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23章 醋坛子

第123章 醋坛子

    刘小娜直忙到天黑还没有忙完,只得请苏凌给她找个位置住一晚上,明天至少还得要有半天时间。
  
      苏凌本来就是寄人篱下,要再带个人进来住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得回去问了赵奶奶。
  
      赵家两老本来就极是好客,要不然也不会把苏凌和王楚河请到这边来。
  
      苏凌原本也以为留下刘小娜在这里留宿一夜也没有什么问题,结果赵奶奶告诉他说晚上洛清秋回来,家里的
  
      床铺不够,不怎么方便。
  
      苏凌颇为意外,说道:“清秋姐晚上要回来?”
  
      赵奶奶点了点头:“是啊,这ㄚ头说要回来看看呀,而且这两天村子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ㄚ头知道了,
  
      也想回来看一看。”
  
      苏凌问道:“清秋姐咋知道的呢?”
  
      赵奶奶道:“我给她说的,你没有给她打电话?”
  
      苏凌摇了摇头。
  
      赵奶奶笑道:“我们已经给她说了,她说晚上回来吃晚饭的,我还得多加几个菜,这ㄚ头平时工作那么忙,
  
      还要抽时间回乡下来看老婆子,真是有孝心啊。家里的房间实在是不够,你给那个记者说说,或者说让她换
  
      个地方住一晚上?”
  
      苏凌深为理解,点了点头,过去给刘小娜把事情一说,刘小娜倒十分坦然地接受,说不用麻烦他们,她自己
  
      会想办法。
  
      当即刘小娜给乔宏伟打了个电话,不到几分钟,刘宏伟便骑着摩托车过来,说村委会里还有一间多的休息室
  
      ,她可以过去休息,并且早给刘小娜提过这事儿,结果刘小娜没同意。
  
      刘小娜扭过头,看了苏凌一眼,也没有显得太过于尴尬,当即坐上乔宏伟的摩托车,与苏凌挥手道别往村委
  
      会而去。
  
      苏凌要留刘小娜在这里吃晚饭,刘小娜说她不饿,为了减肥晚上基本不吃晚饭。
  
      天刚刚擦黑的时候,洛清秋回来了,自己开着她的那辆大众,大包小包的礼物,有给他们每个人买的衣
  
      服鞋子,还有一些价值不菲的补品。
  
      赵奶奶他们高兴不已,直说这头孝顺。
  
      洛清秋一如既往的美丽动人,乌黑油亮的披肩秀发,一身深蓝色的连体裤,皮肤水嫩水嫩,眸子流光溢彩,
  
      所过之处,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馨香。
  
      苏凌赏心悦目,心动不已。
  
      饭桌上,洛清秋又详细地询问了他们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最后对苏凌竖了个大拇指:
  
      “以后大洼村没有人敢欺负你了吧?也只有你才能搞成这件事情。”
  
      苏凌道:“也只是凑巧那天在村委会上救了一个市电视台的记者,我只是提供证据的,而她却是过来处理这
  
      事儿的。”
  
      洛清秋道:“你就别谦虚了吧,钱家的那个打蜡厂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你真没兴趣?”
  
      苏凌摇头道:“我只想安静地做一个好医生,这一辈子悬壶济事,救死扶伤,至于那些事情,我真没兴趣。”
  
      洛清秋笑靥如花,竖了个大拇指:“真是个伟大而又神圣的职业,了不起。”
  
      饭后,苏凌刚帮着收拾完碗筷,洛清秋便拉着他去房间里试试她给买的衣服,看看合不合身。
  
      苏凌道:“清秋姐,我忙了一天,一身的汗臭,这要试衣服会把衣服试脏的,要不让我去冲个澡。”
  
      洛清秋美眸一转,沉吟了一下,说:“可以,你赶快去洗澡吧。”
  
      之后,她转身进了屋子。
  
      洛清秋的香闺这段时间给苏凌在住,她原本还以为,房间被一个男人住了会很邋遢。
  
      却没想到房间里面收拾的整整洁洁,无论是角落,还是柜板上,都是一尘不染。
  
      床上的被子折成豆腐块,床单给拉的平平整整,桌上的书藉明显被他翻阅过,而且还重新整理了一下,除了
  
      角落里有一堆用黑色袋子装起的药草外,和以前没有任何的两样。
  
      洛清秋心里极其的舒服,把她给苏凌买的衣服拿了出来一一给他拆包。
  
      有外套、衬衣、t恤、长裤、运动裤、名牌鞋……
  
      这些都是知名品牌,每一套都是千元以上。
  
      正在这时,苏凌丢在床上的手机突然间来了一个视频电话。
  
      洛清秋微感奇怪,走过去一看,看到上一个叫“夏红”的要和他进行微信视频。
  
      洛清秋对夏红有一定的了解,上次苏凌落难的时候,夏红帮助过他,后来听说夏红离婚了。
  
      只是这大晚上的,怎么两个人还要视频电话呢?
  
      洛清秋跑了这么多年的业务,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最多也只是语音电话,一旦牵扯到视频电话,那绝对是关
  
      系十分亲近的了。
  
      洛清秋微微有些醋意,伸手挂断,紧接着就收到夏红发过来的一条信息:“你很忙吗?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听说你在村里出了些事,你有没有事?”
  
      话语之中尽是关切之意,还有浓浓的情意。
  
      洛清秋的醋意更浓,心里面极其的不爽,嘟起嘴巴。
  
      正在这时,苏凌推门走了进来,脸上如沐春风,道:“姐,我洗好了,香喷喷的,可以试衣服了。”
  
      洛清秋猛然间转过身,俏脸含煞,怒声喝斥:
  
      “试什么衣服?我没有衣服给你试,你回你的房间去!
  
      看着洛清秋就像一只发怒的小雌豹,苏凌微微一怔,这变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女人心海底针,苏凌丈二金刚般摸不着头脑。
  
      苏凌不敢惹发怒的女人,只得“哦”了一声,指了指桌上的手机,道:“那我拿我手机就出去。”
  
      洛清秋抓起桌上的手机便朝着苏凌丢了过去,苏凌一把没接住,手机“啪”的一声坠.落在地,屏幕都摔碎了
  
      。
  
      苏凌愣了,倒不心疼手机,而是看着洛清秋,关切地问道:“清秋姐,你咋的了?是我惹你了吗?”
  
      洛清秋心里面也有些愧疚,但想到夏红给他发的绵绵情话,心里面就像打翻了醋坛子一样极不舒服,怒火中
  
      烧,大声说道:“你没有惹我,谁都没有惹我,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你赶快出去!”
  
      苏凌弯腰捡起已经不行了的手机,逃也似的跑了出去,对洛清秋的变化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发这么大的火呢?是嫌我把房间给她弄乱了吗?这应该也不会啊…
  
      苏凌心情有些郁闷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一下手机,彻底不行了,尽管能开机,但是屏幕里什么都看不见
  
      。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明天再去换一台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