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40章 冒牌货

第140章 冒牌货

    敢说国医圣手孙诣修是冒牌货,苏凌绝对是当今之世第一人。
  
      不仅饶靖愤怒了,伊泽溪也尖声叫了起来:“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乱咬人可以,可别在伊家的地盘上咬人,
  
      给我叫人过来把这只狗给赶出去!”
  
      伊楼兰和伊枫都羞红了脸,无地自容,刚刚伊楼兰都说在报纸上看到过孙国医的照片,眼前这人就是孙诣修
  
      ,苏凌居然还说他是个冒牌货!
  
      事情越闹越大了,已经有些失控。
  
      苏凌夷然不惧,继续说道:“你见过症毒性感冒耗几个月还没有问题的吗?你难道就没有发现老太太的肺部
  
      已经开始出现糜烂?你明明不是孙国医,你为什么要冒充他?”
  
      苏凌早就怀疑眼前的孙国医有问题,总感觉这个孙诣修不像是国医圣手,他的心跳一直都有些紊乱,哪怕他
  
      脸色平静,目空一切,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但是在苏凌的感觉里,越是医术超绝的人越是没有什么
  
      架子,反之他的心跳很快,很是紧张。
  
      如今的苏凌对周围事物极其的敏感,总感觉他好像比较害怕,偏偏还要装成一副很坦然的模样。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那就只有一个。
  
      眼前的这个孙诣修是冒牌的!
  
      伊楼兰都说过,像孙国医这种常居京城,平时都是给顶端级的人物治病,纵是“白马探花”陈庆之这种要治病
  
      ,也得亲自去京城拜访孙诣修,就凭一个在华国只能算个三流家族的伊氏女婿饶靖怎么可能把孙国医请出山
  
      ?
  
      苏凌突然间直指孙诣修是冒牌货,孙诣修瞬间心跳加速,有些慌乱,他更加笃定自己的判断,话语咄咄逼人
  
      ,让孙诣修瞬间都有些绷不住。
  
      孙诣修欲说话,一旁的饶靖突然说道:“姓苏的,你赶快给我滚出去,你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苏凌性子刚毅,忍了这么久,岂能再忍气吞声下去,扭过头冷冷地看着饶靖:“怎么?你心虚了?你请了一
  
      个冒牌货过来,就想把老太太糊弄过去?老太太的病已经十万火急了,你知不知道?再要耗一个星期,纵是
  
      神仙转世也救不了老太太!”
  
      “你……你简直就是放屁!”饶靖恼羞成怒,指着苏凌骂道。
  
      孙诣修迅速的理清了眼前的形势,稳住慌乱的心绪,面色一沉,冷冷地道:“饶先生,你们伊氏家族已经请
  
      了大名医,看来就不需要老朽了,告辞!”
  
      孙诣修说罢,转过身就要离开。
  
      再不离开,就要真真正正被人给揭穿了。
  
      伊枫突地拦在“孙诣修”面前,张开双臂,拦住他的去路,道:“孙国医,你怎么走那么急呢?我奶奶的病还
  
      没有治好呢。”
  
      伊枫对苏凌深信不疑,犹其是他表现的极其自信的时候,他对苏凌更是信任,他说这家伙是冒牌的,那就肯
  
      定是冒牌的。
  
      伊楼兰目光熠熠地看着苏凌,对他的自信也极其的惊讶,诱人的檀口微微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孙诣修”一脸愤怒,盯着伊枫:“你想干吗?这就是你们堂堂伊氏的待客之道吗?”
  
      伊枫笑眯眯地说:“孙国医不急嘛,您要急着走,我就亲自送您。”
  
      苏凌道:“你到底是谁?老实交待,为什么要冒名顶替孙国医?”
  
      他摸出手机,翻出刘小娜的电话号码,在“孙诣修”的眼光晃了晃,道:“我这是荆南市电视台的知名记者刘
  
      小娜的联系方式,我打个电话给她,她会第一时间赶到,会对你冒名顶替的事情进行报导,这事情要传到京
  
      城,你觉得你会怎么收场?”
  
      “孙诣修”有些顶不住了,这也是他现在最担心发生的事情。
  
      如果不是收了饶靖大笔的钱,打死他也不敢冒充孙国医。
  
      只要这件事情被孙国医知晓,他的徒子徒孙们有一万种办法让他生不如死。
  
      “孙诣修”神情有些恍惚,现前的场面有些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苏凌闪电般的出手,突地一下,从“孙诣修”的脸上扯出一块薄薄的面膜,现出“孙诣修”的本来面
  
      目。
  
      全场哗然!
  
      果然是冒牌货!
  
      饶靖和伊泽溪夫妻二人最先羞愧的无地自容。
  
      伊枫叫道:“哟嗬,搞了半天,原来是个冒牌货啊。”
  
      伊泽溪眼珠子一转,看了丈夫一眼,发现饶靖怔怔出神,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突然尖叫一声,指着这个
  
      冒牌货叫道:“原本你是个冒牌货啊,你真是大胆,居然敢顶着孙国医的面具在外面招摇撞骗,我要报警,
  
      我要让警察过来抓你!”
  
      冒牌货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看着饶靖,正欲反驳,饶靖也赶忙说道:“说的对,你居然敢骗我的钱,你好
  
      大的胆子,快报警,这种骗子,一定要抓起来,住他十年八年的牢。”
  
      冒牌货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要脸,现在出了事儿,你不帮我就算了,还要落井下石,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
  
      会让你好过。
  
      冒牌货哼道:“姓饶的,这不是你出的主意吗?”
  
      “你……你放屁!”
  
      “怎么?你不承认吗?你给了我一万块钱,再给我弄了一张人皮面具,让我冒充孙国医,这不都是你的主意
  
      ?其实我懂个屁的医啊,我只是个木匠,这些话,都是你教我的。”冒牌货彻底撕破脸了,“姓饶的,这都是
  
      你逼我的,你那一万块钱,老子也不要了,反正现在也揭穿了,你让我不好过,你也休想有好日子过!”
  
      饶靖听的脸色苍白,扭头看了看众人,一个个都以一副玩味的表情看着他。
  
      饶靖看了看老婆伊泽溪,她面寒如霜,狠狠地看着他。
  
      饶靖傻眼了,又去看了看老太太,却发现老太太气的脸色铁青,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他双腿一软直接跪了
  
      下来,哀求道:“妈,我没有,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老太太“砰”地一声,重重地拍在桌上,指着饶靖颤声骂道:“好呀,你本事大呀,都想着来糊弄我了啊,还
  
      请了一个木匠来给我看病开药,你是急着让我早些死了是不是?孽障!孽障啊!气死我了……咳咳……气死
  
      我了……咳咳……”
  
      老太太怒吼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突然间剧烈咳嗽,颤抖的身体猛然间一阵抽搐,眼皮一翻,身子一歪,当
  
      场直接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