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72章 事情闹大了

第172章 事情闹大了

    王母问道:“您的意思就是那个中药不能喝?”
  
      刘医生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也说不清楚,给你们中药的,应该是是你们大洼村的,一个叫苏凌的小村医吧
  
      ?”
  
      王母连连点头称是。
  
      刘医生道:“这人我比较了解,我也非常欣赏他的医术,中医上面的造诣非常之高,从医学上来说,他给的
  
      药也没什么问题,但现在的事情结果已经出现了,有些事情也不好说。”
  
      王母突然间跳了起来,怒吼道:“我就知道苏凌是个庸医,雅莉,你爸就是被苏凌给害死的,他几次都想害
  
      死你爸,一直没有机会,这回让他得逞了,他是杀人凶手,你赶快报警,让警察去抓他!”
  
      刘医生道:“大姐,你千万别这样认为,苏医生也是有一定的医术的,而且据我们对检测的结果来看,他开
  
      的药对你丈夫的病还是有效果的。”
  
      “有效果怎么会让他突然间就没了呢?”想到丈夫的死,王母就泪流满面,“这说明他还是不懂医乱开药嘛。
  
      他不会治病可以不开药,现在我丈夫喝了他的药把他给喝完了,他就是杀人凶手!雅莉,你赶快报警啊,你
  
      报警去抓他!”
  
      苏凌去给自己父亲看病还是王雅莉打电话请他过去的,要归责的话,她自己还有一定的责任。
  
      王雅莉问道:“刘医生,我爸的死究竟是怎么引起的?你们有相关的报告出来吗?”
  
      “高血压。”刘医生重重地说道,“很明显的高血压,原本只要吃降血的药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不知怎么
  
      回事,你们为什么没有吃降血压的药?”
  
      “吃饭的时候还吃了降血压的药。”王母哭着说道,“当时他突然就倒了,药也没办法吃,我就吓的只有给我
  
      女儿打电话。”
  
      刘医生叹息一声,道:“高血压本来就非常危险,而且恰恰又没有及时用药,所以……所以就酿成这样的悲剧
  
      。”
  
      王母哭的更是伤心,连声叫道:“青山啊,你死得好惨啊……呜……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怎么办啊……”
  
      王雅莉也默默地坠泪,心痛到极点。
  
      ……
  
      “我爸没了。”
  
      苏凌心神不宁的坐在那里,最终收到王雅莉发过来的这条一条信息之后,他下意识地扭过头看向了爷爷王楚
  
      河。
  
      已经是凌晨时分,王楚河还没有睡着。
  
      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平静,但苏凌知道他的内心却绝对不平静。
  
      陆茂在旁边守着,一语不发,眼前发生的事情,也不是他能够左右的。
  
      “爷爷。”苏凌叫唤了一声。
  
      “嗯。”王楚河点了点头,抬眼看了孙子一眼。
  
      苏凌欲言又止。
  
      爷爷是个心肠很软的男人,如今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绝对无法承受。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苏凌说。
  
      苏凌的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王青山针对自己的场景,坦白说,他对王青山一家人并没有半分的好感,但爷爷
  
      对自己极好,而且爷爷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你不用说,我知道了。”
  
      王楚河摆了摆手,缓缓地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
  
      苏凌应了一声,看着爷爷朝着里面走去的消瘦背影,这一瞬间,感觉爷爷苍老了许多。
  
      王楚河的身体状况,苏凌倒比较放心,就怕他因此患上心理上的疾病。
  
      陆茂走到苏凌的旁边,给他递了一杯水,问道:“结果怎么样?”
  
      “人死了。”苏凌道,“爷爷唯一的儿子。”
  
      “啊?这么快的吗?”陆茂惊讶地道,“苏凌,你的医术那么厉害,就拿他的病没办法?”
  
      “他的情况比较特殊,我现在也没有搞明白。”苏凌回想了一番,沉思着说,“他的病,应该不是单纯的高血
  
      压。”
  
      “唉。”陆茂长叹一声,“我刚来大洼村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看来我运气不好。”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苏凌看了他一眼。
  
      “也是。”陆茂点了点头,“苏凌,你不是王爷爷的孙子吗?”
  
      “我是他收养的。”苏凌道,“二十多年前,他上山采药捡到我的,当时我身上有一个牌子,写的一个苏字,
  
      所以就给我取了苏凌。爷爷对我极好,挣钱供我读书,把我养大,后来大伯,也就是刚刚去逝的王青山一家
  
      人对他有意见,觉得他总是挣钱给我一个外来的野种用,不补贴他们的家伙,就与爷爷闹翻,嘿……那时候
  
      闹的可凶了,父子俩一切两断,宣布断绝父子关系……”
  
      苏凌回忆起当年的一些辛酸事,越发的觉得王楚河爷爷对自己的好,再想想王青山,确实做的不是事。
  
      父子分家,他把家里的田地全部都给拿过去,连一块菜园都没有给爷爷留下,苏凌他们住在一间破旧的老土
  
      墙屋里,冬天冷,夏天淋雨,王青山就像没见到似的,还有后来爷爷病重要钱动手术……
  
      王青山就不是个东西!
  
      可如今死了,王爷爷却痛苦成了这样。
  
      “王爷爷真是个好人呐。”陆茂评价道。
  
      翌日清晨,王青山的遗体被拖回到了村子里,当即收棺入殓。
  
      早上九点多钟,王雅莉的几个舅舅、姨父赶了过来,听闻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几个大男人二话不说,当即
  
      把王青山的棺木给抬了起来,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着苏凌的精致别墅这边冲来。
  
      王雅莉大惊失色,赶忙去拉舅舅他们,可是这些人一个个都怒发冲冠,回骂一句:“你爸都被人害死了,你
  
      难道你不管吗?你怎么一点儿孝心都没有啊?”
  
      场面失控,王雅莉没有办法,急的直哭,直好跟着一行人朝着苏凌家里走去。
  
      这件事情在大洼村彻底闹开了,村民们纷纷停下地里的活,丢下锄头和打药箱,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这样的热闹,他们从未见到。
  
      村支书乔宏伟得知此事,大为头疼,立即联系新上任的防暴主任赵刚,让他叫几个村里的民兵,过去稳住场
  
      面,别等会儿打起来了可不好收场。
  
      把这一切安排好了之后,乔宏伟骑着摩托车朝着这边赶来。
  
      这时候苏凌正在教陆茂把昨天晚上经过催化过的中药材种子种在院子里,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喧哗声,不由走
  
      了出去,却看到不远处有一队人浩浩荡荡的朝着他这边走来。
  
      为首的正是王雅莉的母亲。
  
      在她的旁边,还有王雅莉的姐妹,一个个都呜呜而哭。
  
      在她们的后面,是几个大男人抬着棺木,怒气冲冲,脸色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