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17章 美容药的奇效

第117章 美容药的奇效

    钱子浩问道:“听说你最近这段时间和苏凌走的很近?”
  
      方雨赶忙挣开他的怀抱,睁大眼睛看着他,道:“没有,是他上次救过我爸,我爸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所以
  
      就要请他吃饭,结果苏凌还偏爱摆个架子,怎么都不去,我爸又逼着我天天过来请,我也没办法。”
  
      钱子浩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方雨道:“苏凌没文化,没本事,而且还那么拽,现在会一点儿医术,就以为自己是华佗转世,在村子里把
  
      谁都不看在眼里,这种人,总有一天会吃大亏的。”
  
      钱子浩道:“别人的事情,我们不用去管,过好我们自己就行了。”
  
      方雨脉脉含情地看着他道:“子浩,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上次你那样,我真的替你好难过,如果不
  
      是我姐拦着,你估计……你估计都看不到我了。”
  
      声音有些哽咽,眼睛有些红润,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钱子浩将她搂在怀里:“以后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方雨“嗯”了一声,踮起脚尖,在钱子浩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
  
      钱子浩牵着方雨的手朝着远处走去。
  
      二人并不知道,在旁边的一片树林里面,兰婆婆和她的儿子丁力正幽幽地看着二人。
  
      兰婆婆道:“阿力,你可得想好了啊,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蛮汉丁力说道:“我想好了,已经认定了。”
  
      兰婆婆叹息一声:“好吧,我们丁家沦落到今天这一步,也都是拜钱家人所赐,咱们娘儿俩一直被人看不起
  
      ,如今钱家败落,是我们报复的时候了。”
  
      丁力默不作声,目光盯着远处的方雨背影,那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美腿……
  
      ……
  
      苏凌配制好了一份养元止痛的药液,拿到了村委会,给刘小娜喝了下去。
  
      刘小娜身上的疼痛感顿时消失,整个人气色也好了许多,惊讶地问道:“你这是什么药?怎么那么神奇?”
  
      苏凌道:“就是书本上看的,对你有好处就行,你往后吃东西还是得忌讳一些,寒性的东西尽量别吃。”
  
      刘小娜点了点头,每个月的这个时候,生理问题都会让她痛的生不如死,连事情都做不到,但她生性好强,
  
      一直都在苦苦地支撑着,直到她今天与张家人闹腾一番动了怒气,身体实在是支撑不住,最终倒下了。
  
      刘小娜道:“谢谢你,你的这份恩情,我会记下的,留个电话,加个微信,以后常联系?”
  
      苏凌没有拒绝。
  
      两人互加微信好友后,刘小娜提出要离开,乔宏伟又走了过来,劝说着刘小娜能不能把今天的事情尽量大事
  
      化小,刘小娜却不依不饶,说人家当事人都不当回事,你一个村支书担心什么。
  
      刘小娜上了车,便与苏凌挥手道别离去。
  
      苏凌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心里面还在琢磨着怎么摆脱方雨这块口香糖,老这样纠缠在身边也不是办法。
  
      方雨之所以这般跟着自己,主要还是因为她没有找到更好的,她这种女人,如果能够马上遇到更好的,她立
  
      即会马上贴过去,把苏凌丢的远远的。
  
      刚刚到家,苏凌接到洛清秋打过来的电话。
  
      刚一接通电话,便听到洛清秋激动的声音:“天呐,苏凌,你前天给的那个美容液哪里来的?还有没有多的
  
      啊,这东西简直太好了啊,我现在感觉我的皮肤都跟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样,太神了,太神了这东西。”
  
      苏凌笑道:“这东西可没有多的。”
  
      洛清秋失望地道:“唉,真是可惜了,我的那些姐妹们绝对会非常喜欢你这东西,多少钱她们都会买呢,这
  
      可是个赚钱的大好机会,要不你想想办法?”
  
      这东西是好,但都是需要苏凌消耗真元之气,对于如今的苏凌来说,真元之气是贵于这世界上的任何宝贝,
  
      就算是消耗也只是消耗在有用的地方。
  
      苏凌道:“想要量产肯定是不大可能,回头我可以再给你弄一份。”
  
      洛清秋鼓掌道:“好呀好呀,这可是你说的啊,这东西简直太完美了。”
  
      听着洛清秋兴奋的欢呼声之后,洛清秋说下周回来,房子基本已经建好了,她要回来验收,同时看一看这边
  
      。
  
      挂了电话,伊楼兰又打电话过来了,伊楼兰的声音相对十分稳重,向苏凌表达了感激之情,犹其说了他送的
  
      那些美容液,是好东西,想下次再问他要点。
  
      苏凌也不好拒绝的太干脆,只说以后有时间了再弄。
  
      晚上的时候,苏凌又接到了夏红打过来的电话,同样是夸他送的美容液,她说她们办公室的同事都争先恐后
  
      地询问她用的什么化妆品,要她给推荐,可是她哪里有东西推荐啊,现在十分为难,就问问苏凌还有没有这
  
      样美容液。
  
      美容液的效果是在苏凌的意料之中,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东西到了女人手里,能够火爆的那么快。
  
      “配制起来十分麻烦,耗费极大的精力。而且所需的药材也非常的多,量产很能,自用倒是可以。”
  
      苏凌给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答复。
  
      夏红有些失望,但也能接受,叹息一声:“那好吧,我就说我也不知道。”
  
      苏凌关切地慰问了一下夏红在那边上班的情况,夏红直说如今自己过的挺好,在公司里面做的很舒服,而且
  
      还打算自学考个财务会计。
  
      与夏红煲了约莫一个小时的电话,这才依依不舍地挂断。
  
      当天夜里,苏凌刚睡没多久,迷迷糊糊间,突然听到外面喧哗声大作,大感意外,赶忙跑了出去,却见远处
  
      火光冲天,有一户人家的屋子起火了。
  
      许多的村民都在叫喊着打水扑火。
  
      苏凌仔细一瞧,那房子倒像是伍平家的啊。
  
      苏凌飞快地朝着那边奔跑而去,许多的村民都赤着膀子帮着扑火,可是火势已经起来了,靠这些人为的水扑
  
      哪里扑得下来?
  
      伍平灰头土面,污秽不堪,拼命地救火。
  
      杨桃抱着孩子,吓的不知如何是好。
  
      而伍平的母亲坐倒在地,号啕大哭。
  
      乔宏伟也赶了过来,亲自帮忙扑火。
  
      半个多小时过后,大火终于给扑了下来,而且伍平家的房子却在这场大火中几乎已经全毁了。
  
      这一刻,苏凌想到了那天自家的那栋房子被人放火烧了的。
  
      当时他还以为是放高利贷的赵刚叫人烧的房子,可是后来无论怎么逼问,赵刚都说没有。
  
      至今,苏凌还没有查出是谁放火烧的自家的房子。
  
      而现在,伍平的心情估计和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