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39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第139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伊枫在老一辈人的眼里就是属于那种典型的不靠谱类型,整天在外面和一群狐朋狗友鬼混,爱打游戏,爱
  
      泡夜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和伊楼兰比起来,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儿。
  
      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说要请医生过来给老太太看病,这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他请了一个二十岁的名医过
  
      来,这事情就很滑稽了。
  
      二十岁的人,敢称名医?
  
      这该是有多么的没有自知之明?
  
      伊泽溪说出这话,不由“咯咯”娇笑起来,轻蔑的目光时不时的打向伊枫。
  
      伊枫脸色通红,怒声说道:“小姑,你可以侮辱我,但请你别侮辱苏神医。苏神医是真真正正的神医,他的
  
      医术超绝,治好了不少人的病。”
  
      伊泽溪反问道:“我侮辱他?你觉得他值得我侮辱吗?他是谁?他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让我侮辱?”
  
      伊泽溪冷冷地看向苏凌。
  
      饶靖也说道:“伊枫,这里有孙国医在呢,别胡闹,赶快把你的朋友带出去。”
  
      伊枫感到极度的憋屈,看了看那面无表情、显得极其高傲的孙诣修一眼,想着今天真的是侮辱,早知道他们
  
      要请孙国医过来,就不带苏少过来的。
  
      自己丢脸也就算了,还让苏少下不来台。
  
      这时,老太太突然笑呵呵地说道:“小枫,你说他是名医?你告诉我,他多有名啊?叫什么名字?住哪里呢
  
      ?”
  
      伊泽溪哼道:“对,你说出他的名字,我倒要看看他多有名,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名医呢。”
  
      饶靖直接看着苏凌,道:“你姓苏是吧?你师父难道比国医还厉害吗?在孙国医面前,你就没有一点儿自知
  
      之明吗?”
  
      看着这伊家人对自己苦苦相逼,苏凌纵是再想息事宁人估计也不行了,只能看了看孙诣修一眼,道:“我叫
  
      苏凌,鹿鸣镇大洼村人,我也没什么名气,就只是一个山野小郎中,跟爷爷学了点儿医术。”
  
      “哈哈,哈哈哈哈。”饶靖捧腹大笑,最是张扬。
  
      老太太和伊泽溪也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是孙国医也一脸轻蔑,刚刚还冷漠的表情,此时也忍不住露出讥诮的笑声。
  
      听到他们的笑声,伊枫羞愧的无地自容。
  
      但伊楼兰却相对正常的多,她内心足够强大,而且早就已经摸透了这些人的性格,他们愿意笑就去笑呗。
  
      伊枫猛然间转过身,道:“苏少,不理他们,我们走。”
  
      正在这时,老太太却突然说道:“等等,既然来了,那就过来给老婆子再号一号脉,请这个所谓的名医过来
  
      帮我看一看,我身体有没有什么毛病?”
  
      老太太话语之间对苏凌极其的轻蔑。
  
      伊楼兰道:“奶奶,我看还是不用了吧?刚刚孙国医已经给您瞧了呢,她都说您的身体十分硬朗,能有什么
  
      问题呢?”
  
      伊楼兰知道这是老太太他们故意要挖苦嘲讽苏凌,所以就赶着出来圆场。
  
      可是老太太却十分执拗地说:“伊枫都那么推崇这个名医那肯定还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快过来,给我号一
  
      下脉。”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孙诣修也说道:“苏郎中,你过去给老太太瞧瞧,兴许我刚刚有看漏的地方,你要发现了
  
      ,正好可以弥补一下。”
  
      伊泽溪也说道:“对对对,大名医,快过来帮老太太瞧瞧看,你可得瞧仔细了哦,千万别误诊了啊,咯咯。”
  
      饶靖过来直接拍了拍苏凌的肩膀:“苏大神医,大老远的跑一趟,什么都不干,怎么就走了呢?伊枫是小辈
  
      ,不懂事,我们做大人的得制止他,麻烦您给去我们家老太太看一看,你放心,我们会给出诊费的,你平时
  
      在你们村子里出诊费是多少钱?五块?还是十块?我们伊家没有那么小气,至少会给你两百,哈哈。”
  
      饶靖猖狂的笑声极其的刺耳。
  
      伊枫也是后悔的无地自容,双拳紧握,如果不是看在奶奶在眼前,他直接一拳朝着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招呼
  
      过去。
  
      一些伊氏族人也都围了过来,看着这一幕,对着苏凌投于轻蔑的神色。
  
      “伊枫脑子没问题吧?怎么带了这么个乡村郎中过来给奶奶治病呢?”
  
      “山野小郎中,行医资格证都没有,怎么能让他给奶奶治病?”
  
      “伊枫平时不是挺狂的吗?这回让他吃个憋。”
  
      “哈哈,有好戏看了,有好戏看喽。”
  
      现场的除了伊楼兰和伊枫姐弟二人,再没有任何人相信苏凌。
  
      苏凌早就已经习惯了被这些人挖苦挤兑,又看了看孙国医一眼,缓缓地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就怕等会
  
      儿查出什么问题出来,你们跪下来求我就不好了。”
  
      “什么?”
  
      “这小子也太猖狂了吧?”
  
      “求他?孙国医就在旁边,还会求他?”
  
      “吹牛不用上税是吧?特么的,要我我也能吹呢。”
  
      “我靠,这家伙脑子没问题吧?居然还敢口出狂言。”
  
      旁边一个个都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伊泽溪尖声叫道:“姓苏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太太让你过来给他号脉你就来,你叽叽歪歪干什么?你
  
      是不是心虚不敢来啊?”
  
      苏凌迟疑了半秒钟,朝着老太太走了过来,伸手搭在老太太的手腕上,闭上眼睛,感应一番,脑海里面顿时
  
      出现了一个药方。老太太什么病,他虽然不清楚,但这个药方治什么,他能够看得出来。
  
      苏凌突然睁开眼睛,松开手,看着众人都看着自己,不由微微一笑,望向了孙诣修,道:“孙国医,请问你
  
      确定老太太就是病毒性感冒?”
  
      孙国医一副高人的模样,淡淡地说道:“非常的明显,老人家有鼻塞、咽痛、食欲不振、发热这些基本症状
  
      ,而且长时间如此,这就是病毒性感冒。”
  
      苏凌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使众人看得莫名其妙,还以为他是疯了。
  
      苏凌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盯着孙诣修,道:“堂堂的国医圣手,居然就只有这么个水平?依我看,你是冒牌
  
      的吧?”
  
      这句话,犹如一柄利箭猛然间刺向孙诣修。
  
      全场一片哗然,一个个都睁大眼睛,难于置信地看着苏凌。
  
      这小子,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你……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饶靖怒声喝斥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