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49章 炎症

第149章 炎症

    苏凌自然不地相信方欣的鬼话,如果夏红姐怀孕了,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怎么会让方欣先知道呢
  
      ?
  
      方欣的双眼眯成一条缝,嘴角上扬,笑容灿烂,又问道:“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高兴呢?”
  
      苏凌道:“你还有别的什么事吗?你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胡说八道,还不如和你男朋友去研究研究怎么把户
  
      外帐篷直播做好,老是那几个动作,观众都看烦了。”
  
      方欣不以为意,反正该看的和不该干的都被他给看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自顾自地问:“你咋知道我是
  
      骗你的呢?”
  
      苏凌道:“我什么都没做,怎么会做爹?”
  
      方欣脸色一正:“你那样还叫什么都没做啊?都把人家拉到小树林里面给那个啥了,你还不承认?”
  
      苏凌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把谁拉到小树林里面给哪个啥了?”
  
      方欣环抱着双臂,将傲人的峰峦拱的更加夺目,轻声说道:“你也太渣了吧?你真的提了裤子就不认账了?”
  
      苏凌哭笑不得地说:“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方欣哼道:“方雨,你可别说你什么都没做。”
  
      苏凌奇道:“我和方雨早就分手了,再也没有瓜葛来往,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欣看着苏凌一本正经的模样,心里面也不由忐忑了。
  
      难道不是苏凌?
  
      可是堂妹方雨为什么告诉自己说是苏凌呢?
  
      方欣十分了解苏凌,这人性格刚正,敢做敢当,一些事情他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
  
      方欣盯着苏凌看了看,猛然间惊觉方雨可能是骗了自己,笑呵呵地说:“没有啦,逗你玩的呢,你出去几天
  
      ,去哪里了?听说咱们村的杜江在外面犯了大事,你晓得不?”
  
      苏凌点了点头:“夏红的弟弟夏诚被他捅了几刀,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
  
      方欣“啊”地一声:“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吗?”
  
      苏凌摇了摇头。
  
      方欣心有余悸:“太可怕了,这个世界怎么了,这些人怎么动不动就拿刀子去捅人啊,他的事情不都解决了
  
      吗?还有什么事情让他想不开呢?”
  
      “谁知道。”
  
      方欣说着摆了摆手,道:“那行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回聊。”
  
      说罢,方欣转身便离去。
  
      苏凌看着方欣急步离开而扬起的短裙,看着她的那两条雪白笔直的大长腿,脑海里浮出现那天晚上在河堤的
  
      帐篷里看到的一幕。
  
      ……
  
      钱家的打蜡厂已经在开始设备维护,伍平每天都呆在里面,还特意的把自己的舅舅、姨父给请过来帮忙,对
  
      美好的未来充满了向往之情。
  
      苏凌去山里转了一圈,搜寻着野猪,可是找了半座山,野猪没有找到,野兔子倒还是打了两只。
  
      回到村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晚,想着洛清秋明天回来要吃野猪肉,便在村里打听了一下,得知顾家屋里去年在
  
      山上弄了一只野猪,如果还有熏腊的野猪肉。
  
      这个季节还能有烟熏的野猪肉,味道一绝。
  
      顾家也就是他最开始找顾家借五万块钱,结果势利的顾婶只给他五百块钱打发的那家子。
  
      苏凌原本不想理睬顾家,但如今需要野猪肉,只能硬着头皮来到顾家。
  
      刚到院场边上,正在挑水淋菜的顾婶立即放下肩膀上的空桶,喜不自胜地过去搬了椅子、拿了烟过来给到苏
  
      凌,询问他有什么事。
  
      苏凌刚提出需求,顾婶进屋就拿了一个熏腊的野猪蹄递给了苏凌,声称绝不要钱。
  
      苏凌见识了顾家的势力,最终推来推去,还是把五百块钱塞在了顾婶的口袋里,道:“顾婶儿,你家里条件
  
      也不好,这点儿钱你就拿去打牌吧,让你多赢点。”
  
      顾婶尴尬地笑了笑,显得有些无可奈何,道:“平时我打牌比较少,基本不怎么打,你叔在外面挣钱不容易
  
      ,这些我都知道。”
  
      “你还知道叔在外面挣钱不容易啊,终日只知道打牌取乐,田里的庄稼都不管,有些田里的草都一人多高了
  
      。”
  
      苏凌笑了笑,正准备转身离开,顾婶却一把将他拉住,道:“苏凌,你谈女朋友没?”
  
      苏凌摇头。
  
      顾婶道:“我给你介绍个对象,也就是我的姨侄女,名牌大学毕业的呢,人长的漂亮,家里的条件也不错。”
  
      苏凌不知道现在怎么那么多要给自己介绍女朋友的,你们哪里看出来我是一个缺女朋友的人?
  
      苏凌好言相拒:“婶,谢谢你的好意,我暂时还不想谈女朋友。”
  
      顾婶道:“也没有让你们谈,只不过是相互之间认识一下,你也不小了,你叔和你这么大的时候,儿子都抱
  
      着了,你看你现在还天天在外面晃,这样不行啊,尽早安个家,稳定下来不好吗?”
  
      苏凌正要拒绝,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顾婶,你就别操心了,小林子早就有心上人了。”
  
      扭头一看,却是王雅莉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
  
      顾家和王家相隔不远,王雅莉正在院场里闲逛,看到苏凌,想到一事儿,便站在院场边上笑吟吟地说着。
  
      顾婶奇道:“原来有心上人啊,那算了,当婶多话,哈哈。”
  
      苏凌摸了摸鼻子,扭头看了王雅莉一眼,这ㄚ头今天穿着一条满是破洞的牛仔裤,上面是一件白色的t恤,
  
      胸前印着一只大大的考拉,耸立的峰峦使得那只考拉颇有立体感。
  
      看着顾婶进去了,苏凌正欲转身,王雅莉却叫道:“喂,小林子,你等等。”
  
      苏凌侧过身:“有事?”
  
      王雅莉眼珠子转了转,道:“我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你过来帮我瞧瞧。”
  
      苏凌道:“你哪里不舒服?”
  
      王雅莉走到他的面前,伸出皓腕,道:“我也说不上来,你帮我瞧瞧,我正打算周一去上班的,可是这两天
  
      身体不怎么舒服。”
  
      苏凌想了想,伸过去,扣住她的手腕,闭上眼睛,略微感应了一下,脑海里面形成了一个药方,这才把手松
  
      开。
  
      王雅莉追问:“什么情况?”
  
      苏凌有些为难,王雅莉患的是一个女性炎症,这种事关女人隐私的话题,苏凌还是有些说不出口。
  
      这点儿,他自认为比不上那些老医生,有什么说什么,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摸。
  
      见苏凌半天都没说,王雅莉又说:“你倒是说啊,是不是很严重?你快告诉我,我是不是得了绝症?”
  
      苏凌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诊疗费,两千,微信还是支付宝?”
  
      王雅莉就像屁股被蛇咬了一下,当场尖叫着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