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02章 神奇玉佩

第102章 神奇玉佩

    苏凌微感意外,再运送一点儿真元之气进去,发现里面还是那充郁的灵气,至于那团黑色的不干净东西早
  
      就已经不知去向。
  
      宝贝,果真是宝贝!
  
      这玉佩看来都能够吸收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苏凌立即摸出那串战国红玛瑙手链,发现那串手链早就已经没有任何的黑色气息。
  
      陈劲松在旁边奇怪地问道:“苏医神,这是什么情况?”
  
      苏凌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情况。”
  
      言缺叫道:“姓苏的,你不是有能耐吗?你能治好孔小姐的病吗?”
  
      孔渔趴在床前,痛哭流泪,还以为小姐真的已经离开了人世。苏凌知道现在还不是研究玉佩的时候,收好东
  
      西,缓缓地朝到床前,扭过头对洛清秋道:“给我准备纸笔。”
  
      洛清秋应了一声,左右环顾,去找纸笔。
  
      孔渔听闻说话,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看着苏凌:“苏医生,我们家小姐还有救吗?”
  
      “有救。”苏凌对自己脑海里面的《神农药典》有着充分的自信。
  
      孔渔擦拭了一下梨花带雨的美丽脸蛋上的泪珠,将信将疑地退到了一边。
  
      苏凌搬了把椅子坐了直来,搭在孔荆轲的冰冷手腕上,闭上眼睛,开始感应脑海里面。
  
      这一瞬间,脑海里面的《神农药典》顿时出现了无数个画面,最终落实到一处,显出一个药方,同时还有一
  
      个金光的符纹。
  
      药方是治孔荆轲的阴寒之症,而这符纹就是为了祛除孔荆轲身体里不干净的东西。
  
      苏凌迅速的将那道金色符纹运送到手指间,然后他出手如电,拍在了孔荆轲的额头上面,房间猛然间发出一
  
      道“嗷”的尖锐叫声,孔荆轲猛然间张开了嘴巴,一个黑色物什突然窜了出来,看着旁边的孔渔便扑了过去。
  
      苏凌眼疾手快,刚刚从言缺手里得到的玉佩立刻拿了出来,玉佩猛然间绿光四溢,刚刚扑到一半的黑色物什
  
      直接被那个玉佩吸了进去,消失于无形。
  
      最终玉佩的绿光也渐渐的消失。
  
      这一幕把在场的人都给吓的不轻。
  
      这么诡异的事情,之前也就只是在小说或者电视中看到过,现实中也只是听闻,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一个黑色的东西从圣女孔荆轲的嘴巴里跳出来,然后就被那块玉佩给收了,这要说出去,估计也没有人相信
  
      啊。
  
      苏凌没有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收了玉佩,便走到桌边,拿起早就已经准备在那里的纸笔,纸上龙飞凤舞,
  
      迅速的就写出一个药方。
  
      苏凌把这东西递给了沈重,道:“沈先生,迅速按着这上面抓药,给我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把药材放在里
  
      面,我要亲自配药!”
  
      沈重慎重地接过药方,应了一声,迅速的走了出去。
  
      龙虎门有着一百多年的传承,早些先华夏大地上炮火纷飞,龙虎门就做了药材的生意,如今荆南市的药材市
  
      场都是属于龙虎门的产业。
  
      不到一个小时,苏凌所需要的七十八种药材就已经备齐送到了苏凌的面前。
  
      苏凌迅速的走了出去,抱到一间屋子里面,耗费了许多的一些真元之气,将这些药材催化,最后进行捣烂,
  
      配置了一小杯的精华药液过来,递给孔渔,让她把这些药送到圣女的嘴巴里喝下去。
  
      此时孔渔不再对苏凌有半点儿怀疑,因为他在配料的这段时间,刚刚已经没有生机的小姐渐渐的已经恢复了
  
      生气,脸上虽然冰寒如霜,但至少还有生命的气息,这是比言缺的一顿猛如虎的操作要强上许多。
  
      孔渔过去扶起孔荆轲,缓缓地将药水倒进她的嘴巴里面。
  
      一群人站在房间里望着孔荆荷,但见孔荆轲脸上的寒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房间里的温度也恢复正常了
  
      许多。
  
      十几分钟过后,孔荆轲的脸蛋恢复了红润,呼吸平稳,就像睡着了一样。
  
      “她怎么还没醒过来?”孔渔问道。
  
      “她困了,让她睡一会儿吧。”苏凌说道,“她身上的寒毒基本已经压制住了,要想全部根治,还需要再喝上
  
      几天的药,劳烦沈先生把我刚刚给的药方再多备几副,届时我亲自配药。”
  
      “劳烦苏医生了。”沈重感激地说道。
  
      孔渔也道了声谢。
  
      一旁的言缺更是脸色灰溜溜的,自己刚刚来来回回折腾了半天,差点儿让人家圣女把命都给葬送了,最后苏
  
      凌一副药就把她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现在想想,还应该感谢人家苏神医呢。
  
      可是这到口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呢?
  
      今天这一回,真是把面子丢到姥姥家去了,要传扬出去,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面混呢?
  
      更要命的是那祖师爷特意留给他的玉佩,居然拱手送给姓苏的,他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言缺一刻都不想在这地方呆下去,向着孔渔道了声别,便灰头土面的离去。
  
      陈劲松原本还想和苏凌说两句话,但是看到他旁边的伊枫之后,到口的话又给咽了下去,没有多说什么,一
  
      行人出门而去。
  
      洛清秋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看着苏凌把那个全世界都牛气哄哄的言先生给气走,她也跟着高兴。
  
      这么看来,苏凌比那些所谓的高人要强太多了。
  
      为了不打扰孔荆轲睡觉,苏凌他们一行人走了出来。
  
      苏凌也在找寻这屋子里面刚刚看到的一个黑色的东西,看能不能用这玉佩把那黑物给收了。
  
      苏凌发现这玉佩能够收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这些东西进到玉佩里面之后,瞬间消失,转化为了灵气,能够为
  
      苏凌所用。
  
      找寻了一阵,也没有发现,洛清秋突然说道:“你刚不是说这栋豪华别墅的风水不好吗?哪里风水不好?”
  
      苏凌这才记起,和沈重、孔渔、伊枫几人走了出来,指着远处的那座天桥和下面的一条河流说道:“你们看
  
      这两个东西组在一起像不像一把镰刀?”
  
      几人一看,纷纷点头。
  
      苏凌又说:“在风水学上来说,这是属于镰刀煞,镰刀是干什么的?收拾世间生命的东西,而这把镰刀正对
  
      着这栋屋子,你们觉得这算是好风水吗?”
  
      以前苏凌也不懂风水一说,这些东西完全就是他看到了之后,脑海里面很自然出现的,就像他给人把脉的时
  
      候,脑海里面很自然的出现一个药方。
  
      也许,这就是给风水治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