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28章 不祥的兆头

第128章 不祥的兆头

    杨桃促狭地问道:“照你这么说,一定是有心仪的人了吧?还是放不下方雨?”
  
      苏凌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早就和方雨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如今她是她,我是我。”
  
      杨桃的笑容依然十分的甜腻,宛如三月里的春风,要将大地都吹出一些盛开的花儿一般。
  
      她说道:“我看你们前段时间还走的挺近的呢,你说没关系,我才不相信呢。我妹妹杨柳长的可漂亮呢,身
  
      边有很多的追求者,而且在银行里面上班,前途无限,一般人我还不介绍呢。”
  
      苏凌摇头道:“谢谢桃子姐的一番好意。”
  
      杨桃点了点头,道:“行了行了,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强求,我确实觉得你挺优秀的,呆在大洼村,有
  
      些屈才了,你要在外面,绝对是大老板。”
  
      苏凌被杨桃夸的有些不好意思,道:“钱再多,也不过睡一张床,一间屋,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够用就行
  
      ,一家人平平安安、幸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就挺好。”
  
      杨桃对他竖了个大拇指,道:“说的真对。”
  
      苏凌与杨桃分道扬镳。
  
      苏凌特意去建房子的地方看了看,与包工头简单的聊了几句,见他特别的忙,便也不好打扰,就个儿四处看
  
      了看。
  
      到底还是洛清秋出了大价钱的,这房子的格局十分漂亮,大致的模型已经出来了,估计再过一个星期就能全
  
      部完工。
  
      听说今天一早洛清秋又过来催了工期,而且还提了一些要求,让包工头老板极是头疼。
  
      而这样的财主并不多见,又不好得罪,只能老老实实的去想办法改进。
  
      苏凌刚往家里走去,却突然看到远处山坡上,方雨和钱子浩并排走在一起。
  
      方雨白裙飘飘,钱子浩身姿挺拔,两人站在一起,倒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苏凌望向他们的时候,正好他们也望向了苏凌。
  
      方雨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轻蔑之色,不由挽起了钱子浩的胳膊,似是给他说了句什么,二人便朝着苏凌走了
  
      过来。
  
      苏凌没有避开的意思,方雨主动的不纠缠自己,求之不得呢。
  
      二人到了跟前,方雨高傲地仰了仰下巴,道:“苏凌,不好意思,以前打扰你了,从今以后,我保证再不会
  
      纠缠你。”
  
      苏凌微笑道:“那我祝你们幸福。”
  
      方雨道:“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子浩说了,他打算去城里买套房,以后我们就搬去那里住了,
  
      估计以后也难再见面。”
  
      方雨说这些话的时候依然显得很是高傲,完全没有把苏凌放在眼里。
  
      听堂姐方欣说苏凌有钱,经过她这段时间的观察,发现苏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钱,估计手上也就十来万
  
      ,如今还借给了伍平,又成了一个穷光蛋。
  
      但钱子浩可不一样了,有他老爹钱东怀给他留的钱,如今厂子卖了三十五万,会全部落入他的卡里,就苏凌
  
      的那点儿小钱,还不及子浩的一个零头呢。
  
      苏凌正不想看到她呢,此时显得十分坦然,微笑着说道:“你们去城里住好啊,住乡下,就怕污染了环境。”
  
      苏凌说话上面从来不服输的,被方雨这样挤兑,他肯定也不乐意,嘴上绝对要把便宜给占回来。
  
      方雨俏脸一冷:“苏凌,你这什么意思?”
  
      苏凌叹息一声:“你们想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苏凌转身就走了,实在是不想和他们在一起呆太久。
  
      方雨狠狠地瞪着苏凌抱着后脑勺的背影,哼了一声:“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听说我们要住城里去,就眼红呢
  
      。”
  
      她又把目光望向钱子浩,甜腻腻地说道:“子浩,我们明天就去把证领了吧?”
  
      钱子浩想了想,道:“我还说明天去看房呢,你确定要先拿领证?”
  
      方雨道:“先看房,看房重要,我好像是听你说了的哦,有一个新楼盘,地理位置很好,买房的人可多呢,
  
      我们得早点儿去,要不然就抢不到了。”
  
      钱子浩道:“你以后不要再和苏凌有任何的来往。”
  
      方雨道:“你放心吧,我和苏凌早就已经没有将来了,现在,你才是我的全世界。”
  
      钱子浩伸手刮了刮方雨娇巧的鼻子,笑了笑。
  
      二人刚刚转身,突然看到一个壮汉扛了把锄头从旁边走过,正是那兰婆婆的儿子丁力。
  
      丁力身形魁梧,脸上有着阴冷的笑意,从他们俩旁边经过,不由扭头看了他们一眼,钱子浩和方雨吓的噤若
  
      寒蝉,愣愣地看着丁力从眼前走过去。
  
      直到丁力走的远了,方雨才说道:“丁力长的真吓人,和他妈一样,像个老妖魔。”
  
      钱子浩道:“听说兰婆婆通灵,还是别说他们家的坏事,这事儿要让兰婆婆听到了,会让你鸡犬不宁呢。”
  
      方雨摇头道:“她哪有那么神,前几天我还看到赵婆婆和兰婆婆在一起吵架了呢,苏凌还和丁力都打起来了
  
      ,也没见他们遭什么殃啊。”
  
      钱子浩道:“估计兰婆婆还在招灵呢。”
  
      方雨晒然一笑,丝毫没有把他们一家人放在眼里,再看了看丁力一眼,这时丁力却转过身来,对着他们诡异
  
      一笑。
  
      方雨吓的“啊哟”一声,立即躲到钱子浩的身后,不敢看丁力。
  
      苏凌刚刚回家,便听到赵奶奶在屋子里破口大骂着,屋子里面还“哐哐”作响。
  
      苏凌加快步伐,冲了进去,却见到赵奶奶正手里拿着把锄头佝着腰在一个角落里拍打着什么。
  
      苏凌大感意外,凑过去一看,但见那角落里盘着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那蛇粗若成有大拇指,盘了一个大盘
  
      子,伸起蛇头,正对着赵奶奶吐着信儿,任由赵奶奶的敲打,这东西就是不出去。
  
      在乡下,家里进蛇,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蛇进去了,一定要把对方请出去,千万不能打死。
  
      赵奶奶敲打半天,那蛇一动不动。
  
      苏凌转身出去,找了一根竹篙,伸过去挑起那条大蛇,吊挂在竹篙上,缓缓地弄了出去,最后丢得老远的坡
  
      里,那蛇直接溜走。
  
      赵奶奶叹息一声:“家里这么多年都没有蛇溜进来,今年是咋来的呢?”
  
      农村人的家里溜进蛇,是不祥的兆头。
  
      这件事还是对赵奶奶有较大的影响,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苏凌安慰道:“赵奶奶,你不用想太多,这蛇可能是迷路了。”
  
      这个解释,不说赵奶奶不信,苏凌自己都有些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