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11章 杨桃摘桃

第111章 杨桃摘桃

    张伯毅从赵刚的口中得知钱家人委托乔书记要把那个打蜡厂盘出去之后,他就开始琢磨起来,思来想去,
  
      村子里也没人能够盘得起那个厂子。
  
      但是今天一早听说乔书记想把场子盘给苏凌,而苏凌这小子最近在村子里极其的红火,每天有外面的一些人
  
      开进村子里来找他,而且个个都是豪车,琢磨着这小子估计也挣了一些钱。
  
      再加上他现在和村支书走的近,张伯毅就有些担忧起来。
  
      苏凌这小子在村子里终日也没个什么事,乔书记也想把厂子盘给他。
  
      张伯毅想要这厂子,给了别人,他心中极其不甘,当即他骨子里的蛮横心理起了作用,他想苏凌一个毛都没
  
      长长的小子,他有什么资格和我斗,就算如今钱东怀倒塌了,这村子里还轮不到你来做主啊,可别以为你和
  
      乔宏伟走的近,你就是天皇老子了。
  
      乔宏伟和谁说话都是那副鬼模样,他就是个窝囊废。
  
      张伯毅以前只惧怕钱东怀,从来没有把乔宏伟放在眼里,如今赵刚又是他的外甥,再加上钱东怀还在监狱里
  
      呆着呢,自然再不惧怕什么人,所以就找到了苏凌,给他把观点敞明,如果他还要来和你自己争,回头可不
  
      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苏凌无奈地苦笑,心想我都没想过要这个厂子,你们怎么还要把我当敌人呢,我看起来就那么有主角光环吗
  
      ?走到哪里你们都得针对?
  
      苏凌正欲说话,一旁的方雨却说道:“张伯毅,打蜡厂怎么盘,要怎么竞争,乔书记那里有方式方法,你现
  
      在过来给苏凌哥说这些干什么?你可以实力的碾压,但绝对不能提前恫吓。”
  
      张伯毅看了苏凌一眼,淡淡地道:“我该说的也都说完了,我说过,这厂子必须属于我的,不管乔宏伟使用
  
      什么方法竞争,如果你让我没有好日子过,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苏凌道:“你是上辈,我唤你一声‘张伯’,你一个做长辈的给一个晚辈玩敲山震虎,你不觉得很丢人吗?再说
  
      了,我都说过好几回了,那个厂子我没兴趣,谁愿意要,谁去要,和我没有半毛线的关系,你怎么就不相信
  
      呢?”
  
      张伯毅哼道:“希望你能够言而有信,别到时候出尔反尔。”
  
      苏凌把烟蒂丢在地下,狠狠地踩灭。
  
      张伯毅发动摩托车,离合一松,油门一加,扬长而去。
  
      方雨嘀咕道:“这什么人啊,山上无老虎,猴子当大王呢。”
  
      苏凌恍若未闻,自顾自地朝前走着。
  
      方雨小跑跟在旁边,呼吸有些急促:“苏凌哥,钱家的那个厂子真的非常不错,盘下来了肯定能挣钱,你如
  
      果没钱的话,我不是有钱吗,可以和我爸妈商量给你周转点儿,然后你再找人借点儿……”
  
      “我的事情,你别管。”苏凌的脚步更快,朝前走去。
  
      方雨刚开始还是小跑,最后直接加快速度奔跑了起来,可是跑了一阵,还是跟不上,实在是气力不支,站在
  
      旁边大口大口地喘息。
  
      苏凌一路走回去,遇到了好几个村民,都在询问他是不是打算盘下钱家的那个打蜡厂,他说不是,村民们都
  
      只是笑笑。
  
      苏凌从他们的笑意中看得出来,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刚走过一片桃树林的时候,突然间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紧接着就是女人惊慌失措的慌叫声。
  
      苏凌立即冲进桃树林里面,却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嫂子正坐在地下,脸色苍白,她的背上还一个背篓,背
  
      篓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母女俩二人都在呜痛哭。
  
      在母女俩的旁边有一个竹篓,竹篓边上散落着几个半青不红的桃子。
  
      年轻漂亮的小嫂子的胳膊上在流着鲜血,原本白皙的手背上此时变成了一片乌黑。
  
      这个年轻小嫂子名叫杨桃,今年不过二十三四岁,背上背的孩子今年才两岁,男人是村子里的伍平,这片桃
  
      树林就是她家的。
  
      杨桃皮肤很白,身材极好,婀娜曼妙,丰盈动人,在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大美人。
  
      看这模样,应该是杨桃在这里摘桃的时候,估计被树上盘着的蛇给咬了。
  
      杨桃看到苏凌,眼泪依然哗哗淌个不停,叫道:“小凌子,快救救我,我被蛇咬了。”
  
      苏凌到了跟前,看了看她的手背,此时已经高高肿起,一片乌黑,看来蛇的毒性极大,再耗一阵,估计都有
  
      生命危险。
  
      在乡下,经常有人被蛇咬,他们也有医治之法,但是当务之急,得尽快的把毒弄出来,而他们采用的最土办
  
      法就是用嘴吸。
  
      苏凌也没有去把脉研究药方,抱在手里,对着她的手背的伤口吸了过去。
  
      “啊”
  
      杨桃一惊,想要把手抽回去却被苏凌紧紧地握着,“有毒,你小心点……”
  
      苏凌“嗯”了一声,一口一口地把杨桃手背上的毒血给吸出来吐在地下。
  
      没过多久,杨桃的丈夫伍平就过来了,看到这一幕,大为感激,赶忙回家去倒了一大杯水过来。
  
      又过了几分钟,苏凌见吸出来的变成鲜红色的血液,这才停了下来,接过伍平递过来的杯子漱了一下口,确
  
      定嘴巴里的毒液干净之后,这才对杨桃说道:“杨桃姐,回头我给你开一副药,吃了之后,就没事了。”
  
      杨桃感激涕淋,语无伦次。
  
      伍平也要给苏凌付报酬,却被苏凌拒绝了,打量了一下这片桃林,道:“钱的事情就不提了,这只是举手之
  
      劳而已,平哥,今年桃子的收成不行啊。”
  
      伍平长叹一声:“是啊,今年完全不行,树上桃子没长几颗,却长出蛇来了,也是杨桃有这一劫,幸好遇到
  
      了你,要不然……唉。”
  
      苏凌道:“桃子不行,就去做点儿别的呗,在乡下,还能把自己饿死啊,哈哈。”
  
      “是啊。”伍平点了点头。
  
      背篓里的姑娘哇哇哭了起来,伍平过去抱起女儿,安慰了一下没安慰好,只好递给杨桃。
  
      杨桃一边哄着一边抖着,可是孩子哭的更大。
  
      伍平扭头说道:“估计是刚刚把孩子吓着了,你把她抱回去,给她喂点儿吃的。”
  
      杨桃“嗯”了一声,对着苏凌道了声报歉,转身就要离开。
  
      苏凌扫了孩子一眼,点了点头,与杨桃挥了挥手,目光又在杨桃的身上转了一圈,这才把目光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