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46章 拒绝

第146章 拒绝

    苏凌诧异地问道:“o是什么?”
  
      谭博文道:“中医医学独家顾问,我们院里每个月会给您发放一定的工资,只是在某些我们医学上有问题的
  
      时候,我会可能会请到你过来进行指导。”
  
      谭博文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是有一点儿私心。
  
      苏凌医术超绝,如果能够得到他的进驻,虽说他们这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院,将来名气打出去了,那可是非常
  
      的了不起。
  
      最主要的是谭博文想的是独家顾问,也就是说,以后只有他们卫生院的事情苏凌才能出手帮忙,如果谁想请
  
      苏凌过去治病,那得先过他谭博文这一关,将来他谭博文明码标价,岂不赚的盆满钵满?
  
      谭博文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苏凌如何看不出来,和这些老家伙在一起,一定要深思熟虑。
  
      他沉吟了几秒钟,问道:“医学上面的我也不懂,请问这个中医医学独家顾问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谭博文解释道:“首先你是属于我们医院的挂牌医生了,虽然不用出诊,但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疑难杂症,
  
      可能需要你出面诊断一下,我们也会想办法给你弄到相关的资格证书,其次呢,我们每个月会给你发放工资
  
      ,我们这小小的卫生院也没有什么收益,暂时给您开不了较高的薪水,和我一样,每个月一万五的薪水,另
  
      外出诊一次,会给到你相应的提成。”
  
      对于如今坐拥几千万资产的苏凌来说,一个月一万五的薪水,他还真的没放在眼里。
  
      至于那个什么资格证书,不要也罢,反正我又用去愁生意,这要回到乡下,隔三差五的就打电话过来出诊,
  
      那我还怎么过悠闲生活?
  
      苏凌笑着问道:“谭院长的独家顾问,是想说我只属于鹿鸣镇卫生院吧?”
  
      谭博文点了点头:“独家顾问开的薪水也会稍微高一些,如果非独家,收益会减少很多。小苏,有我们镇卫
  
      生院的加持,对于咱们现有当地的生活水平,你少说一年的收益也得二三十万,这已经会过的非常舒服了。
  
      ”
  
      二三十万就想把我给收买了?
  
      苏凌对这个谭博文的格局有些看不起,也难怪办公室里锦旗飞扬,如今也只能在一个镇卫生院领个一万多块
  
      钱的薪水。
  
      苏凌直接拒绝:“谭院长,非常不好意思,我这人平时都懒散惯了,不怎么愿意受人限制,所以顾问嘛,就
  
      不用了。您平时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很乐意帮忙,其他的,我看也没什么意思。”
  
      谭博文略惊讶地看着苏凌,道:“小苏,这对你来说是件大好的事情啊,旱涝保收呢,你说你在乡下开个诊
  
      所,先不说正不正规,没有相关资格证明,但那位置偏僻,给村里几个人看一个跌打损伤也挣不到什么钱,
  
      没钱怎么才能让生活过的舒服呢,你说是吧?”
  
      苏凌道:“是啊,没钱是不行,但是有钱了又被一些事情羁绊限制住了,同样也过的不舒服啊。谭院长,我
  
      想的是以前我也这样过来了,将来也就这样过下去,不想就此打破这个稳定,所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真的
  
      非常感谢。”
  
      拒绝是拒绝,话还是得说的好听。
  
      谭博文见他意志坚定,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最终点了点头。
  
      苏凌刚到楼下,便看到夏红一家人正坐在那里推推搡搡着什么。
  
      夏诚病重住院,要花不少的钱,从进手术室到现在,一直都是夏红在交钱,虽说有农村合作医疗的报销,但
  
      这些钱也都是事后再报,得先把钱交上去。
  
      夏红已经交了两万块上去,如今医院又在催交钱。
  
      夏父从家里拿了存折,取了五万块钱给到女儿,但是夏红想着父母挣钱不易,这五万块钱是他们的血汗钱,
  
      在地里扒几年才存得到一点,而弟弟夏诚如今这副模样全都是自己导致,她有些不忍心收下父母的钱。
  
      医院不是福利机构,他们也要花钱。
  
      而且苏凌买草药花了一百多万,他还没说告诉他们。
  
      这点儿钱,对于苏凌来说也不算个什么,当初夏红姐不顾全村人的挖苦和反对毅然帮助自己,就凭这份感情
  
      ,纵是将手里的钱全都给她,他也心甘情愿。
  
      母女俩推了半天,夏红只得收下,说发工资了一定把钱还给他们。
  
      夏父说道:“一家人说这么生份的话干吗?我们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家门不幸,你弟弟遭逢大难,所幸遇到
  
      了小苏医生,救活了你弟,要不然我们存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夏红有些哽咽。
  
      苏凌到了跟前,道:“医院主要花费的是昨天抢救的费用,后面消费就要不了那么多了,你们不用担心。谭
  
      院长也知道你们家庭困难,他们会酌情考虑的。”
  
      夏父夏母对苏凌再千恩万谢一番。
  
      苏凌说道:“我有一个市电视台的记者朋友,知道了你们昨天晚上的事情,所以想对你们做个采访,她在外
  
      面订了饭菜,咱们一起过去。”
  
      夏母紧张地道:“还要记者采访啊?这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苏凌笑说:“伯母,这事虽然不怎么光荣,但可是大新闻啊,事情播出后,也可以警示一下别人。”
  
      受刘小娜所托,苏凌得总得把事情办成。
  
      夏父说道:“既然是小苏医生的朋友,咱们就去一下,人家记者就是看这种事情的。”
  
      当即苏凌他们一行来到刘小娜所预订的饭馆。
  
      刘小娜对他们进行了询问和采访,忙完这一切,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
  
      刚刚出门,外面停了一辆商务车,这正是刘小娜安排的,要送他们回去。
  
      夏家都是乡下人,家里有猪牛鸡,每天晚上必须得回去。
  
      但想到儿子的情况,两老又有些不舍,还是女儿夏红说她能在这里照顾,而且弟弟在重症监护室里,他们什
  
      么也做不了。
  
      送走了两老,刘小娜也回到市里,说要连夜把稿子赶出来。
  
      苏凌提前在卫生院不远处的酒店里订了一间房,与夏红走路去酒店。
  
      正走到了一边,苏凌接到了洛清秋打过来的电话,问道:“你忙完了吗?”
  
      今天一早洛清秋就给他打了电话,苏凌当时以有重要的事情要忙而挂断,后来又看了微信朋友圈,得知夏红
  
      的事情,多次打电话无果,最后直到夏红找到充电宝让手机开机后,洛清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苏凌看了看旁边默默走路的夏红一眼,道:“基本忙完了,正在鹿鸣镇里安慰夏红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