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22章 输的很彻底

第122章 输的很彻底

    薛猛拿起手机看了一阵,然后递给了高北川,一双眼睛瞪着张伯毅他们一行人。
  
      “这个,还有那个,还有那个、那个!”
  
      薛猛眼睛毒辣,通过视频很快就抓到了几个重要人物,伸手点了好几个。
  
      “这几个,涉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破坏社会和平,在这里煽风点火,拉帮结派,动手打人,无法无天,全
  
      部给我抓起来!”
  
      薛猛一声令下,数个治安官立即扑了过去。
  
      以张伯毅为首的张家人还不被这场面给吓傻了,立即抱头蹲了下来,连声叫饶。
  
      高北川也走了出来,道:“我听说昨天晚上,你们大洼村里有人纵火,差点儿闹出人命,这起案子暂时还没
  
      有结果,目前我们治安管理局也是紧锣密鼓的对现场留下来的脚印以及指纹进行研讨,相信要不了多久,就
  
      会有结果出来。”
  
      “现在在场的有那么多的大洼村村民,我希望大家能够配合所里提供证据,我做为鹿鸣镇治安管理局局长,
  
      绝对会给提供线索的人一定的奖励,犯了错的,也会从轻发落,我说到做到,绝不食言。当然了,如果被我
  
      们局里最终确定犯罪嫌疑人,那时候至少是五年的有期徒刑!”
  
      高北川的话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一个个的村民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蹲趴在地下的一个张家年轻小伙张小松,看到旁边些荷枪实弹的治安官威风凛凛的模样,他早就给吓破胆,
  
      抱头蹲在地下,就差直接尿裤子了。
  
      张小松经验不足,此时听到高北川的一唬,顿时没有了主意,脱口叫道:“我自首,是我干的,但是……但是
  
      我大伯让我去干的。”
  
      张伯毅一听这话,暗骂一声“白痴”,偏偏又不敢跳起来,只能气的牙齿“咯咯”作响。
  
      高北川眼睛一亮,走过去,拉起张小松,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小松。”
  
      “前天夜里的点火烧人家房子是你干的?”
  
      “是……是我干的。”
  
      “你大伯让你去的?”
  
      “嗯,他说只要我去点把火,就给我五百块钱,所以我去了。
  
      “你大伯是谁?”
  
      “他……”张小松指向了蹲在那里面如死灰的张伯毅。
  
      张伯毅彻底没有了脾气,这一战,自己彻底败了,而且还在败在自己的人手里。
  
      他现在后悔叫张小松这个傻小子去办这事儿,可是张家那么多人,敢去做这件事情的,除了他张小松,还有
  
      谁呢?
  
      旁边的村民们恍然大悟,开始对张伯毅指指点点起来。
  
      “这个张伯毅,是真的打算杀人啊!”
  
      “这个畜生!刚才差点信了他的鬼话!”
  
      “离他远点!千万别哪天被惦记上了!”
  
      “不错,非常不错。”高北川笑着拍了拍张小松的肩膀。
  
      “我还要不要坐牢?我不想坐牢。”张小松小心翼翼地看着高北川说道。
  
      “你能够自首,法院肯定会从轻判刑的,这点儿你不用担心。”高北川笑着说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十分简单了。
  
      以张伯毅为首的张家几个跳的最欢的人被带走,以杜青仲为首的几个治安官也被控制带走。
  
      前天晚上,火烧伍平家的案子也水落石出。
  
      看着远去的车辆,乔宏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特意去和高北川聊了几句,看能不能把伍平给放回来。
  
      高北川说他会处理的,伍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这才让杨桃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想到这这两天所受的委屈,
  
      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
  
      治安管理局和市武警大队收队走了,村子里又恢复了平静。
  
      刘小娜并没有离开,她要对苏凌、乔宏伟、杨桃这些当事人进行一些采访,要把这件事情做一个详细的报导
  
      。
  
      杨桃得知这是苏凌和刘小娜帮的忙,当场就跪了下来。
  
      刘小娜赶忙将她扶起,指了指苏凌,道:“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做,都是苏凌办的好事,他给我们提供了有力
  
      的证据,再加上薛队和高局长的英明神武,所以这件事情才能这么顺利的结束。”
  
      杨桃擦拭了一下白脸蛋上的泪渍,哽咽地说:“你们都是好人,你们的大恩大德,杨桃没齿难忘,这辈子就
  
      是给你们做牛做马也难于报答你们的恩情。”
  
      刘小娜连连安慰。
  
      刘小娜带过来一支治安官大队,而且还请过来了治安管理局局长,而刘小娜与苏凌的关系极好,看热闹的村
  
      民们这时候真真正正认识到,苏凌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他不仅不能得罪,而且还要好好地伺候着,与他搞好关系,钱东怀和他对着干,结果垮了,张伯毅和他斗也
  
      败的很彻底,这些人就是再没脑子也知道和苏凌斗肯定没好果子吃。
  
      苏凌,是有后台的人。
  
      他们这些普通小老百姓,谁敢得罪?
  
      从凌晨三四点钟一直闹腾到早上七八点,事情才渐渐的落下帷幕。
  
      村民们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如今事情结束了,他们才感觉到饿了困了,回家吃东西补觉。
  
      刘小娜心情极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张伯毅恶有恶报,判刑坐牢是必然的,到时候肯定还有伍家家
  
      的赔偿,刘小娜单反相机的赔偿,以及精神损失。
  
      要不了多久,这些法院都会判下来。
  
      留着刘小娜采访乔宏伟,苏凌则回到了家里,把这里的事情给爷爷讲了一遍,然后吃了点儿东西,帮赵奶奶
  
      干了点儿活。
  
      差不多十点多钟的时候,刘小娜来了,说要对他进行采访。
  
      苏凌笑道:“你采访我倒不介意,能不露脸么?”
  
      刘小娜道:“这是要上电视的,不露脸怎么能行?必须得露脸。”
  
      刘小娜指了指旁边的一条河:“走,去那里,那里的风景不错,你拿着我的录音笔,我在前面用手机录像。”
  
      苏凌问:“我讲什么?”
  
      刘小娜道:“就讲你们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还有你是怎么想的。”
  
      苏凌道:“有稿子么?干脆让我背了再说吧,临场发挥我怕我说不出来。”
  
      刘小娜长叹一声:“你咋还不及你们乔书记啊,他什么都不要,说的头头是道,口才好的很哩。”
  
      苏凌笑道:“那是他的特长,我的特长是治病。”
  
      刘小娜无奈地道:“那好吧,那我先写稿吧,你中午得管午饭。”
  
      苏凌说:“没问题,管晚饭都行。”
  
      下午,伍平被放了回来。
  
      回到村里,伍平喜不自胜,对苏凌和刘小娜感激的只差磕头了。
  
      刘小娜忙着采访,询问伍平在治安管理局里的遭遇,还有苏凌对这件事情的评价,还去采访了杨桃,再采访
  
      了几个村民,把整件事情进行了一个详细的归纳,声称说要在市电视台里搞一期专档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