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62章 仇敌找上门

第162章 仇敌找上门

    孙茵的一句“我包养你”在包厢里掀起惊涛骇浪。
  
      孙茵属于那种绝对女神级别的人物,人长的漂亮还能干多金。而苏凌只是一个乡下种地的乡巴佬。
  
      苏凌不去做孙茵的舔狗倒还罢了,没有想到孙茵居然还要包养苏凌!
  
      苏凌看着这一个个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同学,看着孙茵,一脸无奈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有女朋友了。”
  
      全场震惊。
  
      苏凌居然拒绝了孙茵,他莫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你一个乡下人,就是再能找,女朋友及得上孙茵吗?孙茵人家是公司老板啊。
  
      孙茵也没有生气,笑吟吟地说道:“你们看,苏凌可高傲呢,他都拒绝我了。”
  
      在场的嘘声一片,一个个都对苏凌颇有成见。
  
      “不行,今天是孙茵的生日宴会,苏凌太不给面子,必须得罚三杯。”有人叫道,他正是童扬的兄弟之一。
  
      这话一出,又有人响应。
  
      如今的苏凌对周围的事物极其敏感,刚刚就孙茵在说包养自己的时候,他们当时颇为不满,而且同时望向了
  
      童扬,很显然他们是一伙的。
  
      这种时候他们要灌自己喝酒,肯定是别有目的。
  
      苏凌不是个认怂的人,既然你们要给我灌酒,我难道还要怕你们不成?
  
      苏凌端起盛满啤酒的杯子,道:“行吧,我刚刚有错,我要喝三杯,但大家一起喝,大家一杯,我三杯行不
  
      行?”
  
      “那怎么能行呢?这可是你犯的错,你先喝三杯。”童扬直接说道。
  
      苏凌特意地望向孙茵:“孙总,今天晚上酒管够吗?”
  
      “管够,完全管够。”孙茵说。
  
      苏凌二话不说,仰面便将三杯啤酒喝了下去,放下杯子说道:“啤酒喝起来不带劲,有没有白酒,喝白酒过
  
      瘾一些。”
  
      孙茵道:“白酒肯定有,只不过大家都不愿意喝,我特意抱了一箱过来了呢,你确定要喝白的?”
  
      “喝白的。”童扬也说道,“苏凌都说要喝白的,我们要再不喝点儿白的岂不是认怂啊?开白的,我倒要看看
  
      今天苏凌有多大的酒量。”
  
      场面顿时打开了,白酒开了起来,满杯子的倒。
  
      除了几个真喝不了白酒的男同学外,还有七八个都喝的白酒。足足八瓶,一人一瓶抱在怀里。
  
      苏凌的酒量并不好,但是他刚刚发现他能够利用体内的真元之气化解体内的酒精。
  
      也就是说,再也不会有人把他灌醉!
  
      酒桌上变得极其热闹,童扬他们一伙人不停地拉着苏凌喝酒,轮番上阵,喝的天昏地暗,现场热闹了,就是
  
      那些女同学都端着橙汁给苏凌敬酒。
  
      孙茵也在这些同学以她是主角为由给她倒了二两白酒。
  
      酒喝了不少,可是苏凌就是不倒。
  
      不由让这些同学有些刮目相看。
  
      正当他们喝的欢快之时,突然间门推开,一服务员走了进来,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一个叫苏凌的吗?,
  
      所有人望向了苏凌。
  
      “我就是。”苏凌站了起来,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那服务员道:“有人找您,您稍等一下。”
  
      服务员当即走了出去,不消一会儿,门被“轰”的一声推开,从门外鱼贯而入十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一个个
  
      的头发都染成五颜六色,一脸横肉,面目阴鸷,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其中有两个人,苏凌认识,正是今天过来的时候在路上遇到的那两个刚从拘留所里放出来的青年。
  
      这一幕,让在场的同学们都有些意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童扬他们几个互相对视一眼,一个个的脸上都
  
      流露出疑惑之色,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青年周青环伺一下包厢里面的人,最后落到苏凌身上,不由扬了扬下巴,伸出右手指了他一下,勾了勾手指
  
      头:“你,过来!”
  
      苏凌缓缓地走了过去。
  
      同学们窃窃私语起来。
  
      “完了完了,苏凌得罪了不该得罪了的。”
  
      “是啊,为首的那个是赵拐子,在鹿鸣镇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天呐,那个就是赵拐子?苏凌这回岂不是玩完了?”
  
      “还好我和苏凌关系不好,要不然我也要遭殃了。”
  
      周青看着苏凌走了出来,便对旁边的一个人称“赵拐子”的壮汉说道:“大哥,就是这小子。”
  
      赵拐子点了点头,向前一步,比苏凌都要高半个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今天打我兄弟了?”
  
      苏凌点了点头。
  
      赵拐子粗声道:“敢做敢当,有种!你自己说吧,怎么解决?”
  
      苏凌摇了摇头:“现在应该是我问你们想怎么解决?”
  
      赵拐子说:“要么跪下来跪头认错,赔个三五千块钱就此了事,要么……留下一根手指头吧。”
  
      苏凌问:“就只有这两个选择?”
  
      “是。”赵拐子重重地点头。
  
      “那我选第三项。”苏凌淡淡地说。
  
      “嗯?”赵拐子眉头一皱,正欲说话,他突然间感觉自己腾空而起,然后他的身体就飞了出去,“哐”的一声,
  
      正正砸在那张大圆桌的中间,一些碟碟盘盘、汁汁水水沾了他一身。
  
      所幸火锅早就已经熄火,饶是如此,他依然被这些汤水给烫的嗷嗷直叫。
  
      这一幕又是让全场都惊呆了。
  
      一个个都吃惊地看着苏凌,怪物一般地望着他。
  
      这家伙居然敢打赵拐子?
  
      “苏凌这是疯了吗?刚刚兴许还有救,跪下来认个错赔个钱不就结了吗?现在居然还动手打人,他是个暴力
  
      狂吗?”有人嘀咕道。
  
      赵拐子带过来的那些兄弟略微愣了一下神,正欲冲上前去,却听到孙茵大喝一声:“你们住手!”
  
      孙茵杏眼圆瞪,气势凌人,叱声喝道:“你们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还想在这里打架是吧?”
  
      周青过去赶忙把赵拐子给扶了下来。
  
      赵拐子脸色铁青,吡牙咧嘴地盯着苏凌,怒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给我冲上去他,干死他ㄚ
  
      的!”
  
      赵拐子的一群兄弟连忙要扑上去。
  
      孙茵大急,握起了拳头,做好了打架的姿势,再头看了看苏凌,他却极其的平静。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暴吼声:“敢在第一楼撒野,你们这是不把白玉堂放在眼里吗?”
  
      声音很大,“白玉堂”三个字格外的刺耳。在荆南的,有哪个不知道“白玉堂”?白玉堂,是个响当当的招牌!
  
      这第一楼,正属于无孔不入的白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