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25章 白马王子?

第125章 白马王子?

    路上,王雅莉奇怪地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逃避她们呢?”
  
      苏凌点了点头:“幸好你及时赶到,要不然我差点儿都下不来台了?”
  
      王雅莉眼球子一转,脚步戛然而止,道:
  
      “小林子,你该不会脚踩两只船,现在被发现了吧?”
  
      苏凌发现女人的奇思妙想真的很奇特,头皮发麻地苦笑道:“你想哪里去了啊,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脚踩两
  
      只船呢,人家长的多漂亮啊,而且还有气质,身材又好,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种乡下穷小子呢?”
  
      王雅莉点了点头,露出了微笑:“你倒挺有自知之明的嘛,说得也是那么回事,看上谁也不可能看得上你啊
  
      。”
  
      苏凌摸了摸鼻子:“在你眼里,我有那么差劲?”
  
      王雅莉道:“难不成你还觉得你很优秀?”
  
      苏凌纳罕道:“我不觉得我有多优秀,但只要我骑上白马,那一定是王子。”
  
      王雅莉“噗哧”一声笑出声来,笑靥如花,花枝乱颤,“咯咯”娇笑道: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
  
      苏凌道:“唐僧怎么了?唐僧要不帅,盘丝洞的妖精,女儿国的女王会想着嫁给他吗?我倒希望我是唐僧,
  
      取经路上都不需要孙猴子,专门收拾那些女妖精。”
  
      王雅莉捧腹大笑,前仰后合,好半响才停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小林子,你太不要脸了,几天不
  
      见,你别的本事没啥增长,无耻的功夫倒是提升了不少呢。”
  
      苏凌也不生气,而是看着王雅莉这副花枝乱颤的迷人风景,不发一语。
  
      王雅莉笑了一阵,这才和苏凌到了家里。
  
      王青山躺在堂屋里的躺椅上,气色不是蛮好,听着苏凌他们进来,他赶忙坐起来。
  
      王雅莉赶忙过去让父亲躺下,让苏凌过来给王青山看看。
  
      苏凌给王青山简单地查看之后,说道:“还是那个药方,买药给我来配制,高血压这种病想要根治,还是有
  
      一定的困难,但可以调理,吃我配的药,半年之后,不说痊愈,至少也能够好上九成。”
  
      王雅莉“哦”了一声。
  
      苏凌又说道:“记着,下次再找我的时候,之前的出诊费,还有让我给你们配药的费用,可都要一并出了。
  
      提到钱的事情,王雅莉虽然有些不悦,但现在是有求于人到口的话只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苏凌再在这里耽误了一会儿,想着那边的事情应该差不多了,这才离开王家,折返回去。
  
      苏凌刚走,王青山便说道:“你怎么还让他来给我看病啊,他哪里会看什么病啊,吹牛都吹上天了,我从来
  
      都没有听谁说高血压还能治好的,他居然说吃他的药半年,能治好九成,他那药多贵啊,五千块配一次药,
  
      半年下来,你得出多少钱啊?你出得起吗?
  
      王雅莉道:“我上次去找过高医生,高医生说苏凌的医术很厉害,所以我才找他的。”
  
      王青山叹息一声:“高血压是治不好的,你说你何必花这个钱呢?你在外面挣点儿钱容易吗?没必要把钱浪
  
      费在这些方面。”
  
      王雅莉道:“先试试吧,高医生那么推崇苏凌,我们就让苏凌试一试,如果没有效果,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王青山道:“反正我是不怎么相信这小子的,我对他太了解了,王楚河有几斤几两?难不成他比王楚河还厉
  
      害?”
  
      王雅莉低头不语。
  
      ……
  
      苏凌回到家里,洛清秋还没走,问了下赵奶奶。
  
      “你说那丫头啊,她说是去前面工地上看进度了。你有事找她?”赵奶奶笑道,“对了,她给你新买的衣服丢
  
      在房间里了,让你自已去试,如果有问题的话,你自己想办法。”
  
      苏凌一阵苦笑,清秋姐是真的对自己有意见了啊!
  
      乔宏伟带着刘小娜在河边游览着大洼村秀丽风景,这时给苏凌打了个电话,让他过去一起陪刘记者做个采访
  
      。
  
      苏凌实在是不想看到两个女人在一起火星四溅的场面,只想着尽快把刘小娜给送走完事。
  
      他来到河边,找了个通透的位置,配合着刘小娜做了一个采访。
  
      反正内容都是提前写好的稿子,倒也没什么压力。
  
      半个多小时后,刘小娜采访结束,便和乔宏伟回到村委会,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等苏凌再回到赵家的时候,发现洛清秋的车子已经不见了,估计是已经离开了,一条信息都没有留下。
  
      回到房间试了一下衣服鞋子,都比较合身,于是苏凌拿起手机,下载微信。
  
      登录后,他正准备给洛清秋发条信息表达一番感激之情,却发现夏红的对话框里给他来了无数条信息。
  
      昨天晚上夏红给苏凌视频通话,没有接通,然后又发了消息,依然没到回应,她便有些担心起来。
  
      拨打苏凌的电话,却发现他一直都关机,这不由让夏红有些担心起来,后面给他打了一晚上的电话,发了一
  
      晚上的微信。
  
      最后,夏红心里面实在是不踏实,于是一早就请了假,搭车准备回大洼村瞧瞧。
  
      苏凌看到夏红字里行间的担心之色,心里面流出一抹浓浓的感动,立即拿起手机,拨打着夏红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显得比较嘈杂。
  
      “夏红姐,对不起,我昨天晚上手机坏了,今天重新弄了一部手机,才下载微信看到你的信息。”苏凌歉意地
  
      说。
  
      听到苏凌的话,夏红鼻子发酸。
  
      此时她正坐在回大洼村的一辆车厢带篷载人的三轮车厢里,车子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震的她的心脏都要跳出
  
      来似的,再加上昨天夜里没有睡好,现在非常的难受。
  
      夏红强忍着心中的委屈,道:“你真是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就好。”
  
      苏凌道:“你那边怎么那吵?你在哪里?”
  
      夏红道:“我在外面,本打算去大洼村找一下你的,现在得到你的消息,我也就放心了,我就不用去大洼村
  
      了,我现在回公司。”
  
      大洼村是夏红并不美好的过去,她不想再去面对,而且她这样回去就只是为了去看苏凌,让村里人看到了,
  
      会怎么想呢?
  
      苏凌道:“你都到半路了,你来就来呗。”
  
      夏红连声不用,叫了声前面的师傅,说自己要下车。
  
      带篷载人三轮车在乡镇这种地方十分常见,主要就是解决那些没有车辆出行的村民。
  
      此时车上还有另外隔壁村的村民,驱车的师傅听说她要下车,猛地一脚油门一踩,停了下来,收了钱,扬长
  
      而去,把夏红一个人留在蜿蜓崎岖的黄泥巴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