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00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100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言缺的名气实在是太大,就算是在龙虎门,也没人敢出言不逊而得罪他。
  
      言缺很是不高兴,走到靳若冰的旁边,对陈劲松道:“陈先生,今天这趟业务是最窝囊的。”
  
      不等陈劲松说话,孔渔便说道:“言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会一分不少的支付费用。”
  
      伊枫是苏凌的忠实拥护者,哪怕也有耳闻言缺的大名,但现在在这里欺负了苏凌,他可就不乐意了,不高兴
  
      地说道:“搞了半天,原来你收钱了的啊,听说你的出场费不少吧?孔姨,他的出场费是不是不低于七位数
  
      ?啧啧,你们太有钱了啊,不过既然看病,看看到底值不值那七位数的出场费呢。”
  
      言缺能够迅速的调节自己的情绪,他刚刚还有些恼火,此时见矛盾越来越大,立即变得沉稳起来,脸上十分
  
      的平静,道:“现在不是我不治,而是你们不让我治。”
  
      “言先生请。”孔渔立即说道,正求之不得呢。
  
      不管是言缺治,还是苏凌治,只要能够治好小姐的病,那什么都好说了。
  
      言缺摆起了架子:“你们是舍不得出的那点儿钱吗?”
  
      “不是。”孔渔摇了摇头,“言先生大名远扬,医术超绝,我们相信言先生能够治好我们家小姐的病。”
  
      言缺颇有几分得色,指了指苏凌,道:“如果我能够把你们小姐的病治好,你们就用乱棍把他打出去,可不
  
      可以?”
  
      这句话颇有挑衅的心理了。
  
      “如果言先生能够治好孔小姐的病,我被赶出去又何妨?”
  
      伊枫怒不可遏,正要说话,苏凌却给了一个眼色,对言缺道。
  
      “这话可是你说的。”言缺目光如刀,盯着苏凌。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苏凌定定地说,夷然不惧。
  
      “好。”言缺重重地一点头,“孔小姐,这话你们可都听到的,希望到时候你们能够做到。
  
      “如果你治不好怎么办?”洛清秋不服气地叫了一声。
  
      “治不好?”言缺得意洋洋,“世人都以为我胜在看命理、风水、面相,能够助人化解人生中的危难,只怕你
  
      们都不知道我的师父是药王吧?我自幼在山上长大,六岁学医,八岁看遍所有医书,九岁行医,十五岁精通
  
      上千种奇难杂症……”
  
      靳若冰满脸的钦佩之色,眼睛里面放着光彩。
  
      其他的人也暗暗吃惊,如果言缺所言属实,那他就真的是个医道天才。
  
      言缺继续道:“看病治人是我的强项,后来我看惯了生死,觉得人的命很多时候是可以改变的,有些人原本
  
      可以不病,有些灾难,原本是可以不发生,只要能够把人的命理调整的好,这些都够化解掉,从此以后,我
  
      改学命理,寻山望水,探相摸骨,无论哪项,都已经登峰造极。”
  
      “放眼天下,我言缺自问医术第二,敢称第一的也就只有我师父药王,而且……一个只会弄点儿妖魔鬼怪的封
  
      建迷信的垃圾,凭什么和我比?
  
      言缺气势如虹,仿佛想要压倒一切。
  
      “我告诉你,孔小姐患的是阴寒之症,有可治之法!”言缺大声说道,“小子,就问你能治吗?”
  
      言缺刚刚平稳的情绪突然间又激动起来,他就是受不了有人怀疑他的能力,偏偏这小子还敢猖狂的答应自己
  
      的要求,这家伙,要不给他一点儿颜色瞧瞧,真以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牛叉的。
  
      陈劲松和靳若冰接了言缺之后,靳若冰把苏凌的事情给言缺讲了一遍,言缺摸清了他的身份,觉得这小子也
  
      就只是一个稍微会点儿封建迷信的东西,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苏凌一脸坦然,说道:“既然是高手下山,而且已经查出孔小姐的病情,那你赶快医治吧。”
  
      “呵呵,你怕了?”
  
      言缺怪笑了起来,面带挑衅,“小子,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我凭什么要跟你赌,这只是小孩子才会玩的游戏。”苏凌根本就不上他的当。
  
      “哈哈,怂了怂了。”言缺大笑了起来,将这种人踩在脚下的感觉真的很爽,“我都没说赌什么,你就怕了吗
  
      ?”
  
      “怕什么,和他赌。”洛清秋杏眼圆睁,不服气地叫道。
  
      伊枫也说道:“为什么要怕他,先听听他要赌什么。”
  
      苏凌叹息一声,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早知道就不来了的。
  
      “你是要赌你如果治好了孔小姐的病,就让我如何如何是吧?”苏凌反问道。
  
      “是。”言缺大声说道,“如果我治好了孔小姐的病,你就跪在地下向我磕三个响头,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行
  
      医治人,你敢不敢赌?”
  
      “如果你治不好呢?”苏凌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问。
  
      “我不可能治不好。”伊枫胸有成竹地说道。
  
      孔荆轲不仅有阴寒之症,而且还似乎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那不干净的东西虽然也很危险,但只要
  
      给他两天时间,绝对能够把那东西给收服,现在让孔小姐睁开眼睛坐起来,还是不成问题。
  
      “如果你治不好,这个东西就归我。”苏凌指了指他腰间的那块玉佩。
  
      这是一块上好的极品玉佩,价值不可估量。
  
      更主要是这块玉佩四周有灵气萦绕,这是苏凌特别希望找到的东西。
  
      言缺低头看了看,脸色微微些变化,最后猛地一咬牙:“好,赌就赌。”
  
      “好,我们家小姐今天肯定是有救了。”
  
      孔渔面有喜色,看来今天找言缺是找对了,而且沈门主找到这个苏神医也找对了。
  
      原本这言医生不会用十成功力的,这个赌一打,估计都会用到十二成的功力。
  
      “下面就你就睁大你的狗眼,好好地看一看我的医术。”
  
      言缺说着便从身上拿出一包布囊,露出一排排泛着寒光的银针,大大小小都有。
  
      在场有不少人对中医之术都有基本的了解,见状也都眼睛一亮。
  
      孔渔惊喜地道:“言先生是打算用银针刺穴?”
  
      言缺毫不理会,出手如电,迅速的拔出银针在孔荆轲的天图、关元、谭中几大穴位刺了进去,针法时深时浅
  
      ,或挑或刺,时按时提,一系列的动作看的众人眼花缭乱,合不拢嘴。
  
      孔渔当场惊呼:“太乙神针!烧火山!言先生居然会已经失传的烧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