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31章 白马探花陈庆之

第131章 白马探花陈庆之

    孔荆轲温雅高贵,玉步盈盈,款款来到苏凌的面前,伸出一根白嫩如玉一般的胳膊,美丽动人的脸蛋上有
  
      着让人如沐春风般的微笑,用着天籁般的声音说道:
  
      “你好,苏先生!”
  
      苏凌尽可能的让自己心绪变得平稳,哪怕他已经算是见识过太多的艳绝人寰的美女,此时依然忍不住心跳加
  
      速,缓缓地伸出手:
  
      “孔小姐,您好。”
  
      触及她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苏凌心神为之一荡,三秒,摇晃两下,极富礼仪的松手。
  
      孔荆轲的美丽脸颊上一直荡着扣人心弦的微笑,轻声道:“苏先生大驾光临,十分荣幸,请坐!”
  
      孔荆轲极其的优雅,请苏凌缓缓落座,先是向苏凌表达了感激之情。
  
      苏凌也询问了一下孔荆轲最近的情况,然后给她号脉,感觉到她身体里面好了许多,所患的阴寒之症,再过
  
      一段时间,服用苏凌给她调制的药,不说痊愈,基本也能好完全。
  
      而且体内的那团黑气也基本消散,但眉宇之间,还是有一股不安的东西,十分稀薄,萦绕其间,目前看来对
  
      她并没有什么影响。
  
      但时间一久,肯定还是会有问题。
  
      苏凌环伺了一下房间,再没有看到那个黑色的东西,并且屋子里面的那团不安的黑色气息如今也消散了许多
  
      ,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走了。
  
      至于那东西是什么,以苏凌目前的知识储备,暂时还搞不清楚。
  
      如果那东西走了最好,就怕没走,到时候还是会引起孔圣女的不适。
  
      苏凌总算体会到了孔圣女的独特气质,同时也对孔圣女的身份背景有些好奇起来,荆南市并不是个大地方,
  
      如何会有这么高贵的一个圣女做为威名赫赫龙虎门的圣女?
  
      苏凌没有多想,而是进到单独给他收拾出来的房间里炼药。
  
      几个小时后,他配制了两份药液,已经是午饭时间。
  
      苏凌、孔荆轲、孔渔、沈重四人坐在一起,旁边有漂亮的女仆伺候着。
  
      孔渔微笑地说道:“听说苏先生喜欢川菜,今天专门从西川请的大厨过来做的这顿饭,请苏先生品尝品尝!”
  
      沈重也微笑地道:“这酒是出名的绍平女儿红,也是特意从知善酿酒厂的老窖里弄过来的,请苏先生好好地
  
      品尝品尝。”
  
      苏凌受宠若惊,看着他们给自己这么高级别的礼仪,自己显得有些拘束。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可是在这种高规格的礼仪之下,苏凌反倒并不怎么舒服。
  
      孔渔原本就已经有了倾国倾城之姿,再加她那成熟的身段儿,走出去都已经是让无数男人竞折腰的尤物,可
  
      是和孔荆轲比起来,她的光彩显然被压制住了。
  
      孔荆轲的心情非常不错,在饭后吃过水果拼盘之后,便要带着苏凌在这个大型的别墅处看看,说是要向他询
  
      问风水的问题。
  
      苏凌本想说我哪里懂什么风水,但人家圣女有请,就这样拒绝也有些不好意。
  
      而且龙虎山极大,如今正在被龙虎门进行开发,有许多景致不错的地儿,苏凌正好也可以搜一搜四周,看是
  
      否能够找到那个黑色的未知物什。
  
      “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选这么个偏僻的地方,而且还把龙华山改成龙虎山,并且在这里打造成我们龙虎
  
      门新的基地?”
  
      孔荆轲的眼睛很亮,微笑地看着苏凌问道。
  
      苏凌摇了摇头。
  
      “你不是风水大师吗?”孔荆轲问道。
  
      苏凌摸了摸鼻子,尴尬地道:“我只是个半吊子的风水大师,略懂一二。”
  
      孔荆轲道:“我们华国境内有一个知名的风水大师,人称风大师,你听说过没有?”
  
      苏凌摇了摇头。
  
      孔荆轲微笑着说:“孔姨娘请风大师专程到荆南一趟,风大师说龙华山虎踞龙盘,胸怀风月,是个风水宝地
  
      ,孔姨娘得知此事,就去找了一下荆南市政府,最后这座山就改名龙虎山,我们也就在这里建了别墅。”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苏凌情不自禁的转过身多看了不远处正在观景的孔渔一眼,这个女人,貌似很强大
  
      。
  
      苏凌点了点头:“这地儿是不错,但我对风水不怎么专业,不太看得出来。”
  
      孔荆轲微笑地说:“你太谦虚了,其实你也很厉害,一眼就看出门前的镰刀煞,而且你还捕捉了我体内的一
  
      个妖物,你这是降妖除魔的大本事呢,据说在咱们华国,有你这种本事的人非常稀缺,千万里挑一。”
  
      苏凌奇道:“你还知道谁?”
  
      孔荆轲道:“我知道有一个。”
  
      “谁?”
  
      “白马探花陈庆之。”
  
      “陈庆之是谁?”
  
      “你不知道他?”孔荆轲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话语中充满了崇拜之意,“东北的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物,他曾经做了几件大事,其中有一件就是‘长白山夺魄’,犹其的出名,这件事情之后,也彻底打开了他的
  
      名气,整个华国都没有人敢小瞧了他,而且他在长白山夺魄的时候,还只有二十五岁,因为爱穿白色衣服,
  
      高考成绩全县第三,所以世人称他为‘白马探花’。”
  
      说到这个“白马探花”的时候,孔荆轲却显得十分平静,只不过从孔圣女的字里行间,苏凌还是听出她对陈庆
  
      之好像有一种独特的好感。
  
      也是,这样的天之骄子,像孔荆轲这样的小美女对她有崇拜之情,也是情理之中。
  
      在苏凌的眼里,像这样的人,和自己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纵是再牛叉,也没太大的野心,也没想过和
  
      他一较高低。
  
      苏凌只想回到大洼村,有一个自己的诊所,悬壶济世,仗义救人,娶个像伊楼兰、洛清秋这样的老婆,生对
  
      儿女,一辈子衣食无忧就足够了。
  
      苏凌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过多的追问什么是“白马山夺魄”,而是打量着四周的盆景绿植,享受着山间幽幽清
  
      风,依然没有发现那个黑色的物什。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摸出一看,是伊枫打过来的。
  
      苏凌向孔圣女说了声抱歉,走到一边,接通伊枫的电话,询问他有什么事。
  
      伊枫道:“孔圣女那边的事儿处理完了没有,我这边有点儿事,你有没有时间?”
  
      苏凌扭过头看了看即使清汤挂面、素颜朝天依然美的惊心动魄的孔圣女,道:“我有时间,你过来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