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18章 鸡犬不宁

第118章 鸡犬不宁

    伍平的房子是前两年建的新房,虽然不是大楼房,但也是一个干净、安逸、舒适的小平房。
  
      平房的后面堆着一堆柴禾,左边是牛栏屋,牛栏屋旁边有一堆干枯的稳草,在屋的左边的层檐下吊挂着许许
  
      多多的蒜头,而且那里厨房,厨主里面也堆了不少的松毛干柴。
  
      火是从后面的柴禾处燃起来的,迅速窜到屋顶,烧着上面的横梁,瞬间屋子里面大火冲天,所幸伍平发现的
  
      及时,慌乱之中把妻女、母亲给救了出来,然后还拿出了一些贵重物品,等搞完这一切的时候,整个屋子的
  
      火势都已经控制不住。
  
      看着烧成漆黑的屋子,伍平的目光呆滞,久久地说不出话来。杨桃抱着孩子呜呜地哭,几个村民好言相劝,
  
      可此时杨桃的心里面痛苦万分,越劝说越是痛苦,哭声更大。
  
      老太太伤心欲绝,当场哭晕了过去,几个好心人赶忙过去掐人中,才让她回过魂来。
  
      村支书乔宏伟拍了拍伍平的肩膀,问道:“火是怎么起的?”
  
      伍平目光森寒,咬牙切齿,道:“我能百分百肯定是有人放的火,而且就是张家人!”
  
      乔宏伟眉毛一挑:“你有证据?”
  
      伍平道:“需要证据吗?白天的事情,乔书记你应该还是知道的吧?”
  
      伍平脸色铁青,双拳一直紧紧地握着,扭过头打量了一下四周,道:“全村人都来救火了,唯独张家一个人
  
      都没有来。”
  
      乔宏伟劝道:“这也不能作为证据啊,要不干脆报警,让警察过来调查?”
  
      伍平道:“我刚刚已经报警了,派出所的警察会过来的。”
  
      苏凌上前安慰了伍平几句,帮着他进屋里翻了一些还能用的东西出来,其他的村民也过来安慰了一阵,一个
  
      个也相继离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一辆警车驶进大洼村,径直来到尚冒着青烟的黑漆漆屋子里,派出所警察在了解基本的情
  
      况之后,便对现场进行勘测,在他们专业知识的判断定,最后确定这场火是被人放火,而且着火店正是家后
  
      面的柴禾屋。
  
      警察立案,开始调查,可是村子里又不装个摄像头,起火时间又是差不多凌晨两点钟,村子里寂静无声,在
  
      哪里去找人呢?
  
      伍平向警察说了白天的事情,这些警察记这一切都记了下来,并且开始去传唤张伯毅。
  
      结果自然是没有结果。
  
      张伯毅没有任何的嫌疑,其他的张家人也都查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的嫌疑。
  
      可是伍平坚信就是他们张家人所为。
  
      忙了一天,警察收队离开,也没个结论。
  
      乔宏伟把伍平一家人安置在村委会里,让他们暂时在那里住几天,另外村里也会想办法帮他们把那房子拾掇
  
      拾掇。
  
      伍平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苏凌和乔宏伟他们在村子里安慰了好一阵,晚上还陪他一起喝了酒吃了饭,见伍
  
      平的情绪好了许多,他们这才起身离开。
  
      夜里,苏凌又刚刚躺下,便听到外面又传来喧哗的声音,他立即爬了起来,便看到远处张家屋场上灯火通明
  
      ,那里出现了不少的人。
  
      尚不明白什么情况,苏凌赶忙跑了过去,却看到一个人被打在地下惨叫翻滚,显得极其痛苦,被打的正是伍
  
      平。
  
      而施暴的人却是张家人。
  
      为首的正是张伯毅。
  
      苏凌冲了过去,大喝一声,两拳把那几个人对伍平拳打脚踢的人给踢飞,看着蜷缩在地下抱着头的伍平,一
  
      把将他拉了起来,怒瞪着张伯毅道:“张伯毅,你们白天放火烧房子,晚上还要打人,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非得要把人赶尽杀绝是吧?”
  
      张伯毅“呸”了一声,重重地吐了一口口水,道:“不知道情况就别胡说八道,你知道个屁啊,你问问伍平这
  
      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苏凌看向伍平。
  
      伍平气哼哼地道:“张伯毅,只允许你放火烧我的房子,就不允许我放火了吗?今天这个梁子我就算是和你
  
      结下了,今天烧不成,我明天还会再过来放火烧,我会闹的得你张伯毅家鸡不宁。”
  
      伍平心里气不过,半夜爬起来要烧张伯毅的房子,结果张伯毅好像早就料到他会这样做,早早的安排人埋伏
  
      在屋旁边,就在伍平准备点火的时候,被他们抓了个现形,当场对他一顿拳打脚踢。
  
      张伯毅叫道:“你要有本事,你尽管来,现在被抓个现形,马上派出所的人就会过来,你还是想着怎么把派
  
      出所那一关躲过去再说吧。”
  
      张伯毅话音刚落,当即就有派出所的警察过来,了解了情况,而且张伯毅还提着一壶汽渍给到警察,还在事
  
      发现场看到有倾洒的一点汽油,这些都做为确凿的证据,坐实了伍平意图烧人房屋的罪行,当即被警察便将
  
      他铐上了警车,带回到了派出所。
  
      等乔宏伟他们赶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带走了,而且现在的的确确是伍平做的不对,他也只能长叹一声。
  
      苏凌冷冷地看着张伯毅,这人简直太阴险了。
  
      张伯毅面有得意,走到苏凌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就是和我做对的下场,敢断我财路,我就可以让他
  
      家破人亡。”
  
      苏凌问道:“这都是你的计谋?”
  
      张伯毅哈哈大笑一声:“什么计谋?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我什么都没有干,我也是受害者,伍平的房子
  
      被烧了,他还冤枉我,还好警察明察秋毫,还我清白结果这小子半夜还想过来烧我房子,要不是我提前做好
  
      准备,搞不好我一家人都在大火中被烧死了呢。”
  
      张伯毅突然间一转身,望向了乔宏伟,道:“乔书记,伍平心术不正,罪大恶极,这种人,还能承包村里的
  
      打蜡厂吗?这回他少说也得判两年刑吧,就他家的那老太太和杨桃,他们还能搞么?我觉得这事情你得和杨
  
      桃她们商量一下,尽快把事情确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张伯毅的意思非常明显,那就是老子想要那个打蜡厂,你最好尽快地想办法盘给我,免得到时候在村子里又
  
      起一些ㄠ蛾子。
  
      乔宏伟尴尬地笑了笑,道:“我先看看情况吧,主要看派出所那里怎么断这件事,如果把伍平拘留几天就回
  
      来,那也没事。”
  
      “哈哈,怎么可能呢?”张伯毅洋洋得意地说,“伍平可是准备烧我房屋啊,虽然没有烧成,但只差最后一步
  
      了啊,大半夜的我们都睡着了,要是没有发现,可是会闹出人命来的啊,怎么可能只把他拘留几天?据我所
  
      知,他最少判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