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45章 谭院长鞠躬

第145章 谭院长鞠躬

    苏凌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人的闲言碎语,真元之气进入到他的身体里面,护住他的心脉,基本就没有什么
  
      大碍。
  
      突然间,有人叫了起来:“你们看,血止住了啊。”
  
      急救室的医生护士们都望向了夏诚受伤的身体里面,果然发现他的血也止住了。
  
      “这什么情况?这是什么原理?”那个医生一脸的难于置信,喃喃自语。
  
      “天呐,这也太神奇了吧。”有一个护士也惊骇地叫了起来。
  
      “神奇,太神奇了,这是我见到的华国最厉害的中医之术,后生可畏,中医有救了,中医有救了啊。”医院院
  
      长不由感概起来。
  
      刘医生的表情也极其的兴奋。
  
      几分钟过后,苏凌的手离开了夏诚的额头,抬眼看着刘医生他们,道:“我出去给他备点儿药,你们继续抢
  
      救。”
  
      刘医生连连点头。
  
      夏诚身上的血止住了,后面的事情也就好办的多。
  
      苏凌离开急救室,迅速地写了几个药方,让中药房的按此抓药。
  
      可是有好几味稀缺的草药并没有找到,苏凌只能去市里的药材市场找药。
  
      那地方基本什么都有,除非是那种极其稀缺的东西。
  
      医院里也传来好消息,夏诚的情况基本稳定,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没有度过危险期,但比昨天晚上要好
  
      许多。
  
      时间不等人,苏凌在药材市场转了一圈,把想要几味中药购买到位,居然都花了一百多万。
  
      中药相比西药来说还是比较便宜,但是对于稀缺品种,价格还是很昂贵。
  
      苏凌提着几包药再回到鹿鸣镇,找了个没人的地位,将药催化激活捣烂,汇聚成了一小杯的精华药液让护士
  
      拿进去送服到夏诚的嘴巴里面。
  
      接下来就只是等着夏诚传来好消息了。
  
      忙完这一切,苏凌想到了夏红,找到她的时候,看到她的神色稍微好了一些。
  
      一夜未眠,此时的她看起来很是憔悴,但是她的皮肤依然很紧致富有水份。
  
      她的父母听说儿子有救,心里面也松了一口气,此时被赵刚带出去开房间去休息了。
  
      原本要叫夏红去,但夏红心中愧疚,不愿意去休息,就在这里等候着苏凌忙完。
  
      “相信我的医术,夏诚很快就会好起来。”苏凌胸有成竹地说,“放心吧。”
  
      夏红点了点头,说:“我相信你。”
  
      “到底什么情况?杜江怎么会跑到你家里去闹事?”苏凌有些意外地问道。
  
      “我去和我爸商量要和我复婚的事情,我爸没同意,当时他就闹起来了,激恼了他,拿起事先准备的刀子就
  
      捅向了我弟。”
  
      “杜江是疯了吗?”苏凌讶异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
  
      “他确实是疯了。”夏红点了点头,“上次的事情之后,我感觉他就彻底的疯了,他也找过我,要和我复婚,
  
      我都没有同意。”
  
      “这事情怎么没有给我说?”苏凌问道,“早知道他这么危险,我就会让赵刚对他多关注一些。”
  
      “你那么忙,而且我也没理他,所以我就没有告诉你。”夏红低声说道,其实是怕苏凌多想。
  
      “唉,夏红姐,你怎么老是那么喜欢替别人着想呢。”苏凌柔声说道。
  
      夏红眼眶红润地低下了头。
  
      “我刚听说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他,这种人丧心病狂,穷途末路之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你还是得
  
      小心一些。”苏凌善意地提醒道。
  
      夏红点了点头。
  
      苏凌安慰了夏红一阵,给医院的刘医生打了个招呼,帮忙找了个安静的房间,让夏红过去休息。
  
      有苏凌陪在旁边,差不多两天一夜没睡的夏红很快便已经熟睡。
  
      苏凌出了门,特意去了一下派出所,准备见一下高北川询问一下情况,结果在派出所里遇到了大美女记者刘
  
      小娜。
  
      美女记者刘小娜依然还是穿着一件短款风衣外套,身质高傲,明艳动人。
  
      刘小娜也是听说了这起恶性伤人案件而赶过来采访,以图拿到第一手的资料。
  
      得到苏凌也是为了这事儿,当即和苏凌二人径直来到高北川的办公室。
  
      目前杜江还没有抓到,他们警察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封锁各个路口,一定要把杜江抓捕归案。
  
      晚上,医院里再一次传来好消息,夏诚虽然没有脱离危险期,但他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在走。
  
      医院的院长得知这是苏凌配制药水的功效,一番思考,把苏凌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鹿鸣镇卫生院的院长叫谭博文,是属于省级专家医师,专业知识以及治疗经验极其丰富,桃李满天下办公室
  
      里的锦旗都挂了一面墙,就算是在市里,他的名气也很大。
  
      谭博文今年五十多岁,但头发依然乌黑,精神不错,看起来就像三十多岁的青年一样。
  
      谭博文给苏凌泡了一杯上好的龙井,坐在苏凌的面前,微笑地说道:“小苏啊,你这中医之术,是问谁学的
  
      呢?”
  
      苏凌想了想,道:“我爷爷是个乡下土郎中,箱子里有几本没书皮没书名的古医书,从那古医书上面学的。”
  
      谭博文点了点头:“原来主要是自学成才啊,小苏你绝对是中医学中的天才。听我院里的刘主任说你行事比
  
      较低调,所以这次的事情,我们院里也没有大肆宣扬,这样做,你没问题吧?”
  
      苏凌道:“这样正好,人怕出名猪怕壮,我也不懂什么,低调一点儿好。”
  
      谭博文笑道:“你太谦虚了,今天找小苏你来呢,其实有两件事情,第一呢,就是感谢你对我院的帮助,听
  
      刘院长说你上次救了伊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今天凌晨你又挽回了一条生命,我代表鹿鸣镇卫生院全体职工
  
      对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说着谭博文站了起来,恭敬地向苏凌鞠了一躬。
  
      苏凌赶忙站了起来制止说受不起。
  
      谭博文说道:“你完全受得起,论专业医术知识,我可能比你强上一点,但论治病救人,你比我要强上许多
  
      ,你受得起,受得起啊。”
  
      苏凌笑了笑。
  
      谭博文示意他坐了下来,继续说道:“小苏你医术超绝,有着悬壶济事之心,而且还打算在乡下开个小诊所
  
      ,是吧?”
  
      苏凌点头道:“是的,我也没太大的野心和梦想,就想着在咱们大洼村开个小诊所,平时给人治治病,闲时
  
      在田里种点儿草药,日子过的悠闲自在就行了。”
  
      谭博文对他竖了个大拇指,赞赏道:“是这样的,人生短短几十个春秋,最主要的就是要活的舒服。”
  
      苏凌微微颔首,深为认可。
  
      谭博文道:“今天我找小苏你来的第二个事情呢,是想骋请你为我院的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