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12章 漂亮女记者

第112章 漂亮女记者

    伍平摸出一根烟递给苏凌,问道:“听说你打算盘下钱东怀的那个厂子呢?”
  
      苏凌苦笑道:“现在只怕我说我对那厂子不感兴趣,你们谁也不会相信喽。”
  
      伍平吃惊地看着他:“你说这话我倒是相信,但这摆明的是一块肥肉,谁盘谁都挣钱,你说你不盘实在是让
  
      人难于相信啊。”
  
      苏凌点了点头,对于村民们来说,钱东怀的那个稳赚不赔的厂子是一块让人眼红的肥肉,人人都想吃一口,
  
      现在有人突然说我对这块肉不感兴趣,我不吃,换着是谁,也不会相信,甚至都会觉得他太过于虚伪,就像
  
      这个世界上的人说他对钱不感兴趣一样。
  
      苏凌想到张伯毅给自己撂的狠话,再想到村民们对自己的询问,从那些人的字里行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们
  
      对自己的那种眼红。乡下人就是这样,谁家要有点儿好,一个个都会眼红,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说一些不
  
      知道在哪里传过来的陈年旧事,没事的也能说出事来,有事的也能说出一朵花。
  
      苏凌道:“平哥,今年你桃子收成不好,要不把那个打蜡厂给盘了?”
  
      伍平说:“我倒是想啊,只是我吃不下啊,我总不能和你抢吧……就算你不要,还有张伯毅呢,我听说他铁定
  
      了要拿下那厂子啊,怎么轮得到我呢?”
  
      苏凌想到张伯毅给自己撂狠话、当面耍威风的场景。
  
      今年柑橘是大年,每家每户的收成都不错,张伯毅今年在柑橘这一块能挣不少钱,他的家庭条件也不差,现
  
      在还非得要去抢那钱家的找蜡厂。
  
      反观伍平,早些年父母出了一场车祸,父亲当场死亡,母亲也落下残疾,早些年就靠国家给予的一点残疾补
  
      贴金过日子,日子过的极其清贫,以前住的屋子还不如之前苏凌住的土墙屋。
  
      后来伍平长大,就栽了一片桃子树,生活勉强能度日,但后来为了和杨桃结婚,找一些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
  
      ,建新房、办婚礼,钱都用完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账,现今完全就靠着这片桃树给他增加一点儿收益还账
  
      ,可是今年不知道什么原因,收成不及往年的一半,对伍平家来说损失巨大。
  
      两相比较起来,苏凌挺同情伍平,他要是能够盘下钱家的那个厂子,以伍平的精明能干,绝对能挣不少钱。
  
      而张伯毅性情跋扈,蛮横霸道,而且在大洼村张家也是属于大户,保不齐他做了打蜡厂的老板,又是第二个
  
      钱东怀呢。
  
      苏凌笑了笑,道:“这事情谁说得准呢?下午的时候,乔书记不是还要开会讨论吗?到时候再看看,事在人
  
      为,有好事如果争都不争,你心里甘心吗?难道就那样拱手让人?
  
      伍平说:“我斗不过张伯毅,而且现任村防暴主任赵刚还是他的外甥。”
  
      苏凌道:“你为什么要和他斗?你合法经营,做正规买卖,张伯毅能拿你怎么着?放心吧,我支持你。”
  
      伍平也知道最近这段时间苏凌在村子里有威望了许多,主要也是他接触了一些有钱人,而且还建起了豪华新
  
      房,村支书又和他走的那么近,大洼村的村民也发现这个小伙子好像不是那么好欺负,渐渐的愿意与他交好
  
      。
  
      此时伍平听到苏凌的话,眼睛倏地亮了。
  
      苏凌继续道:“平哥,我说过,事在人为,去争取了,没有结果,也不后悔,如果争都不去争,那就彻底的
  
      没有给自己机会。”
  
      伍平眸子里面神彩熠熠,重重地一点头:“盘下打蜡厂肯定能挣钱,这点儿不用怀疑,只是我有些担心钱不
  
      够。
  
      苏凌道:“钱的事情不用你担心,我可以先借给你,等你挣钱了再还给我,免息。”
  
      伍平道:“这怎么好意思?”
  
      苏凌道:“我只不过是为村民们做点儿好事,那打蜡厂如果被张伯毅盘了,以后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而我对那厂子不感兴趣,也没时间精力去管,给你,我信的过你,你到时候在收柑橘的时候,能够多替村民
  
      们着想就行了,乡下人挣点儿钱不容易。”
  
      这事儿如果能够得到苏凌的支持,不说百分百胜算,至少还是有一战之力,就算那张伯毅再厉害,还能厉害
  
      得了乔书记?
  
      “好。”伍平重重地一点头。
  
      “走,跟我回去一趟,我给杨桃嫂子备点儿药材,你拿回来给她外服内用,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苏凌摆
  
      了摆手。
  
      伍平应了一声,跟着回到赵家。
  
      苏凌进屋找了几味草药,给他说了服用之法。
  
      伍平大为感激,不停的要给诊疗费,苏凌实在是无奈,最后勉强收了他二十块钱。
  
      下午,不到两点,村委会里就已经人满为患。
  
      这个季节,油菜籽都打成油了,秧都栽下去了,除了旱田里有一些草要除,平时基本也没什么事做,听说村
  
      支书要开会,一个个都高高的跑过去,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抽烟侃大山,所说的无非就是村里谁家媳妇屁
  
      股大,谁家媳妇皮肤好,又是谁在外面见了个什么的极品女人。
  
      这些闲淡了的村民们,终日也就盯着村里的那几个好看的姑娘。苏凌见时间差不多,便走了过去,却在村委
  
      会的场子里看到了一个穿着蓝色连体长裙、身材袅娜婀娜的美女。
  
      那美女秀发给随意扎起,看起来气质十分的出众,二十七八岁,不像是大洼村的村民。
  
      她的手里拿着一台单反,不时地对现场进行拍摄,要将眼前这一幕都给拍下来。
  
      苏凌与几个村民微笑着打了打招呼,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伍平便来到他的旁边。
  
      “记者?”苏凌指了指那个气质出众的美女,随意地问道。
  
      “咱们市电视台的女记者。”伍平点了点头。
  
      苏凌点了点头,特意看了看那个美女记者侧边白皙的脸颊,乔宏伟这一手玩的漂亮,找了个市电视台的女记
  
      者在这里记录拍摄,谁也不敢弄虚作假,能够起到有效的压制作用。
  
      两点不到,乔宏伟和赵刚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先是和村民们热情地打了声招呼,便坐到了主席台上,开
  
      始对大家宣导起来。美女记者拿着单反相机,连连拍了几张,然后便坐了下来,翻出笔记本,开始做起了记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