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10章 谁也别和我抢!

第110章 谁也别和我抢!

    晚上,乔书记果然来了。
  
      几个大男人坐在一起,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极其的快活。
  
      饭桌上,乔宏伟还不住地劝说苏凌,让他把钱东怀的那个打蜡厂给盘下来,说很多人都盯着这块肥肉,让他
  
      好好地考虑考虑。苏凌多敬了乔宏伟两杯,向他表达了感激之情,拒绝了他的好意。
  
      夜里,苏凌继续培育养灵液,如今真元之气变得更加雄厚,而且还有那块玉佩的加持,只是半夜时间,一份
  
      养灵液就已经搞定,服用之后,令他惊奇的发现,体内的真元之气并没有变得更加雄浑。
  
      怎么会这样?
  
      难道已经饱和了吗?
  
      苏凌眼观鼻,鼻观心,感受了一下丹田内的真元之气,发现丹田内真元之气充盈富足,浑雄磅薄,的的确确
  
      再没有一个缝隙能够新加真元之气。
  
      按着《神农药典》里面的讲述,如今的苏凌已经是引气后期,只差一步就能够筑基,筑基成功,便能洗筋伐
  
      髓,打通全身经脉,真真正正的成为一个修士。
  
      所谓修士,即为修仙之士,到时候就能够掌握一些基本的仙法,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当然,要想让一个普通人成为一个修士,路途迢迢,千难万险,可没有那么容易。
  
      如今卡在引气后期,真元之气已经充足,苏凌达到一个重要的瓶颈。
  
      苏凌仔细琢磨了一阵,也没有个结论,最后只能把倒床而睡。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苏凌便爬了起来。
  
      洗漱完毕,兴高采烈的出了门,往田间走去。
  
      清晨的村子里颇有几分凉意,远处的山巅还能看到稀薄的云雾,树林里鸟儿啼叫,高岗上公鸣啼喔,田间几
  
      只土狗在一起打闹嬉戏。
  
      有一些起得早的家户已经炊烟袅袅,不知是谁家的女人在骂自家男人蹲个厕所半天不出来。
  
      宁静,祥和的大洼村。
  
      苏凌找到昨天下毫子的店,看到躺在那里的一个毫子,一把抄了起来,对着口子往里面一望,居然有两三条
  
      滑腻腻的野生黄鳝在里面呢。
  
      苏凌赶忙又把另外的几个毫子取了出来,收成不小,非常不错。回到家里,把毫子里面的鳝子倒进桶里足有
  
      小半桶。
  
      赵爷爷正走出来,看到这一幕,对他竖了个大拇指,极力赞赏。
  
      吃过早饭,苏凌找了块长木板,钉了外钉子穿过去,翻过身,随手从桶里抓了一条大黄鳝,把鳝头往地下一
  
      砸,迅速的拿过来,把头往钉子里面一扎,手“唰”的一下把黄鳝拉直,摸起口袋里面的小刀片,对着鳝鱼腹
  
      部划了下去,掏出里面线状的五脏六腑,随手丢到了远处,然后用刀片把黄鳝给切成一截一截丢到旁边的筲
  
      箕里。
  
      几只老母鸡飞快地冲了过来,对着那些鳝鱼肠子一顿猛啄,欢快地了出“咕咕”声。
  
      苏凌的动作极其麻利,小半桶的黄鳝被他半个多小时处理妥当,正准备把这可以吃几顿的鳝鱼肉拿进去,却
  
      看到方雨来了。
  
      方雨面带微笑,手里拿着个小盒子,到了他的跟前,便将小盒子递了过去:“你之前不是很喜欢吃这种的吗
  
      ?我专门给你买的,桂花糕。”
  
      “我不喜欢。”
  
      苏凌掉头便朝屋里走去。
  
      方雨并没有气馁,而是跟着进了屋,把桂花糕放在了桌上,跑到苏凌的旁边,笑眯眯地与苏凌说着话。
  
      苏凌实在是不愿意搭理她,心情好就答上一句,心情不好,理都懒得理。
  
      实在是受不了方雨在旁边的叽叽喳喳,苏凌便准备去看一看新建的房子。
  
      方雨依然跟在旁边,这就让苏凌极其的无奈,最后都说起了狠话,可是方雨就像口香糖一样粘在身边,怎么
  
      都不离开。
  
      “这是你花钱建的房子吗?”方雨问道。
  
      “不是,清秋姐建的。”
  
      “哦,清秋姐真有钱啊,我听说是建两栋,你一栋她一栋呢,是吗?”
  
      “是的,都是她出的钱。”苏凌看向了方雨,“方雨,你能不能别一直跟着我么,我只是个穷光蛋,你跟着我
  
      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穷光蛋我也跟着你。”方雨笃定地说。
  
      苏凌摇头叹息。
  
      这时,村口电线杆子上面的喇叭喊了起来,是村主任赵刚,称让村子里的每家每户派一个能做主的下午两点
  
      钟到村委会开会。重要的事情播三遍,以引起村民的重视。
  
      方雨奇怪地嘀咕道:“村委会一年上头都难得开一次会,今天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苏凌知道乔宏伟是要和村民们共同商讨钱东怀的那个打蜡厂的事情,这事儿给方雨说了也没用,再说了,他
  
      要一提这事,方雨后面肯定会接二连三的问出无数个让他很是恼火的问题。
  
      人其实真的非常奇怪。
  
      以前苏凌和方雨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方雨话少,而且极其的不耐烦,但是苏凌在旁边总是想着法儿的与她说
  
      话,逗她开心,仿佛只要让她展颜一笑,他的全世界都阳光灿烂。
  
      而今却完全相反。
  
      苏凌不由自嘲地一笑,原来以前自己一直在做舔狗,人家方雨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自己,那时候居然还很傻很
  
      天真。
  
      正往回走,一辆摩托车驶到了近前,是村子里的张伯毅,家里有一大片的柑橘树,每年都能卖上七八万斤,
  
      收成极其不错,在大洼村里虽然富不及钱东怀,但也算是小康家庭。
  
      张伯毅把车子停在苏凌的面前,也没下车,直接摸出烟,递给苏凌一支。
  
      苏凌接过,问道:“张伯,找我有事?”
  
      张伯毅道:“钱东怀家的那个打蜡厂,我听说你想盘?”
  
      苏凌摇头说:“这绝对是谣言,我对那打蜡厂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只想做个小村医,其他的什么都不想干
  
      。”
  
      张伯毅自己点了一根,用力地抽了一口,吐了一大口烟圈,脸色并不好看:“我还听说乔书记专程找了你,
  
      要把那厂子盘给你。”
  
      苏凌道:“乔书记是有这个意思,但我没钱,我没答应。”
  
      张伯毅道:“行吧,我不管你有没有在骗我,我现在给你把话说明了,钱东怀的那个打蜡厂,我要了,谁也
  
      别和我抢。”
  
      张伯毅这话倒挺霸道,并且已经向苏凌挑明了意思。
  
      张伯毅本就是个性格强硬的人,只因为以前村子里有钱东怀,他看起来倒不显山不露水,如今钱东怀倒了,
  
      他张伯毅就跳出来了,整个人也横了许多。
  
      更关键的是赵刚是张伯毅的外甥,赵刚见到他也得尊敬地唤一声“大舅”。
  
      如今赵刚成了村主任,也就是以前钱东怀的位置,这就让张伯毅更加的膨胀了一些。
  
      他家是产柑橘的大户,家里也有一点儿钱,再加上如今势也上来了,便咬定要拿下钱东怀的那个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