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01章 一顿操作猛如虎

第101章 一顿操作猛如虎

    孔渔原本就是个极其聪慧的女人,小姐生病这段时间,她也研究了极多的医学著作,对医术也有了一定的
  
      了解。
  
      特别是在知道小姐得的是一种怪病,便寻遍天下古藉,深挖古医术相关,其见识,自然远超常人。
  
      孔渔叫出烧火山的时候,其他的人都有些疑惑,只有沈重说道:“据传烧火山是太乙神针的两大绝技之一,
  
      是我们华夏国每代中医毕生的追求,能够让患者元气复苏,百病不侵,甚至是有起死回生之效。
  
      言缺果然不是吹嘘,他在中医上面的造诣估计还真不比他命理相术上面的造诣要差。
  
      孔渔难掩激动之色,惊喜地看着言缺手上熟练的动作。
  
      苏凌站在旁边一语不发,默默地看着言缺的一举一动。
  
      突然间,孔渔的眼睛里面又流露出了异彩,惊喜地说:“透天凉!言先生不仅会烧火山,居然还会透天凉,
  
      这是把太乙神针的精髓都掌握透彻了吗?这可是失传数百年的两大绝技啊,言先生居然都有,小姐有救了,
  
      小姐真的有救了。”
  
      言缺手上插针的动作对个人能力的要求极高,那一根根银针刺入皮肤只在一寸的长度,但这一寸又分为天地
  
      人三段,当银针进入到天部的时候要提九次,在书本上管这叫“补”,银针刺到地部和人部的时候又要各提九
  
      次,在书本上管这个叫“泄”,也就是说在这短短的一寸之内要连续提二十七次。
  
      这份能耐,其他人看不明白,但是苏凌却看得清清楚楚。
  
      关于太乙神针的两大绝技烧火山和透天凉他也只在古上见到过,具体的施针手段,他却没有见过,爷爷王楚
  
      河对这一套施神之法也极其的神往,总想着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一次。
  
      这言缺吹牛笔是吹,但能力真不是盖的,就这一套施针手法,估计整个华夏国,极难找到能出其右的。
  
      过了一针,孔荆轲躺在床上依然一动不动,但言缺已经收针,为她盖好被子之后,接过靳若冰递过来的暖毛
  
      巾擦了擦汗,望着孔渔道:“孔小姐,幸不辱命,小姐的病已经治好了。”
  
      “多谢言先生。”孔渔激动地说,“先生刚刚所施真是太乙神针?”
  
      “正是。”言缺点了点头,表情中尽是倨傲。
  
      这时,病床上躺着的孔荆轲的脸上逐渐恢复了一些红润,呼吸也变得平缓了一些,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轻
  
      轻“嘤咛”一声,仿佛要睁开眼睛。
  
      孔渔激动莫名,道:“我们家小姐已经完全没事了吗?”
  
      言缺应了一声:“是的,只需要让他好生休息一夜,明早起来就完全没事了。”
  
      孔渔再道一声谢,赶忙过去叫唤小姐。
  
      言缺扭过头看向了苏凌,道:“你赶快跪下来向我磕头吧,等会儿可得被赶出去了。”
  
      伊枫和洛清秋都是咬牙切齿,担忧地看了苏凌一眼。
  
      姓言的有几把刷子,刚刚是他们怂恿苏凌去和他打赌的,如果打赌已经输了,他们也有责任。
  
      可是苏凌却一脸的云淡风清,似乎非笑的看着言缺,淡淡地问道:“你确定你治好了吗?”
  
      “那是当然。”言缺冷笑一声,胸有成竹地说。
  
      正在这时,正坐在孔荆轲旁边的孔渔突然间叫了起来:“小姐,你怎么了?你什么情况?言先生,你快过来
  
      看看,她……她好像情况更加不妙啊。”
  
      言缺猛然间回过头一看,但见病床上的圣女整个人都在不断的抽搐,她的身上不停的涌出一股寒气,寒气遇
  
      到了空气便凝固成了寒冰,一瞬眼的功夫,她的眉毛乃至于头发都结冰了。
  
      刚刚脸蛋上还恢复了一点儿的红润此时都被冰霜给覆盖,比之前看起来更加的糟糕。
  
      “圣女好像不行了。”沈重看到这种情况,不由沉声喝道。
  
      孔渔也把着孔荆轲的脉搏,突然间“啊”的一声惊呼,叫了起来,颤声叫道:“小姐……小姐她好像死了……”
  
      言缺迅速的过去检查了一遍,难于置信地吼道:“怎么……怎么会这样,不可能,这不可能,她就只是阴寒之
  
      症,我的太乙神针绝对可以医治的,这不可能!”
  
      一旁的苏凌终于忍不住发出讥诮的笑声:“一顿操作猛出虎,回头一看二百五,你才是真真正正的垃圾,真
  
      真正正的废物,还敢称高人?可笑!就你这点儿医术还敢称是药王后人,还敢称天下医术排行第二?请问你
  
      出师了吗?师都没出,就敢在外面招摇撞骗,你不觉得你应该滚回山里再深造一遍吗?丢自己的脸,更丢药
  
      王的脸!还六岁学医,九岁行医,你医的都是猪啊狗吧?明明很简单的一种病,你非得在这里花里胡哨的瞎
  
      折腾一番,白痴!”
  
      言缺气的差点儿就要喷出一口鲜血,目光凶狠地看着苏凌:“你觉得我不行是吧?我告诉你,我治不了的,
  
      你也绝对治不了。”
  
      “是么?”苏凌向前一步,“你以为我和你这个废物一样吗?”
  
      这种人,刚刚还在自己面前牛气冲天,真的没必要再给他面子了。
  
      苏凌向来性格刚毅,是是非非分的极其清楚,这个言缺混账东西,就该狠狠的打击。
  
      昨天晚上让赵刚差点儿丢了性命,现在正是报复的时候。
  
      “依着我们的赌约,这块玉佩,现在属于我的了。”苏凌淡淡地说。
  
      “你……”言缺气极,一张脸涨的通红。
  
      一旁的陈劲松一语不发,毕竟欠苏凌一个天大的人情,而靳若冰也给吓的六神无主,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言
  
      缺使用国学医术,而且第一次使用医术就把人给治死了。
  
      如果最开始就不治,兴许还好说,如今治了,把人还给治死了,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怎么?大名鼎鼎的言先生舍不得把这块玉佩给我吗?还是言先生原本就是个出尔反尔的人?”苏凌盯着言缺
  
      的目光说道,“这个赌,可是你逼着我打的。”
  
      言缺羞愧的无地自容,只恨不能在地下找个缝钻进去,一把抓起那块玉佩,递了过去:“愿赌服输!我输了
  
      ,这东西给你!”
  
      苏凌没有客气,伸手抄过,触摸在手里,温润、光滑、灵气充郁,绝非凡品。
  
      苏凌当即运转真元之气进入到这个玉佩里面,一瞬间,那玉佩里面充郁的灵气便朝着他的身体里面灌了进来
  
      ,使得苏凌体内的真元之气瞬间膨胀起来,刚刚还是引气中期的,如今直接变成了引气后期。
  
      而且他口袋里的那串战国红玛瑙里的黑气突然间被这块玉佩给吸了过去,消失于玉佩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