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13章 拍卖

第113章 拍卖

    乔宏伟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讲清楚。
  
      无非就是钱东怀锒铛入狱,钱家那么大的一个打蜡厂如今无人管理,眼看再过几个月就要收柑橘了,经过钱
  
      家母子的商量,决定把这厂子给盘出去。
  
      钱东怀虽然早些年在村子里做了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但他这打蜡厂却是实打实存在的,里面的东西也都是
  
      新的,厂子开起来就能够挣钱,也能方便大洼村的村民。
  
      乔宏伟做为一个村书记,本着替钱家负责的态度,以公平公正的原则,现在对这个厂子进行拍卖,价高者得
  
      。
  
      拍卖的钱全部落入归入钱家母子所有,村委会不收取任何的中间费用。
  
      乔宏伟话音刚落,下面便有了响应之声,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张伯毅却站了起来,问道:“起拍价多少钱?”
  
      “二十万。”乔宏伟伸出两根手指头,“那厂房硬件,还有那些设备都是齐全的,二十万起拍,绝对是白菜价
  
      。我的原则是优先我们自己村的人,如果大家付不起,我们就要在外面招商引资了。”
  
      “二十万谁拿得出来啊?”张伯毅说道,“可不可以分期?”
  
      “分期肯定是可以的,也可以去银行贷款,银行那边也是会配合我们村里的这项工作,但是无论是分期还是
  
      银行贷款,估计都得支付一点儿利息,我相信大家都是能够理解的,对吧?”乔宏伟哈哈笑道。
  
      在场的众人纷纷点头。
  
      乔宏伟站了起来,手里拿起了一个木槌,朗声说道:“现在开始!”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两个人,一个张伯毅,一个就是苏凌。
  
      张伯毅提前已经发话了,谁也别和他抢这块肥肉,而苏凌与乔书记的关系不错,乔书记也想着把这个厂子给
  
      他,在村民们看来基本都是十拿九稳了的。
  
      今天这场拍卖会,其实就是苏凌和张伯毅之间的一场战斗。
  
      这群大洼村的村民们反正闲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看戏自然不怕台高,坐在那里,准备着看一场好戏。
  
      伍平并没有坐在苏凌的旁边,之前两人已经约定好了,无论多少钱,这个厂子伍平必须得拿下。
  
      对于苏凌而言,厂子只要不交到张伯毅的手里都行,这人心术不正,之前没少欺负他们爷孙,这种人,凭什
  
      么要让他一帆风顺?凭什么让他得到这个稳赚不赔的厂子?
  
      张伯毅见在场的没有人说话,当即大手一挥,道:“我出二十一万。”
  
      对于大洼村这个并不算富裕的村子来说,二十一万是高价,但盘下钱家的那个厂子,怎么都赚钱,哪怕借贷
  
      都不亏!
  
      其他的人虽然也想盘,但都只能闭上嘴巴。
  
      乔宏伟环伺了一下众人,问道:“还有没有出高价的?现在就只有张伯毅出二十一万,二十一万一次,二十
  
      一万两次……”
  
      “我出二十二万。”
  
      就当所有人以为这事儿基本就要结束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顿时让所有人都开始找寻声音,最后齐刷
  
      刷的望向了伍平。
  
      “我靠,伍平这小子还敢承包打蜡厂?”
  
      “这小子没毛病吧?你拿得出来这么多钱吗?”
  
      “伍平,你瞎嚷嚷什么呢?你凭啥盘厂子啊?”
  
      “这小子盘打蜡厂?公然和张伯毅做对,他简直就是没长眼睛。”
  
      “唉,没爹管的孩子就是这样没脑子。”
  
      伍平站了起来,昂首挺胸,丝毫没有理会张伯毅投过来的仇恨目光,朗声道:“谁说我出不起二十二万的?
  
      既然乔书记说这是公平拍卖,而且还请了市电视台的记者现场做证,不就是为了让事情正加透明化吗?郭伯
  
      毅能出二十一万,我就不能出二十二万吗?”
  
      众人一片嘘声,对伍平尽是轻蔑之意。
  
      乔宏伟怔了怔,旋即说道:“现在伍平出22万,还有没有出高价的?”
  
      “我二十三万。”张伯毅冷着个脸说。
  
      “我二十四万。”伍平平静地说道。
  
      “你……”
  
      张伯毅的眼睛里面仿佛要喷出火来一样,这伍平小子是摆明了要和我做对了呢。
  
      起先我还以为就只有苏凌那小子会与我为敌,没有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真是可恶!
  
      “二十五万。”张伯毅看到旁边正在对在他们拍视频的女记者,脸色铁青的只能再往上加。
  
      “二十六万。”张伯毅的话音刚落,伍平立即加了一万。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便有了戏剧效果了。
  
      村民们发现这事情不简单,这伍平好像并不是脑子发热在这里瞎闹腾,他这是在和张伯毅抬杠呢,只是不知
  
      道伍平是不是钱家人特意请过来帮忙把价钱刷起来的,还是苏凌在幕后操纵呢?
  
      一些脑子灵活的村民扭过头看了看苏凌,见苏凌面色平静如常,双臂环抱胸前,一副看热闹的姿态,好像眼
  
      前的事情和他毫不相干似的。
  
      张伯毅脸色铁青,怒吼道:“伍平,你是摆明了和我过不去是吧?”
  
      伍平奇道:“我和你过不去?我倒还没有过来问你呢,你是不是摆明了要我和过不去?”
  
      “你狡辩。”张伯毅怒声道。
  
      “这是公平竞拍,不是吵架。”伍平根本就没理会张伯毅,而是望向了乔宏伟,“乔书记,看来没人加价了,
  
      你是不是可以一锤定音了?”
  
      张伯毅立即抢道:“我出二十七万。”
  
      “二十八万。”伍平不假思索,迅速地回答。
  
      以张伯毅的性格,如果不是有一个摄像头在眼前,他抓起下面的椅子就朝着伍平小子招呼过去了。
  
      一个年轻小伙,在村子里一无威望二无人脉,你在这里狂个什么呢?你不知道现在大洼村是谁的天吗?你还
  
      和我叫板,你是不想活了呢?
  
      张伯毅对旁边的几个张家年轻人打了个眼色,有两个年轻人便悄然朝着美女记者走了过去。
  
      张伯毅对伍平竖了个大拇指,道:“伍平,你喊的倒是挺痛快的,希望你到时候拿钱的时候能够那么痛快啊
  
      。”
  
      伍平淡淡一笑:“你还要再加价吗?如果没价,我就让乔书记落捶了。”
  
      “我出二十九万。”张伯毅冷笑一声,喊道。
  
      伍平叹息一声:“张伯毅你好歹也是村里的大户,每年收柑橘挣那么多钱,怎么搞个拍卖还一万一万的涨呢
  
      ,这多没意思啊,咱们要来也来的痛快一些,我多涨点儿,我出三十五万!”
  
      全场哗然。
  
      一个个都吃惊地看着伍平,万万没有料到这小子居然那么有魄力。
  
      而张伯毅却给气的差点儿要喷出一口老血,这小子是疯了吗?三十五万虽然多,但是……只要能够盘下那个
  
      厂子,依然是挣钱。
  
      不过张伯毅却不想再这样耗下去了,必须得采取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