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73章 医闹

第173章 医闹

    陆茂也冲了出来,问道:“什么情况?”
  
      看到远处那么大的阵仗,陆茂感到极其的意外,又问道:“这是干什么的呢?乡下人奔丧?”
  
      苏凌笑了笑,说:“找麻烦的来了。”
  
      陆茂是聪明人,瞬间就明白了什么事,嘴巴里终于吐出了两个字:“医闹?”
  
      苏凌点了点头。
  
      陆茂骂道:“我靠,这还得了,你好心救人,反过来他们还过来找你的麻烦?有没有天理啊?”
  
      苏凌道:“这个世界上有时候如果有天理的话,就不会出现那些动不动在街上捅人,在大学校园里投毒的事
  
      情了。”
  
      陆茂回头看看:“王爷爷呢?”
  
      “应该去河里放鸭子去了。”苏凌道。
  
      “这事儿估计得王爷爷回来处理了,要不然不好下台呢。”
  
      “现在谁来处理都没用,现在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就是钱。”苏凌道,“他们是过来要钱的。”
  
      “你又没做错,为什么要给他们赔钱?”陆茂叫道,“苏凌,如果他们敢对付你,我第一个不同意哼,他们想
  
      闹,我就陪他们闹下去,谁怕谁呢?”
  
      说话间,一行人抬着棺木就已经到了他们的跟前,“哐”的一声,棺木放在地下,义愤填膺,气势汹汹。
  
      王母一行女人趴到棺木上号啕大哭,哭天怆地,极其悲凉。
  
      王雅莉的大舅舅卷起袖子,冲到苏凌面前,指着他道:“就是你把我妹夫给毒死了的?”
  
      不等苏凌说话,陆茂就冲上前一步,怒声道:“你怎么说话的呢?你见过哪个医生会毒死人的呢?”
  
      “哟嗬,知道自己占不上理,请帮手了啊。”大舅舅怒斥道,“苏凌,你下药毒死我妹夫,你总得给我们一个
  
      解释。”
  
      “需要我解释什么呢?”苏凌说道,“我给的药都是治病救人的药,王青山的死怎么就与我扯上关系了?”
  
      “我也听说了,你早就和我妹妹一家有仇,一直想着报复我妹妹一家,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这回让你逮着机
  
      会,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催着我妹妹给我妹夫灌药,在场的许多村民都可以做证,你难道还想抵赖不成?
  
      ”大舅舅怒声说道。
  
      这时二舅舅上前说道:“老大,给他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他望着苏凌道:“小子,我坦白给你讲吧,你没有行医资格证,你没有资格给人用处方药,哪怕你是中医,
  
      也得要有行医资格证。另外,医检的尸检报告也出来了,我妹夫的死,就是因为你给他喝的那个鬼毒药有关
  
      ,造成他兴奋跳起,耗费身体里最后一口气。”
  
      “王青山的死与高血压有关。”苏凌说道,他倒想看看这家伙要怎么闹。
  
      “是和高血压有关,但检测报告里面说了,因为你让他兴奋跳起,你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吗?意思就是我妹夫
  
      原本是可以等到救护车过来的,结果因为你的用药,使得用尽了全力,当场死亡,这件事情,你负绝对责任
  
      。”
  
      “更为主要的就是你没有行医资格证,当然了,这件事情也是我外甥女不懂事,给你打电话,求你帮忙,她
  
      有责任,所以我们就不打算报警,但你毒死了我妹夫,这笔账,得算。”
  
      二舅舅义正辞严,同样说话也非常不客气。
  
      “你们说吧,要我赔多少钱你们才满意?”苏凌笑着问道。
  
      二舅舅伸出两根手指头,道:“两百万!”
  
      全场哗然。
  
      按现在情况来看,死一个人,赔偿也就七八十万,两百万也是有一些漫天要价。
  
      很显然,他们王家人也是借这个机会来找苏凌扼钱来了。
  
      并且刀子还下的比较狠。
  
      按二舅舅话里的意思,王青山的死,苏凌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最后苏凌给喝的那种养灵液,原本是稀世珍宝,服用之后,能够有护心保命之效,但人死了,那个药也有着
  
      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苏凌当时也的的确确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想要救人,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什么意思,如果这
  
      样还要责怪苏凌的话,以后谁还敢做好事啊?
  
      “你们这是在抢劫,知不知道?”
  
      陆茂愤怒地说道,“苏凌原本只是一番好意想要救人,结果人没有救好,你们就反过来咬他一口,你们这样
  
      是不是太寒人心了。难怪现在外面都没人做好事了呢?老奶奶摔倒了,是不是还要先给人签个免责书了再救
  
      ?小孩子掉水里了,是不是还要给家长签个免责书再救人?大哥,人命关天啊,等把那个狗屁的免责书签了
  
      ,人命早就没了。你们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陆茂的一番话也是说的在理,不远处看热闹的村民们也纷纷点头。
  
      当时苏凌救人的场景很多人都看到,药的确是苏凌拿的,但苏凌也是一番好意啊。
  
      赵刚刚刚带着人赶到,听到这话,也说道:“当时的情况我也有了解,药是王青山的老婆亲口喂服的,那个
  
      时候怎么不说小苏没有行医资格证啊?大家乡里乡亲的也都知道苏凌是个村医,平时在村子里治病救人,连
  
      钱都不收大家的,是个好心人,他凭什么要害你们一家人啊?”
  
      乔宏伟也上前说道:“是的,我是大洼村村支部书记,我可以做证,苏凌不是那种人,而且王青山是王楚河
  
      的独生子,苏凌又是王楚河抚养大的,他就算再有深仇大恨,他也不会想着弄死王青山啊,你们这些人简直
  
      就是强词夺理,赶快把人抬回去,尽快的风光下葬,这才是对王青山最大的尊敬。”
  
      这番话顿时让村民们也都站出来支持苏凌,为苏凌说话,开始指责王家人的不对。
  
      王家人倒没有料到苏凌在大洼村居然这么有威望,王青山死了,他们愤怒是愤怒,但想的还是给他们孤儿寡
  
      母弄点儿钱,让他们以后的日子能够好过一些,狮子大张口说两百万,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一点儿私念。
  
      眼前的场面让他们有些难于下台,大舅舅怒道:“你们讲不讲道理啊,当时如果没有苏凌的药,我妹夫就不
  
      死!”
  
      陆茂立即反击:“医院里的医生是不是不动手术,病人就不会死呢?你这是什么歪理?你妹夫患的是高血压
  
      ,他是死于高血压之手。”
  
      乔宏伟道:“你把医院的医亡证明拿给我看看。”
  
      大舅舅立即把手里的那张纸递了过去,乔宏伟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愤怒地吼道:“你们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医生都说了,王青山死亡原因是高血亡,中药只是可以加速了他的死亡,而这中药本身就没有害处,你们口
  
      口声声说是毒药,你们这是诽谤,这是会判刑的,你们知道吗?”