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20章 赶出大洼村

第120章 赶出大洼村

    乔宏伟急的上窜下跳,连连叫着:“这可如何是好啊,怎么会这样啊!”
  
      他拿起手机就要报警。
  
      这样的场面,也只有治安管理局的治安官才能过来镇压了。
  
      乔宏伟极度后悔坐上村支书这个位置,前几天还想着钱东怀垮台,他也算是熬出头了,总算可以施展抱复,
  
      好好地带着大洼村的村民过上小康的生活。
  
      结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打脸。
  
      他不仅不能让村民们过上小康的生活,而且还让村民们过去了拳打脚踢的生活。
  
      东边的鱼肚皮已经微微泛白,一线红光渐渐的从东边冒了出来。
  
      往常的这个时候,大洼村里宁静祥和,鸟啼山间,牛哞河岸。
  
      可是现在,却到处都是咒骂声,喝斥声,惨叫声。
  
      人群中,突然间传来一声暴喝:“都住手!”
  
      声音滚滚如雷突然间在天空炸响,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
  
      正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村民们,此时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四下张望,不知道是谁的一声暴喝。
  
      只有张伯毅,看到了对方是苏凌。
  
      张伯毅问道:“苏凌,声音挺大的嘛,你想干什么?拼嗓门呢?”
  
      张伯毅尽是讥诮挖苦之色,现在这个场面正是他想看到的,虽然起先并没有预料到这一步,但事情发展的方
  
      向,却比他预料的要好。
  
      苏凌没有理会张伯毅,而是环伺了一下众人,道:“一村之人,邻里相亲,不和睦相处,互相帮助,居然受
  
      人挑唆,大打出手,这要说出去,让隔壁的牧童村、长寿村的村民怎么笑话我们?”
  
      有一个张家人叫道:“苏凌,你年轻轻轻,逞什么能?这里轮得了着你说话吗?”
  
      “我靠,苏凌,这还不都是因为你而起,如果不是你唆使伍平盘下钱家的那厂子,何至于会到现在这一步?”
  
      “说来说去,都是你小子的问题,你怎么还好意思反过来说别人的不对?”
  
      “你本来就不是大洼村的村民,你有什么资格对大洼村指手划脚?”
  
      “一个外贼,一天到晚只知道偷鸡摸狗,你居然还敢过来教训我们,你要不要脸啊。”
  
      “滚你妈的开!少在这里哔哔,哪凉快哪里呆着去。”
  
      这些叫唤着的全都是张家人,整件事情的始作甬者也都是他们张家人。
  
      苏凌看了看这些人,道:“你们现在可以看不起我,希望你们等会儿别跪下来求我。”
  
      “求你?哈哈。”
  
      叫的最凶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张姓壮汉哈哈大笑了起来,“苏凌,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成葱了吧?我们会求你
  
      ?我们为什么要求你?你算个毛啊,还求你?”
  
      “可不是么?什么玩意儿,在我们面前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只希望你别跪下来求我啊。”
  
      张家人一个个满是讥诮之色,丝毫没有把苏凌放在眼里。
  
      张家势大,在大洼村是属于大家族,像张伯毅这一族都是七兄弟,另外还有二爷爷、三爷爷的,张家的兄弟
  
      在大洼村都有十几户,拉在一起,都是一大帮子人。
  
      而张家人都是以张伯毅为首,一来是因为张伯毅最有钱,二来也是因为他也是大房的大儿子,也就只有他才
  
      有那个能耐号召一大帮子人替他办事。
  
      刚刚在里面混水摸鱼打架的,全都是张家的那些人。
  
      以前有钱东怀做防暴主任,能镇得住场面,而且与张伯毅关系不错,所以张家人显得十分低调,如今钱东怀
  
      入狱,张伯毅又被欺负,张家人不甘心,事情自然而然也就闹大了。
  
      张伯毅也开口说:“苏凌,这时候在我们面前装圣人呢?读了三天半的书,会用几个成语就以为自己了不起
  
      了吗?他们也没有说错,你根本就不是大洼村的人,你就是王楚河从山上捡回来的一个狗杂种,大洼村内部
  
      的事情,你凭什么干涉?”
  
      张伯毅又望向了乔宏伟,道:“乔书记,你不是说承包钱家打蜡厂的事情,只能是我们大洼村内部的人承包
  
      的吗?苏凌在幕后操纵伍平承包,这事儿你管吗?”
  
      乔宏伟一脸为难,连连说道:“张伯毅,苏凌只是借钱给伍平。”
  
      张伯毅得打蜡厂之心不死,紧抓不放:“现在伍平被抓了,打蜡厂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乔宏伟道:“伍平的合同已经签了,这事情得问问杨桃。”
  
      杨桃立即叫道:“厂子我要了,就是伍平被判刑,我一定能够做起来!”
  
      杨桃态度十分坚定,就是要和张伯毅对着干。
  
      张伯毅脸色一黑,一个贱货,回头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乖乖的跪过来求我。
  
      杨桃和伍平后面都是站着苏凌,看来现在要得到打蜡厂,必须要把苏凌给处理掉。
  
      张伯毅的一只手猛然间指向了苏凌,对乔宏伟道:“乔书记,苏凌是个狗杂种,不是大洼村的人,必须得把
  
      他给赶出去!”
  
      旁边马上有人回应:“对,把他赶出去!“
  
      “把狗杂种赶出去!”
  
      “大洼村不需要这样的人,赶出去!”
  
      张家人纷纷叫了起来,气焰嚣张之极。
  
      乔宏伟知道张家人这是强词夺理,脸色同样不好看,但他是村支书,必须以理服人,不由说道:“苏凌在大
  
      洼村是合法的村民,他的户口也在大洼村,那他就是大洼村的村民,谁也没有这个权力把他赶出去!”
  
      “合法吗?”张伯毅看了看远处,有一辆警车悄无声息的驶了进来,“我看未必合法吧?”
  
      乔宏伟道:“张伯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伯毅指了指远处:“你们看,又有治安车进村了,你们猜,这治安车是来干什么的呢?”
  
      众人扭头望去,一辆治安车径直朝着他们驶了过来,停在了他们旁边,车门打开,四个穿着制服的男治安官
  
      下车走了过来。
  
      为首的正是鹿鸣镇治安管理局的副局长杜青仲。
  
      杜青仲四十来岁,个头不高,体形保持的极好,并没有常见中年男人的大肚腩,他来到跟前,左右环伺了一
  
      下,问道:“谁是苏凌?”
  
      立即有张家人指向了苏凌。
  
      杜青仲脸色一黑,对旁边人下令道:“把他铐起来,带回去!”
  
      当即有治安官拿出手铐,上前就要铐人。
  
      在场的也是一脸懵圈,不明所以。
  
      张伯毅阴冷地看着苏凌,臭小子,想和我斗,看我不玩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