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19章 群架

第119章 群架

    张伯毅有个兄弟,是鹿鸣镇治安管理局的副局长。
  
      正是因为这层关系,他才坚信伍平至少是两年的有期徒刑!
  
      纵火未成这件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就要看治安管理局的同志怎么定,最后法院怎么判,还有受害人
  
      怎么追究,这一连串的问题扯下来,里面的弯弯绕绕实在是太多,判伍平两年,是很有可能的。
  
      张伯毅这话刚刚说完,旁边马上就有张家人叫道:“乔书记,要不还是把钱家的打蜡厂盘给伯毅哥吧,伍平
  
      肯定是已经废了,现在村子里也没有人能够盘得起,为了咱们大洼村的村民好,这厂子给伯毅哥最好了。”
  
      “是呢,乔书记,伍平还是太年轻了些,他肯定不行。”
  
      “对哦,我还听说伍平背后有人操纵呢,具体是谁我也不太清楚。”
  
      “怎么不听太清楚,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对那厂子不感兴奋的家伙呗,这人啊,真是虚伪。”
  
      “你说的是苏凌吧?”
  
      “可不是么?伍平哪里拿得出来钱啊,我可是听说苏凌当场微信转给他十万块钱,而且还一分钱的利息都不
  
      要呢,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人啊,那厂子根本就是苏凌想要,偏偏话又说出口了,面子落不下来,就借了伍
  
      平之手。”
  
      “假!太假了!我早就觉得苏凌这小子太假,果真如此,果真如此啊。”
  
      张家人你一言我一语,把矛头直指向苏凌。
  
      这两天夜里大洼村十分的热闹,而且发生的事情不小,这么一闹腾,四周也围了不少的村民,此时听了张家
  
      人的挖苦声,一个个也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说苏凌在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
  
      “我也怀疑呢,前段时间为了给王楚河看病,穷的到处借钱,这才几天啊,他怎么就那么有钱了?”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偷的?”
  
      “偷?嗯……有可能,早就怀疑他喜欢偷鸡摸狗。”
  
      “你们家里的钱可得看紧喽。”
  
      赵刚听到这些评价声,眼睛一瞪,怒吼道:“你们知道个屁,不知道就别在这里瞎说八道,苏凌的钱哪里来
  
      的还需要给你们证明吗?”
  
      “你们看你们看,赵刚这才刚当上村主任,就这么牛叉呢。”
  
      “对对对,反正今年选举的时候我是不会选他的,这样的人,一个村里的混子,怎么能当上村主任啊。”
  
      “选举?村委会选举什么时候由得了咱们做主了?这都有暗箱操作的,人家乔书记说要谁让,那就是谁让,
  
      还由得着我们选举。”
  
      “也是,早些年我的选票都不知道在哪里去了,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选票。
  
      一旦有两个人在人群里说这样的一些话,顿时就会像平静池水里的涟漪一般迅速地朝着四周扩散开去,一瞬
  
      间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苏凌、赵刚,还有村支书乔宏伟。
  
      赵刚正欲发作再回骂过去,却被苏凌制止了。
  
      这时候,杨桃听说丈夫被治安官拉走了,飞快地扑了过来,看到张伯毅,尖叫一声,扑了上去,叫道:“张
  
      伯毅,我们家哪里得罪你了啊,你要把我们家赶尽杀绝,你就是个畜生,你还我男人,你还我男人!”
  
      杨桃还没有到张伯毅面前,旁边立即就有两个张家人横了过去,把她给推倒在地。
  
      杨桃失心疯了一般,又一次扑了过来,再一次被张家人推开。杨桃被摔的七荤八素,号啕大哭,旁边的村民
  
      们看的于心不忍,不停地劝说着,让她别闹了。
  
      杨桃痛哭不止,泪流满面,不住地叫着“还我男人”,场面极其的悲苦。
  
      张伯毅冷笑一声,道:“你自己不管好你男人,差点儿把我房子给烧了,这能怨得了别人吗?判刑坐牢,都
  
      是他咎由自取!”
  
      杨桃痛哭地说:“如果不是你放火烧了我家的房子,他会这样吗?张伯毅,你就是个畜生,你就是个禽兽,
  
      你猪狗不如!”
  
      张家人骂道:“杨桃,你特么的嘴巴放干净点,再说老子抽你。”
  
      杨桃尖声叫道:“我就要骂,张伯毅就是个畜生,就是个王八蛋,你坏事做绝,你是要遭天谴的。”
  
      两个年轻的张家小伙子怒不可遏,冲上去就要抽杨桃的脸瓜子。
  
      几个好心的村民赶忙拦了过来,护住了杨桃,没让张家人近身。
  
      可是杨桃把心一横,推开扶她的村民,一边叫着一边说道:“行啊,你们打死我,你们打死我算了!反正我
  
      也不想活了,死了就可以拉着你们一起跟我偿命!”
  
      杨桃犟起来谁也拉不住。
  
      张家人也不服气,冲上来就要去抽杨桃。
  
      几个好心的村民把他们隔开,任由两边怎么踢打,都近不了身,反倒是那些好心的村民还被挨了几脚、几巴
  
      掌,吃亏不小。
  
      现场一片混乱,张伯毅一脸阴笑,得意地看着这一幕。
  
      乔宏伟几次要过去把他们拉开,可是就没有人听他的,只得扭头对赵刚道:“赵刚,你是村防暴主任,你快
  
      去把他们拉开。”
  
      赵刚应了一声,叫了和他几个比较好的兄弟,要上去拉人,结果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村主任带头打
  
      人啦”。
  
      这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些人原本就在火头上,并且有很多人都对赵刚这个村防暴主任极度的不满,听了这话
  
      ,也一起涌了上来,与赵刚的人纠缠在一起。
  
      这一下可就让赵刚叫苦不迭了。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帮人,以前还不觉得他们有多刁蛮,现在算是长了见识!
  
      最可恶的是这里面还有几个人扇风点火,这些人都是与张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
  
      眼前这混乱的一幕,都是张伯毅在幕后操纵!
  
      杨桃的叫喊声,张家两个年轻人的辱骂声,还有一群劝架的。另外还有赵刚带着的一群年轻兄弟要过去拉架
  
      ,最后还有一波对赵刚极度不满的一群人。
  
      这五波人混在一起,你推我打,你来我往,扭打在一起,极其的混乱。
  
      场面完全失控。
  
      乔宏伟做了这么多年的村书记,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而且他的胆子本就小,现在看到场面不受他控
  
      制,他也有些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还有几个没有上场的,也在旁边连连鼓掌,煽风点火,大声地叫着:
  
      “打的好!”
  
      “打死这个狗娘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