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63章 白玉堂的高层

第163章 白玉堂的高层

    黄全宗做为第一楼的老板,今天正在隔壁吃饭。
  
      突然间到旁边屋里有大动静,便走了出来,看到有人闹事,不由很是愤怒。
  
      来人不少,而且还像是打群架,如果只亮自己的名号,兴许不管用,但要亮上白玉堂的金字招牌,那绝对管
  
      用!
  
      黄全宗走进包厢,四下打量了一圈,最后落到赵拐子的身上,见他一身污秽,极其狼狈,不由有些意外,奇
  
      道:“赵拐子?你咋在这里?你咋成这样了?”
  
      赵拐子连忙迎了过去,恭敬地道:“黄老板,我在你的店里被人欺负了,你说我要不要反击回去?”
  
      黄全宗点头道:“那必须得打回去啊?连我的拐子兄都敢打,这不是找死吗?谁弄你了,你尽管弄回去,店
  
      里的任何东西坏了都不要你赔!不只是我黄全宗支持你,整个白玉堂都支持你!”
  
      黄全宗的这话就极有份量了。
  
      对于这屋子里面的人来说,也许没有听说过龙虎门,但绝对听说过白玉堂。
  
      白玉堂不仅是荆南商界的一座大山,更是某些地下不明势力的强力支撑!
  
      就是现在鹿鸣镇的秦凯楠秦爷都与白玉堂有着非比同一般的关系。
  
      赵拐子眼睛倏地一亮,对着他的兄弟们招了招手,叫道:“兄弟们,别对这小子客气,搞死他!”
  
      “我看你们谁敢动手?”孙茵向前一步,护着苏凌,“你们再这样,我可要报警了。”
  
      “报警有个屁用。”赵拐子怒叱一声,“臭娘儿,他是你男人吗?你这么护着他?我告诉你,他死定了,你马
  
      上就要成寡妇了,你可以考虑考虑跟我做个姨太太,老子每天晚上能够让你爽歪歪!”
  
      孙茵脸色羞红。
  
      而其他的那些同学都缩在旁边,一句话都不敢说,更多的却是抱着一副看热闹的态度。
  
      孙茵是美,身边的追求者是无数,但现在面对的可是赵拐子啊,是白玉堂啊,女人长的漂亮能当饭吗?最主
  
      要的还是要活命啊。
  
      “黄老板,”苏凌轻轻笑了笑,“我这里有张卡,赔偿刚刚摔坏的碟子盘子,可以吧?”
  
      黄全宗看了看满盘狼藉的桌面,哼了一声:“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你摔坏了我的东西,还
  
      想不赔吗?”
  
      苏凌从口袋里摸了一下,取出陈劲松送给他的那张名片,递给了黄全宗,道:“黄老板,这卡上的钱够么?”
  
      黄全宗刚开始还满是轻蔑之意,满是不屑地低头扫了扫那张卡片,道:“你拿张破名片过来当银行卡?你当
  
      我傻……咦?”
  
      黄全宗看到上面的“陈劲松”三个字,而且还有那一个特殊的符号,他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双腿倏地
  
      一软,“噗嗵”一声,直接跪在了苏凌的面前。
  
      “原来是……贵人啊,对不起,真是对不起。”黄全宗的脸色比吃了屎还要难看,对着苏凌连连求饭,“刚刚是
  
      我瞎了狗眼,现在我给您赔礼道歉。”
  
      黄全宗说着居然连连磕头起来。
  
      事情的急剧反转又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刚刚不还叫嚣着要弄死他的么?怎么一瞬间就跪在地下了呢?莫不是苏凌的那张卡有什么特殊之处?
  
      无论是赵拐子、周青,还是孙茵、乔慧、童扬、彭克明这些同学,全部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赵拐子叫道:“黄老板,你这是什么情况?”
  
      黄全宗爬了起来,伸手就在赵拐子的脸上抽了一记耳光:“赵拐子,你特么都不长眼睛的吗?他是我的贵客
  
      ,你不知道吗?你居然还要打他?”
  
      说罢,又是一记耳光。
  
      赵拐子抽懵圈了,惊讶莫名地看着这一幕,久久地说不出话来,脸上火辣辣的痛,却不敢发作。
  
      赵拐子确定苏凌拿出来的那张名片有问题,在鹿鸣镇,能够让黄全宗下跪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苏
  
      凌铁定是白玉堂的高层,就算不是高层,也与高层有着非常近的关系。
  
      白玉堂的高层……
  
      赵拐子想到这个身份,浑身一个激灵,心想这是惹了大祸,这回是真的完蛋了。
  
      “啪!”
  
      赵拐子转身就给周青一记响亮的耳光。
  
      赵拐子身强力壮,这一巴掌呼过去就像一块板砖似的。
  
      周青瞬间只感到眼冒金星,嘴巴里的牙齿都松了。
  
      “王八蛋混账东西!狗东西,你尽会给老子惹祸,老子白养你了!”
  
      赵拐子骂罢,抽手又是一记耳光抽在周青的脸上,周青的脑子里面本来就昏昏沉沉的,再一记耳光抽了过来
  
      ,只听到耳朵里面“嗡嗡”作响,原本想要张嘴说两句话,却发现嘴巴里面根本发不出声音,身子就此一歪,
  
      昏了过去。
  
      “给我拉出去!”赵拐子叫道。
  
      马上有人过来把周青就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给拖了出去。
  
      赵拐子这才对苏凌说道:“苏少爷,真是对不起,是我管教无方,在这里我向您赔礼道歉。”
  
      黄全宗也说道:“苏……苏少爷,真是对不起,今天这顿餐给您免单,而且以后您随时可以带朋友过来吃饭,
  
      全部免单。”
  
      苏凌扭过头对孙茵道:“你觉得怎么样?”
  
      尚处于震惊之中的孙茵缓缓地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道:“你说怎么样都行。”
  
      苏凌就不是个愿意把事情闹大的人,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正是周青,现在他已经得到报应,也没有必要把事
  
      情闹大了。
  
      “行吧,那就这样。”苏凌转过身,看着那群若木鸡的同学,“大家还要不要吃?如果还想吃的话,黄老板愿
  
      意再请大家吃一顿。”
  
      出了这样的事情,谁还好意思再吃饭?
  
      刚刚一个个还看不起苏凌的,现在才发现他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一个个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不……不吃了吧。”有人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都还要急着回去呢。”
  
      这话一出,纷纷点头应喏。
  
      “童扬,酒还没喝完呢?你要不要继续喝?”苏凌把目光望向童扬,笑着问道。
  
      “不……不喝了。”童扬摇了摇头,原本想今天晚上灌醉苏凌,好好地整一整他的,现在……只想着离他越远
  
      越好。
  
      “孙茵的一箱酒可不便宜呢,要不喝多浪费啊,我看还是喝吧。”苏凌说道。
  
      你们刚不是要陪我喝吗?咱现在就陪你们好好地喝一喝,看谁先醉。
  
      童扬如何不明白苏凌的意思?知道今天这酒要不喝完估计就走不了了,当即说道:“这酒也不多了,要不就
  
      我们自己喝了算了吧,来,兄弟们,咱们几个把这酒给喝了回家。”
  
      童扬最先抱起瓶子。
  
      其他几个哪敢迟疑,也纷纷抱起瓶子,虽然脸上有笑,但笑比哭还难看,深吸一口气,直接连着酒瓶子往嘴
  
      巴里面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