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44章 这是拍戏吗?

第144章 这是拍戏吗?

    二十分钟后,宝马i驶进鹿鸣镇卫生院。
  
      东边的鱼肚皮已经微微泛白,天渐渐放亮。
  
      苏凌道了声谢,推开车门,风一般地朝着医院大门冲了过去。
  
      林恬儿拿出手机,对着苏凌奔跑的背景拍了一张照片,正准备发动车子调头离去,却接到男朋友打过来电话
  
      。
  
      林恬儿用着甜腻腻地声音问道:“你到了吗?亲爱的,真是不好意思,刚出了一点儿意外,我现在在鹿鸣镇
  
      ,你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接你,好吗?”
  
      “你不用过来了,自己打车回去。”电话里是一个男人冷冷的声音。
  
      “亲爱的,你怎么了?我真的刚刚出了点儿意外,我回来再给你解释。你别不高兴嘛,我马上从高速过来,
  
      一会儿就到了。”林恬儿有些着急,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把车子调头。
  
      “鹿鸣镇过来得一个多小时,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你,我先打车回去了。”
  
      “你要去哪里?”林恬儿有些失望。
  
      “我回我家。”对面的男人道,“等我休息两天,倒好时差再见面吧。挂了,拜。”
  
      男人十分干脆,说挂就挂,林恬儿还要再说什么便听到电话“嘟”的一声,显示对方已经挂断。
  
      林恬儿叹息一声,心里面有些难受,咬了咬薄薄的嘴唇,想着自己日思夜想的男朋友马上就要回来了,结果
  
      出了这点儿事情,没有把他接到,还惹他生气了。
  
      ……
  
      苏凌冲到医院的急救室门口,便看到夏红和她的母亲坠泪不止,夏父木然的坐在长条椅上,一语不发。
  
      一夜之间,他看到夏红父母好像都苍老了十岁。
  
      赵刚对夏红说了句“小林子来了”,然后来到他的面前,道:“急救室里还在抢救,人应该还没死。”
  
      夏红抬眼看到苏凌,站起来,克制住扑向苏凌的冲动,泪水肆无忌惮地流淌了出来,看着苏凌说道:“你一
  
      定要救救我弟弟,我弟弟还那么小,他不能死,千万不能死!”
  
      苏凌鼻子发酸,点了点头,道:“你们先别难过,我一定会救夏诚的。”
  
      苏凌说着便朝急救室门口走去,正准备推门,一个护士便走了出来,不耐烦地道:“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
  
      急救室,不是写了‘非医护人员禁止入内’吗?病患家属朋友在门外等候。”
  
      “我是来救人的。”苏凌说道,“麻烦你让我进去。”
  
      “你救什么人?你懂个什么?我们院长在里面都没办法,你能有办法?”小护士丝毫不相信,摆了摆手,“你
  
      赶快走,别影响了里面院长他们的手术,现在院长他们还在紧急抢救,要出了问题,你可担不起责任。”
  
      夏红抽泣着说道:“护士,里面躺着的是我弟弟,我同意让他进去救我的弟弟,他也是医生,他很厉害。”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院长和刘主任都不厉害了?”小护士哼道,“请问这位小哥是省里的专家,还是京城来的
  
      专家?”
  
      话语之极,极是不屑。
  
      夏红一咬牙:“如果因为他的问题导致我弟弟没有抢救过来,和医院没有任何的责任。”
  
      小护士道:“你以为就凭你说的两句话就行啊,这可是要拟合同签字画押的,不行不行,你们别胡闹,请你
  
      们隔远点儿,你们急,我们医生护士比你们更着急。”
  
      正在这时,下个穿着防护服的医生模样的男人走了出来,问道:“什么事?”
  
      小护士道:“刘主任,这病人家属不知道在哪里找了个野医生,说要让他到急救室里面对病人进行抢救,并
  
      且还愿意承担一些后果,这怎么能行呢,我们这急救室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刘主任看向苏凌,脸色倏地一变,惊叫道:“原来是苏医生啊,没想到苏医生居然来了,那孩子有救了,有
  
      救了,快让苏医生进来,快请苏医生进去。”
  
      刘主任惊喜之极。
  
      他正是那天给伊楼兰治病的医生,当时和高溪福二人见识到了苏凌的厉害,一直都对苏凌的超绝医术极其的
  
      钦佩,总想着抽个时间去拜访苏医生,但又拉不下面子。
  
      再说了人家行的是中医,而自己行的是西医,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去拜访也没有什么用。
  
      小护士瞬间傻眼,奇怪地道:“刘主任,他只是个外人,能进去吗?”
  
      “为什么不以?完全可以!”刘主任激动地说道,“苏医生的医术可比我和院长都在厉害的多。”
  
      小护士又惊又羞,只恨不能在地下找个缝钻进去,再看了苏凌一眼,赶忙进去给他准备医用防护服。
  
      苏凌没有迟疑,迅速的进洗消毒换衣服,这才走进急救室里面。刘主任早就进去给院长把事情讲清楚,此时
  
      见到苏凌进来,一个个都看了他一眼。
  
      “怎么样?”苏凌问道。
  
      “情况非常的危急,身体还在流血,如果不是持续给他输血,这孩子早就保不住了。”刘主任叹息一声,“我
  
      们已经把他抢救回来几次了,可是一直没有度过危险期,脾的一刀最深,流血最多,也是最致命的,现在情
  
      况很不好,随时可能断气。”
  
      苏凌看了看手术台上躺着的夏诚那血肉模糊的模样,心里面一痛。
  
      真不知道西医有什么好的,给人治好病,要把人整的这么惨。
  
      中医治病不香吗?为什么这个世界非得要推行西医呢?
  
      中医传承几千年,是华国的瑰宝,西医才推行多少年啊?
  
      苏凌走到床边,拿起夏诚的手腕,闭目号脉。
  
      脑海里面高速转动,顿时出现了七八个药方。
  
      这是苏凌遇到需要药方最多的一个病患,由此可见夏诚的病情有多重。
  
      苏凌暗暗运转了一股真元之气进入到指尖,一边轻揉夏诚的额头一边缓缓将他的真元之气灌注进去。
  
      这时旁边有护士奇怪地说道:“他这是干什么?伤者又不是头部有问题,他揉额头干什么?”
  
      另外还有一个护士说道:“中医真是神奇,身上血流不止,还过去按穴,有用吗?他会不会治病啊,多多少
  
      少拿几根银针过来扎一扎啊。”
  
      另外还有一个医生问道:“刘医生,这人能行吗?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吗?”
  
      刘医生依然对苏凌充满了信任,道:“我相信他,他一定能行,他的医术我和高溪福都是见识过的,真的很
  
      厉害,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中医高手。”
  
      “我看未必。”那医生说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他这样揉额头,是干什么呢?以为这是拍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