这里面的圣女会久病不起的。
  
      “怎么了?”洛清秋下车问道。
  
      “没什么。”苏凌再看了看那一条长桥,“这别墅的风水貌似不怎么好。”
  
      “哟,你一眼就看出问题来了啊。”洛清秋美眸一亮,“不错不错,你真是厉害,高人就是高人。”
  
      伊枫和沈重也迎了过来,带着苏凌和洛清秋二人朝着里面走
  
      去。别墅里面十分宽敞,或明或暗都有极多的摄像头,里面也有不少的家佣。
  
      沈重带过来的客人,自然不会有人过问,而是进了屋里,一个三十多岁,穿着旗袍,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下楼
  
      来。
  
      “沈先生来了啊。”身穿旗袍的高挑美女微笑着说道,“哟,还带了客人呢。
  
      沈重应了一声,向伊枫他们介绍道:“她是孔渔,平时负责圣女的饮食起居。”
  
      “孔渔,伊少推荐了一个神医,我特意请过来给圣女看看。”沈重微笑着说道。
  
      “神医?”孔渔的勾人眸子打量了他们一圈,“在哪呢?”
  
      “这位小哥就是。”沈重指了指苏凌,“苏凌,苏神医,医术超绝,极得伊少的推崇。”
  
      “哦?”孔渔仔细打量了苏凌一眼,“这神医有点儿年轻啊。
  
      “年轻是年轻,但医术绝对不年轻。”伊枫笑道,“孔姨,要不请苏神医进去吧。”
  
      “正好,言缺还在里面呢。”孔渔道,“高人言缺还在里面给圣女医治,苏神医要不要也进去瞧瞧?”
  
      苏凌不由笑了。
  
      真是好死不死的,山不转水转,居然又转到这里来了。
  
      估计靳若冰和陈劲松还在里面吧?
  
      昨天言缺对赵刚施魔咒的事情,苏凌记忆犹新,倒想瞧一瞧这个言缺究竟有多厉害,正好可以会一会他了。
  
      苏凌点了点头:“早就听说过言缺的大名,既然在这里能够遇到言高人,那就去瞧一瞧吧。”
  
      孔渔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迈着旗袍底下修长笔直的玉腿,朝着楼上走去。
  
      苏凌走到二楼,下意识的回头朝着下面望了一下,突然间看到一个黑影在一楼大厅里面窜过,速度极快,一
  
      闪而逝,如果不是苏凌现在对周围的一些东西有着超高的敏感度,他都不会发现这一道黑影。
  
      苏凌停下脚步,在下面大厅里巡逡了一圈,又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只大黑猫。
  
      洛清秋拉了他一下,低声问:“你又看到了什么?”
  
      “没什么。”苏凌摇了摇头,回过头来,发现伊枫、沈重、孔渔三人都望着自己,不由尴尬地笑了笑,问道:
  
      “家里养大黑猫吗?”
  
      孔渔奇道:“不养啊。难道苏神医看到什么了?”
  
      “没有。”苏凌摇了摇头,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他暂时还不想说什么,而且里面还有言缺这个高人在呢。
  
      门推开,当即有一股浓郁的中药味扑鼻而来。
  
      屋子里面有四人,除了坐在那里正给龙虎门圣女把脉的言缺之外,另外还有陈劲松和靳若冰。
  
      另外还有一个穿着一袭黑衣劲装的美女,应该是守护着圣女安全的女护卫。
  
      “咦?”靳若冰看到苏凌,大感意外,“你咋来了?”
  
      陈劲松首先便看到伊枫,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听到靳若冰的惊呼声,这才发现苏凌,也感到有些意外。
  
      苏医生怎么会和伊家的伊枫在一起?
  
      孔渔道:“苏神医是我们沈门主专门请过来给小姐治病的。”
  
      “他治病?他也会治病?”靳若冰笑出声来,“你不是会降妖除魔吗?你什么时候也会治病了?”
  
      “你别说话。”陈劲松提醒道,“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靳若冰见陈劲松表情严肃,到口的讥诮话又咽了下去。
  
      苏凌非常不喜欢这个靳若冰,这个女人就是一台戏,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反正看不透她到底想干什么
  
      。
  
      柔软的床塌上睡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美女,这个美女脸蛋十分的精致,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如果她的脸色要
  
      稍微正常一点,绝对是祸国殃民级别的大美女。
  
      如今躺在床上,气息微弱,脸色苍白,情况非常的不妙。
  
      言缺把手缩了回来,起身看着孔渔:“孔小姐,我在这里给小姐治病,你却另外再请了一个医生过来,你是
  
      不相信我的医术吗?”
  
      孔渔赔着笑脸道:“言先生想多了,我不过是想请他过来和你商讨一番。”
  
      “商讨?”言缺冷哼一声,“这么说你们还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喽?你们觉得他的医术高超是吧?那行呀,让他
  
      试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我倒要瞧瞧他有多么高超的医术。”
  
      言缺很骄傲,但他的的确确有他骄傲的资本。
  
      言缺和白龙王师承一脉,而且白龙王的名号实在是太大了,如今白龙王身死泰国,言缺又处理了几件轰动的
  
      大事,所以使得他在这个圈子里面名气极大。
  
      无论是香江、宝岛的大腕明星,还是国内的大明星,都会出高价请言缺过来瞧一瞧。
  
      言缺一直都不以医生而居,因为他并不是采用医术给人治病。
  
      但是华夏国有着数千年的封建时代,老百姓的脑子里面还是有着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一旦人得了怪病,长
  
      时间看不到,就会自然而然的信迷信。
  
      这种唯心主义思想随着科技的日益发展,渐渐的被这个社会所遗弃,但还是有那么一群人相信这些,犹其是
  
      那些有钱人。
  
      早些年一个王姓气功大师之所以能够火遍整个亚洲,自然也有其中的原因。
  
      龙虎门的圣女孔荆轲病情加重,而且无药可治,孔渔费了好大的力气通过陈劲松请到了言缺到这里给圣女治
  
      病。
  
      按理说像言缺这种高傲的人给人看问题的时候,是不希望有同行在旁边观看的,一来是怕技艺被偷,二来也
  
      是怕同行相忌。
  
      但这个苏神医是沈门主带过来的,孔渔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带进来。
  
      如果只是陌生人,相互之间可能也没什么事情,最多简单的说两句,以言缺的大名,如果苏神医自愧不如的
  
      话,也会乖乖的离开,偏偏这一见面,好像他们之间还有一些过节,事情好像就变得复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